面对无数的红衣女子,白衣郎君只能选择将其控制,说到:“付前辈,温大哥帮我忙,把她们控制就好。拜托拜托。”

    听到求助,他两再不能坐山观虎斗,速度极快的龙飞凤舞般,那姿势就像耍龙头,左右乱穿。但是,他们的节凑非常有序,所过之处,那些红衣女子们各个随即停止一切动作,等待命令似的一动不动。不到一刻钟时间,几百人就这样在她们面前还不见人影的情况下被点了穴。

    白衣郎君见红衣女子们再无有任何动向的便住手说道:“两位点穴手法高超,轻功更是了得,令我由衷的佩服。两位,厉害。”

    付一卓从来不喜欢听这些虚的,挥手说:“别说这些没用的。小子,把她们控制了,接下来是不是要问她们话?”

    白衣郎君也有此想法,但是,看她们这样,看来已经被洗脑了,问什么都不会说的,因为,在他遇到过的红衣女子都是这样的手法,不外乎一个死字,她们也不会列外的。要是现在将她们放开,依然,要和自己拼命,绝不会有半句话脱口而出。

    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那么,就得有解决之法。既是不能给她们解穴,接下来就得劈开脚下之地寻找新的线索,或许,这就是无牙山之行必开的道路之一。

    想此说到:“问她们话,只是费口舌罢了,什么也不会得到的,最直截了当的方法,莫过于我们最初的选择,就是劈开此处寻找线索。”

    付一卓对白衣郎君的话分析一阵,言之有理。既然都是些死士,何不统统处理了省的麻烦,要是留下她们,免不了还得好好教育一番,或许能幡然醒悟,如若冥顽不灵还是速速处理的好以免成祸害,看来,不经过一阵子的折腾,她们不会交代什么的,还是支持白衣郎君的决策说到:“要不要我动手?”

    白衣郎君说不用,自己的力量够了。说着举起乌金剑坚定的劈了下去。随着紫色剑气进入地下,那空着的地面开了一道缝隙然后浑然下陷,待一阵灰尘冒起,眼前出现了三十几米深的大坑。大坑长有十米,宽有五米样子,要不是有东西塌下,里面定是很美观的一个建筑物,里面装饰很时尚。墙壁红黄蓝绿的颜色让人眼花缭乱。

    大坑前头有台阶,看来,这是进入无牙山的秘密通道,因为,大坑后端就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地道。

    如此之大的动静,等了一刻钟竟不见有人前来真是奇怪。

    有了地道的开口,必定是要进去一探究竟,可是这些家伙如何处理,不到一个时辰,被封的穴道就会自动解开,那时,定是麻烦。温怀玉问:“这些家伙如何处理?”

    想了想,没有好的解决方案只能抓紧时间,一个时辰之内必须赶到。白衣郎君说到:“如果地下一切顺利,应该来得及。走吧。”说着施展轻功下了地道。

    地道果然一马平川,走起来很是舒坦。原本越来越黑的地道变的越来越亮,看来前方,定是有火把取亮。不错,就是火把,而且还是移动的,前方有声音传来。

    有了动静,就好办事,白衣郎君想抓获一个问问此处的情况。

    面前的地道只是拐了一个弯,走了几步又拐回来,看似回原点实则绕道了来到另一个通道,此通道一直通向远方,中间有几道口,每一口都是一道暗道。由于没发现有人在他们便没有进去,猜疑,定是休息场所。引起注意的就是有人的地方,哪里才是真正的目标。

    来到一个岔道口瞧去,见三个人每人一支火把,在此处原步踏步,像是守卫的样子。于是白衣郎君给了个手势,付一卓温怀玉都明白怎么做了。接着昏暗,慢慢的溜到三人身后,很轻易的将其控制了。

    这几个人不是红衣女子,而是几个身板魁梧的男士。见是男士,应该好对付。白衣郎君说到:“最好别动,老老实实地合作,这样,对大家都好。”说着,解了自己控制的其中一个的穴道。

    被解了穴,想着大喊大叫,可是,无法喊出。白衣郎君说“别费力气了,就知你有这一手。不妨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最好聪明点,不然,脑袋搬家。”

    那人害怕的点点头。

    “这样就好。”说着解了哑穴又点了制动类穴,这样,更加安全。问到:“你们头在哪?她叫什么名字?”

    “我们头在前方,一间小房子里面休息,她叫绿凤。”

    提起绿凤,白衣郎君就是满脑子的气愤,要是让他对上,绝对将她毫不客气的拧下她的头颅,今日算是日子到了“怎么走?”

    “在前方一个口左拐就到,那里只有一间房。”

    问题回答完毕,该是让他们好好睡上一觉了,三人眼眸一合,手指一动在脖颈处的阴艮穴一点,三人瞬间不知不觉靠在墙壁上睡着了。

    顺着指示很快就到了绿凤所处的房间外围。老远就能见到房间亮着灯,但是门前没有一个守卫。慢慢接近后,里面传来声音。

    女声说道:“这几件事情,我们办得漂亮,看他日后怎在江湖立足。”男声说道:“是呀,的确漂亮,唯有不足就是那些江湖门派不联手一起对付白衣郎君那伙人,看来,不给他们些颜色瞧瞧,他们是不会听话的。哈哈哈,,,”

    好歹毒的计划,想着一脚踢开了房门。看到面前的绿凤和假的白衣郎君,白衣郎君迟疑了。看着熟悉的面孔,白衣郎君那份愤怒瞬间消失了,迎来的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不是逍遥一郎嘛,怎么会是他?这使白衣郎君方寸大乱。

    温怀玉也对面前的逍遥一郎惊呆了,自天山一派一别,再次相遇尽是如此的局面,真是不愿相信此事是他所为,可是,事实摆在面前,不得不相信。

    付一卓不明白白衣郎君瞬间变得犹犹豫豫是为了啥,不过看那个假的白衣郎君还真像,丝毫不差,不过,要是没有这样像的相貌,怎能嫁祸与人。说到:“你这是咋的了,见到冒充自己的家伙傻了吗?可别忘了,他们可是打着你的旗号四处作恶呀。要我,早一拳将他打趴下了。”

    是啊,是有这样的想法,可是,他是当初与自己相处的好兄弟,教自己如何下的了手。说到:“前辈,你有所不知,他是我的好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