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书友,由于时间的关系,武林灵剣奇缘一直都是单章奉献,从十二月一号开始三章每天新鲜出炉,最少两更。另外,一路行之神传也恢复正常更新,说不定每天也是两更奥,,,,,,

    冒牌货的深言阔论,让白衣郎君气怒,是他们惨绝人寰还怪自己多管闲事,可恶的独孤剑,总有一日让你不得好死,得知详情的付一卓大发雷霆,脸色变,手如刀,划向冒牌货。

    见付一卓动手,心中有急,他可是自己的好兄弟,即是千错万错,绝不能就这样被杀了,白衣郎君急忙示意不要,此人杀不的。但是,他的意思显然已迟,付一卓的出手是不到秒间的,就连冒牌货都没有所反应就被脖颈中间横着一道内气而过,瞬间,两道血流如注,喷的三四米高。有此,头颅随着身体倾斜先掉到了地上。

    见到死去的逍遥一郎,白衣郎君很惋惜,说到:“前辈,你不应该这么鲁莽。”话语带了一些责怪。

    付一卓不愿意说到:“我替你除了祸害你的凶手你还责怪我,你怎么忠奸不分?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那。像这样唯利是图的东西有什么惋惜的。切。”

    见前辈发牢骚,或许自己的态度不恰当,才引起前辈不高兴。解释到“前辈,我是说,你老出手快了。”

    “为什么?”

    “我觉得他被人利用了。”

    “利用?怎么说。”

    “他是我的好兄弟逍遥一郎,以我和他接触的时间来了解,我一直没有发现他会有这样的瑕疵,所以,我觉得他被人误导了,才会成这样。”白衣郎君叹着气“或许,还有可能他是我的亲兄弟。”说着难过了起了。

    闻听此言,付一卓有些内疚了,或许是自己冲动了。说到:“有这些情况,你怎么不早说呢。”说着又想想冒牌货的长相,的确,两人长相不差几分,但,或许是亲兄弟,这个问题让付一卓纳闷。说:“长得像就是亲兄弟,你也太武断了。听我说,他百分百不是你的兄弟。”

    “是嘛。”

    “是呀,要不然,见了你,怎么一点感情都没有,硬邦邦的。”付一卓分析冒牌货的言行举止后,言语坚信的脱口而出。

    白衣郎君细想了一会,没有什么理由来解释,他不像逍遥一郎。说到:“也许被人利用了。”

    再是这样,即是兄弟,怎会如此。“别天真了。”

    绿凤见被杀的冒牌货,面部表情根本没有一丝痛苦之色,而是显得非常高兴又害怕。

    白衣郎君见他这样子,明白了她的心理,说到:“高兴是死一个道出事实的人,害怕是他的那种死法,对不对?不要害怕也不要高兴,只要把事情详细的说一遍,你就会和他有两样的结果。我知道,他说的未必全是可信,你要是不想死,最好老老实实的合作,如实招来。”

    说着解开了哑穴。

    绿凤真不想死,看到他的惨死,自己是多么的恐惧,要是不说实情,或许死的比他更惨。但是,说了也是死路一条,他们不会手下留情的。虽是害怕死,但想起宫主的训言后,让她有了坚定的信念,于是犹豫着,左右摇摆,说还是不说。单看他说出实情后依然遭到猎杀,我说了定会也是同样的下场,想此,信心坚定的一口将自己的舌头从根部咬断,即刻血流不止,瞬间,倒地了。

    这样的举动,令白衣郎君防不胜防,真是措手不及。绿凤来这一招,出乎意料,难道自己的分析高估了?原本就没有打算将她致死,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她的配合,这下倒好,所有有价值的线索就此终结,一切从零开始。

    弯下腰,拿起乌金剑说到:“终于物归原主了。大哥,小弟终于将你铸造的乌金剑找回来了,你可以安息了。”

    付一卓温怀玉对白衣郎君的话不明白。温怀玉问:“白兄弟,你这话何意?你大哥是谁?”

    白衣郎君想起张生就会痛哭,一直认为,自己的疏忽大意才让大哥遭此劫难,于是将详情述说了一遍。听完讲述,温怀玉付一卓都倍感伤心。

    付一卓说到:”小子,还是节哀顺变吧,不要把此事埋在心间成为一个阴影。人终归要死,只是值不值得。像你大哥,死得其所,万人敬仰,可谓名留青史,永垂不朽。小子,有这样的大哥,荣幸啊。“

    ”是啊,白兄弟,化悲痛为力量,既是铸造乌金剑是来诛杀江湖邪恶势力之用,那你何不好好利用它,斩击恶魔,力挽狂澜,成为江湖第一侠客。“温怀玉很有自信鼓舞白衣郎君后觉得此剑很是吸引自己。”我看看这把乌金剑可否?“

    白衣郎君把剑递给温怀玉说到:”此剑灵性极强,有机缘着才可驾驭。给,你试试。“说着话,心里早是有预感,此剑绿凤拥有,定是属阴,所以,温兄弟定不会有什么握剑特征的。

    温怀玉接过剑在手里左右比划,的确,没有任何反应,说到:”它不属于我,还你。“

    白衣郎君接过剑,说到:”前辈,要不你来。“

    付一卓挥挥手说到:”我平生不喜欢刀枪棍棒,对兵器天生烦惧,我就不试了。对了,我们还的找寻失踪的姑娘呢,可不能在此聊天。“

    要不是付一卓提醒,自己会把此事给忘记了。

    为了掩人耳目,换了那些人的衣服,便直驱而入没有什么拦阻。此密道横着有四道口,每一道都很深足有几十米,但把守的人很少,几乎不见面。走过三道口,发现此处把守的人很多,有十来个。隐隐约约还能听到哭泣的声音。判断,那些姑娘儿定会在此处藏着,于是走了过来。

    前面那几道口,把守人很少,也没有一丝动静,只有此处人多口杂。

    有一个把守对另一个把守人说到:”你好好值班,没精打采的,怎么,昨天没玩好吗?“”没有,那妞力气好大,坚决反抗,不过,还是让我征服了,费了我好大劲。“”这就对了,精神点,别让训教发现了,不然,死定了。“

    白衣郎君三人接近他们后,耳朵里面传来的尽是这些畜生干的勾当,真想一掌将他们粉碎,但为了女孩们彻底安全不得不暂时忍住心中怒火。说到:”几位大哥,辛苦了。“

    一人说不辛苦。不过看你们面生,你们是哪一道的?前面还是后面。白衣郎君说面生,因为我们是训教请来的。

    听是训教请来的,那些人各个贼眉鼠眼立刻变得胆小如鼠,原有的混乱队形立刻恢复了整齐气焰。

    白衣郎君明白他们这样做的用途,说到:”你们不必紧张,我也喜欢无拘无束,你们刚才有说有笑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