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白衣郎君和温怀玉的安危,公孙常胜无奈将他们用不耐烦的态度说到送客。

    而白衣郎君对他的所作所为无法理解,觉得他就是一个十足的傻子,看他姑息养奸到何时。

    三灵刀一伙三人齐刷刷站到白衣郎君面前,看架势,是要赶他们走,齐声说到:“两位,请。”

    白衣郎君对公孙常胜的态度无法理解,他是明知此事与美娘有关,是特意包庇,还是就很糊涂,自己无法得知。要是自己再坚持下去,定会引来他的不耐烦。想到这一点,自己忍住了心中那份执着,走出长圣教再做打算。

    就在他们讨论时,美娘已经来到了门外。

    在听到公孙常胜同意义泉为总管,美娘心中犯嘀咕,不时的为此事着急,她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不过看义泉的表情,自己分析,应该有助于霸业,既是如此自己就的多打探一些消息,故来到大厅找公孙常胜。老远就听的有声音传来,看来有人在。声音之大,讨论之事定是重要,要不然也不会深更半夜了,于是躲在一处隐蔽地偷听。听了他们的议论美娘愁了,原来,来的这家伙已经怀疑到了自己,所幸,愣头青根本没有怀疑自己,这样就好。可是时间久了难免不会引起他的注意,想法要把挑事之人除之为宜。从门缝见到来人就是白衣郎君,料定此人定会碍事,便通知了义泉将他除之而后快。

    在他们还没有离开大厅大门二十几步,有声音传来。声音显得相当傲慢,既然来了就不要急着走嘛。

    声音如此熟悉,在仔细回想后得知,此声音来源于义泉。确定是义泉,白衣郎君有些高兴,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正愁没地找寻,今日却是在此偶遇。转身向声音的来源看去,义泉得意洋洋的站在自己的面前,正虎视眈眈,观察着自己的一举一动。虽是月光幽暗,但足可以看清楚背着月光的面目。义泉的面目依然是阴险狡诈,看人的眼色分明很奸诈。

    义泉说到:“好久没有见面了,今日来访,不知是那股风方向错了,把你吹来了,稀客呀。”

    白衣郎君对义泉的存在,忽感他不是路过于此,而是早已就在此了,看来,公孙雯的失踪与他有着直接的关系。从头撸过,一切的计划都是他在策划,而,实施者便是美娘。细细想着,他这样做的目的又为了什么?想想有两点,第一,他是预谋长圣教,而走出的第一步,有了公孙雯在手,就不怕长圣教不归服。二是,霸占公孙雯。两点综合在一起细想,总之,霸占公孙雯这是其中的一部分,最终的目的是娶得公孙常胜依赖自己。那么,撸去公孙雯已成事实,公孙常胜为何还不知内情?难道,公孙常胜在做戏给自己看?不会,从他的面部表情分析,他并不知道情况,也就不会让自己连夜查探公孙雯的房间了。可是,当自己说出实情时,他却横架拦阻,这一点,好是费解,不明白公孙常胜这是为何。

    说到:“我以为你已经死了,没想到你还活着,意外。”

    义泉哈哈哈大笑后说到:“想我死?没那么容易,谁教我命大福大造化大,一时死不了。哈哈哈,想知道为什么吗?老天有眼呀,让我绝处逢生,还赐给了我一剂良药,致使我练就了绿魔大法,你说奇不奇呀。哈哈哈”

    看着哈哈大笑的义泉,温怀玉早已怒气丛生骂道:“畜生,还我姐姐命来。”说着就要冲上前去与他一拼,但被白衣郎君拦阻了。

    听到绿魔大法已连成功,这就意味着危险就在眼前,所以出手拦阻了温怀玉。但温怀玉不止步,白衣郎君说到:“小心点,此人极其恶毒阴狠。”温怀玉说到:“再是厉害,我也要让他血债血还。”

    面对温怀玉的扑来,义泉根本不带防范,见温怀玉攻击到时,夫色突变成绿色,一掌推出,掌气成绿色直至温怀玉的剑尖而去。掌气与剑气相对,温怀玉倍感吃力,紧接着绿色气道很快就吞噬了他的手中剑,一截一截变得粉碎掉到地上。见此情况,温怀玉想收手,可是,有一股吸力将他牢牢固定不得动弹。眼见绿色气道就与剑把结合,要是结合了,温怀玉的手瞬间就会被沾粘,这样已来必死无疑。紧急情况,白衣郎君挥剑劈了过去,在绿色气道还没有侵蚀到剑把之时,一剑劈下,将剑一斩为二,断开了吸力,温怀玉接机躲开了危机。

    见到到嘴的肥肉丢了,义泉发怒,但在言语方面还是奸猾。说道:“没想到你的武功进步的这么快,令我刮目相看,真是士别三日呀。佩服佩服。”

    有了温怀玉与他的教练,得知此功非同一般,看来不可轻敌。白衣郎君说到:“这都拜你所赐,也可说被逼无奈,为了斩杀你们这些江湖恶势力,我不得不勤练武艺。“说着话,想到一个问题,就是此人已经与长圣教达成了某种协议,要不然也不会这样大摇大摆出现在此。”见你在此架势,看来你与长圣教交情盛好。”

    义泉夸奖说到:“聪明,这一点我服你。不过聪明是没用的,因为,一个死人再是聪明也不能死而复活。自从上次被你们赶尽杀绝,幸的绝处逢生后,我就发誓,我要你们六门约的人一个个都不得好死。”说着像一个绿色人攻击而来。

    白衣郎君对义泉的架势感到有备而来,目的定是将自己粉碎,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自己的好好准备一番,不然,定会输与他手。每日的子爵剑法的心法都在练,但是还没有达到练习子爵剑法的时机。如今,对手强大,看他的姿势已是将绿魔大法练到了如火纯青的地步,可以说无坚不摧,遇物化物的境界了,要是硬碰硬,必输无疑。怎么办?一时失去了心中平衡,无法抉择。突然脑海闪出一个问题,就是离开,好汉不吃眼前亏嘛。要是选择逃避,无疑没有充足时间,如今只有见招拆招迎难而上。想到温怀玉的剑被吞噬,白衣郎君意识到,跟他对决要防两点,一,防手,二,防眼睛。所以,决不能与他比内力,否则准吃亏。想到这一点,果断使出了劈月剑法迎击义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