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泉见白衣郎君挥剑而来,并不放在眼里,趾高气扬,态度嚣张等待白衣郎君来攻。

    自己的绿魔大法已是练到家,可以说功成名就。以目前的武功势力看,自己定是江湖一流的高手无疑。要是说独孤剑数第一,那么,自己便和他相提并论,一点不夸张。素闻江湖有八大高手,还有六门约集团,尽在武林数风流,现在看来,他们统统让道。而今,一个晚辈也在这大呼小叫,真是老虎不发威还当我是病猫。不错,要在一月前,你这样对我,会有所顾忌,如今,你还以旧的目光看待问题,算你奥特了,这不怪我。不过这小子武功还算可以,要是与其联手,图的武林一席之地岂不美哉。

    说到:“看在你武功底子还行的份上,以往过错,我大人大量就不再计较,前题是,你必须与我合作。”

    白衣郎君哪管他在说什么,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急速的将他处置,以免祸害众生。所以,义泉之言根本听不进去,就当谁人在放屁一般的废扯,而是一个劲的冲杀义泉而来。

    见白衣郎君没有反应,心中便有了答案。也罢,顺者昌逆者亡。叫喊道拿命来。瞬间双手变双掌,双掌成绿色,使用全身的内力推了过来。

    白衣郎君手持乌金剑,劈了过去,目的是将义泉的双手砍下,这样,他的攻击就会减弱,必输无疑。没想到,义泉的双掌发出一道绿气劲道强大,将紫色剑气牢牢克制。在双双僵持不下的情况下,看来,必须要比内力了。

    见到两人相互对峙,温怀玉觉得机会来了便出手,临空一掌打向义泉的天门。见此情况,义泉有些兴奋,因为,好些时日没有发挥眼睛的作用了。

    公孙雯在屋子里着急,走来走去,想到刚才那个妇人叽里咕噜给夫君说了一通,夫君便是很生气的走了,难道,是我们的仇家追到这了?不行,我不能在屋子里呆着,出去给夫君搭把手,万一夫君有个不是我也会出手相助。想此,向有声音传来的地方驶去。急急忙忙的终于找到了夫君,可是他与一个白衣男子正在打斗,看来,此人就是追杀我们的仇家。刚要出手相助义泉,不料,临空飞来一人,看招式极其狠毒,意图是一招将夫君毙命,于是脸色大变飞身上前拦阻。

    义泉正要发眼功,不料公孙雯出现了,这样,就打搅了自己的算计。

    温怀玉一掌正要对准义泉劈下,不料半路杀出程咬金,借着月光,仔细一瞧,面容如此熟悉,便收回了招式躲开在一边,但想不起在哪见过,细细深深的想来,原来,她就是自己在山顶救下的那位姑娘。看看眼前的义泉,温怀玉明白了,原来,他与仇家是一起的,顿时后悔救了她。总之,要是阻止自己杀害仇人的人都是自己的仇人,于是就地弹起,双掌打向公孙雯。

    公孙雯练得绿魔大法已是一月有余,所以,掌上之毒不说深但也厉害。见来人收回招式并退回,自己便返回了,没想到他又出手了,便又再次出手制止。

    温怀玉不知绿魔大法其中的秘密,因此两人双掌对峙,很快,一股毒气侵入了全身,接着感觉浑身发冷而且肌肉疼,瞬间,没有了力气,站立都成问题,一会,终于倒下了。

    白衣郎君与义泉的对峙,也是感觉吃力。对于这样的情况,自己是没有料想到的,真的是给自己措手不及防不胜防。本来就很吃力,又见温怀玉被人打倒故心中焦急。见他的姿势分析,应该是中毒了,即可想起华前辈给的解毒丸,想拿药丸给他吃但是无能为力。

    再看来人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子,没想到她的武功这么毒辣,双掌竟含剧毒。借着月光仔细瞧去,一张特熟悉自己又特想见的面孔出现在眼眶里。她不是公孙雯吗?原来,她也在练绿魔大法,看来是义泉在教她。既然他们两人在一起,那么,公孙常胜定是说了假话。细细思量,这下明白了公孙常胜的用意,为啥让自己连夜离开,原来是为了自己的安危着想。

    看着公孙雯一步步急急的跑向义泉,并温柔体贴的说到:“夫君,你没事吧?要不要我出手相助?”“不用。”见到这一幕,白衣郎君清楚了,他心爱的雯儿已是义泉的娇妻了,顿时感觉心疼,疼的他直冒冷汗,一时忘了自己正与义泉交手。

    义泉借机白衣郎君失魂落魄之际,狠推双掌,轻而易举的将白衣郎君打倒在地,由于绿魔大法劲道强劲,双掌几乎将他的全身震得粉碎,因此掉在地上口吐鲜血不止。即是这样,乌金剑在手牢牢控制。

    公孙雯见自己的夫君将仇家打倒,心有愉悦的说到:“夫君就是厉害,看这些家伙以后还敢不敢再来寻事。”说着话紧紧的依偎在义泉怀里,显得两人相亲相爱。

    白衣郎君看在眼里,不知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她不认识自己,这是什么情况?想出口喊叫,但是鲜血一股一股相涌而出说不出一句话,只是呆呆的望着公孙雯在自己面前,如何的对义泉暧昧之情。

    两人你情我爱一阵后,公孙雯问道:“夫君,这两个仇家你打算如何处置?看他们可怜兮兮的样子,我觉得还是给他们一次洗心革面的机会吧。”

    公孙雯言语之意透露着心软,要是不给她说些利害关系,她定会妇人之仁,便坏了自己的好事,留下麻烦。义泉仔细听着公孙雯的每一个字语,判断力告诉自己,决不能就这样放了他们,否则,后患无穷。

    说到:“雯儿,有些事你并不了解,这两个家伙特讨厌至极了,本给他们一条生路,不曾想无止境的追杀我们,要不是与你躲在密室,恐怕,早遭他们的毒手了,既然他们穷追不舍,今日就做个彻底的了断了。”

    公孙雯听出夫君之意,刚想出言拦阻,但是想想夫君之言,这样做他也是被逼无奈。也好,就此除了他们,以后便太平了。可是又一想,不对呀,冤冤相报何时了。要想彻底的解决此事,就得与他们交流,这样才能彻底的化解仇恨。

    说到:“夫君,既是冤仇,定是事出有因,何不问问,他们为何要追杀我们。”

    公孙雯的言语,义泉明白,要是再让她这样想下去,问下去,她会在心里存有疑虑,都怪自己没有将此事编的圆通,才使她这么多的疑问。

    说到:“此事你难道忘了?”

    公孙雯想想就是没有任何印象的答案,摇摇头说到:“我无法想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