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蒙面人一手一个,将白衣郎君温怀玉带出长圣教外,三里地的一个山底平台。s`h`u`0`5.c`o`m`更`新`快说是山,但此山不高,可以说是地理位置高低起伏的症状吧,因此显得,在土坡下面,向上望就是一座山在面前。

    蒙面人看看周围,环境应该不错,是隐蔽起来的最佳地段。

    没有听到任何嘈杂的声音来源,看来,没有人追赶,由此分析,才放心的放下被救之人,然后将他们扶好靠着山坡坐立。

    仔细看了他们的伤势,得知是中了相当的剧毒,按中毒皮肤所反应的颜色分析,仔细想想,应该是绿魔大法内含的毒气,看情况,两小子都中毒了,只不过区分轻重缓急罢了,总之得即刻解去毒气,否则,毒气攻心晚亦。

    如何解毒,自己倒是没有看到有任何的书籍介绍,只是注明有此功而已。看白衣郎君的伤势,要是不及时找到解药,不出半个时辰他必死无疑。再看温怀玉的伤势,明显较轻,看来,不是一个人所为,那么,另一人是谁?难道,是义泉身边的那个女人?她和义泉是什么关系?看她那亲近的样子,说明她们的关系非同一般。要是按她也会绿魔大法分析,想来,她们定是夫妻。

    目前不是了解他们关系的时候,而是快速的找回解药才是第一位,要想达到这一目标,就得解玲还需系玲人,唯有此法。

    看看昏迷不醒的两个小子,心中万分着急,此决定一去,就算拼上这条老命不保也的拿回解药救的他们。想到只有这样方才为上上策,便拔步向前。

    刚要临走,被醒悟的温怀玉拦阻,说到:“你去哪?”

    声音出,虽然弱,但特熟悉,蒙面人转身看到温怀玉那有气无力的样子忙半蹲地式扶住双肩高兴说到:“你醒了小子,太好了,急死人了。”

    温怀玉此时想起在来长圣教时,华前辈给了白衣郎君几粒解毒丸,功效能解百毒,想来定会解去白兄弟的毒。说到:“恩人不必焦急,白兄弟身上有毒圣给的解毒丸。”

    听是毒圣釀制的解毒丸看来定是有效,便在白衣郎君的身上摸了半天,在胸口下方终于找到了解毒丸。

    解毒丸被一块纱绸包着,打开看去正好两颗,蒙面人兴致冲冲的取出解毒丸给了温怀玉一颗,另一颗则需要自己亲自喂食白衣郎君。白衣郎君已是气宇微弱,根本没有自主吞噬药丸的功能,蒙面人只好发功用内气慢慢的将药丸送到了胃里。就是这样的动作,白衣郎君根本不省人事,什么都不会知道。

    温怀玉服下药丸后,随即一股暖流贯穿全身,原本发冷的身体即刻得到回温。身体疼痛的部位也是慢慢减轻,接着消失了痛感,人也有了精神,就和往常一个样无所不能。

    而白衣郎君还是昏迷不醒,他的伤势比较严重。

    温怀玉坐了一会,提气顺畅,终于站了起来说到:“多谢前辈救命之恩,本人没齿难忘。”

    蒙面人没好气的教训道:“要你回堡等待时日,事情总会水落石出,看吧,危险临头了吧。”

    听语气,怎么这么熟悉,还以为是哪位江湖高人救了自己,原来是爹爹大人。高兴说道:“爹爹,你怎么也来长圣教了。”

    “臭小子,怎么,你能来的,你爹就不能来的。”

    此刻白衣郎君醒了,在模糊不清的状态下听到是温堡主救了自己,想说声谢谢但是无能为力说不出口,强硬挣扎下把不清醒的脑袋挣脱醒了,睁开双眼看向温堡主。极力想开口说话,但是身体受伤程度较深,至此,只是张着嘴巴但无声音发出。

    毒圣的解毒丸功效确实厉害,堪称华佗在世一点不为过,瞧,自己就像没事人一样。想着药力功效,蹲到白衣郎君面前,见他面色青暗毫无血色,看来淤毒着实厉害。着急说到:“白兄弟,你要坚持住啊。爹爹,你快想想办法呀,不然,他可挺不过去。”

    既是能醒来,说明身中剧毒应该得以缓解。要按他样子分析,义泉双掌功力着实厉害,定将他的身体震的不轻。单看嘴角流血又无法言语,判断心肺必受挫伤,而且不轻,忙抓起胳膊号了脉,脉线虽是平稳,但无力,很微弱。从脉线上看,得需要一定的真气贯穿全身,打通身体受阻的经脉,不然,就算解得毒性,也不能,有存活的概率。想此,果断的盘腿打坐,拉起白衣郎君的双手变掌对着自己的双掌,服入内力给他,待有了起色,也就是白衣郎君能动且能讲话,才松开了手,“接下来,让他好好休养一阵子,至于恢复的身体状况欠佳,这要看他自身的调理了。”

    温怀玉扶起父亲又扶住白衣郎君说到:“白兄弟,你没事就好。”

    白衣郎君气力非常弱说到“谢谢前辈。”

    温笑佳忙打断话头说到:“我们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番再说。”说着话面向四周,四周除了长圣教有灯光存在,其余之地算是黑灯瞎火,真是前不着店后不着村,要说是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来比喻,可别说,真不为过。

    虽是黑夜,但月光高照,眼前的坑坑洼洼显得清晰可见。温怀玉扶起白衣郎君说到:“父亲,咱们走吧,说不定在前面就能遇到一家好心人便肯收留于我们。”

    温笑佳也希望如此,但是,遇到这样的好事概率很低。不过也是希望有人家。“但愿如此。”

    说着话,一手一个提起向前驶去,姿势就像空中飞人。

    温怀玉从未见识过父亲有这一手绝活,真的很羡慕,要是自己也能像父亲如此那该多好。问道:“爹爹,你这轻功很是奇特,叫什么功夫?”

    温笑佳说到:“臭小子,让你多多研究天下武学你就是不听,就凭你那三角猫功夫也在武林行走,真是自不量力。今日倒好,差点栽了。你真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