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如此。

    四帮门在江湖上威名远著,门主麻坛岂是被夜袭而亡之人,疑惑问到:“麻门主武功盖世,内功更是超凡脱俗,就连我也是钦佩,怎么说他是被夜袭而亡呢?就我也不能做到这一点,这似乎不合情理呀。是不是你没有搞清楚原因在这信口开河了。”

    张宇奥急切的说到:“我绝对没有信口开河,而是字字句句真真切切,如若参假天诛地灭。”

    温笑佳见他急了,看来此人没有说谎,但是麻门主的武艺自己非常清楚,既是夜袭也不可能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被杀害。虽然看张宇奥的神情没有什么地方表现出纰漏,可是自己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算了,还是不去关心此事了,还是问问关于白衣郎君的事。“好吧,你都这样说了,我再不信你,那就是冥顽不灵迂腐了。说说那个白衣郎君是什么特征吧。”

    张宇奥想了想“那日,虽是夜晚,但月色和今夜无异,所以他的面目我是一清二楚。一身白衣装扮,手持一把乌黑的细剑。我赶到时,他剑架门主夫人脖颈部位要挟我,为了夫人的安全我只好一步步后腿。他的后面还跟着一个女的,手里也是持有乌黑剑。最后,我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跃墙逃走了。他们逃走后,夫人吓得已经是软了,蹲在墙角嚎啕大哭。我想上去安慰夫人又觉不妥,只好进屋去看门主,谁知门主已是断气躺在床上,床上一点血迹也没有,只是乱糟糟一片,在门主身旁放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顺者昌逆者亡。白衣郎君。见此情况我才觉醒,喊门主被人杀了。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

    听起来此事讲述的一点有疑之处都没有,看来,的确的相信他了。但是心中老觉不踏实,总是感觉哪些地方出了叉子,但是自己又想不起。说到:“大半夜的你不休息,你去门主房间作甚。”

    张宇奥叹一声说到:“原本练了一天的武艺,本是特累就想睡,但是门主有交代,每日所练武功必须有个记录,这样,就可以从记录上看出你的武功是不是在进步,因此,我去交作业了。”

    “有头有尾,合乎情理。嗯,没有缺点,好。”说着话,刚才他提到还有个女的,这使温笑佳几乎确定了白衣郎君是无辜的,但是现场,布满了凶手留下的证据,看来,洗清冤情还的从长计议。

    听来事情的经过,这些人又是一伙受害人,不由的想起上次之事。一样的手法,不过这次选择了擒贼先擒王,而不是肆意乱杀。但是凶手已被处斩,怎么可能又出来作恶。想此说到:“各位,你们所说之事是什么时候的事?”

    张宇奥看看温怀玉说到:“你是谁。”

    温怀玉忙自我介绍说到:“我是温怀玉,面前之人就是家父,不瞒各位,我们就是温家堡的人。”

    温家堡?听到此堡,谁人不知哪个不晓。名闻江湖,堪称天下第一奇堡。有此名望,全仗收集江湖大小门派所有的武学因而称奇。既然他们是温家堡的人,再看他的武艺,由此判断,想来,他定是温堡主温笑佳了。

    四方脸手持大刀,刀把向下抱拳见礼说到:“我是囚悦,大刀帮帮主,见过温堡主。”高个毕恭毕敬说到:“我是长枪帮帮主萨月。”最后报名的是钠霍帮帮主根良。

    温笑佳也对他们还了礼表示友好。

    说着话大家显得亲近便靠近了温笑佳,这一靠近,原本就对身着白色衣服的人极为敏感,这下好了,各个目光都聚向了白衣郎君,好在白衣郎君身受重伤只能躺在温笑佳的胳膊上头朝下歇息,不过,虽是迷迷糊糊,但是,眼前众人发生的事情却在心里清清楚楚。

    众人的目光久久不愿离开,看他身背乌黑剑,又是白衣打扮,怎不加怀疑。温笑佳明白大家的意图,说到:“各位,稍安勿躁,我觉得此事隐情大在,可不要中了别人的借刀杀人之计。”

    四帮门的人都很清楚,眼前就算是白衣郎君,他们也不能把他如何,因为,温家父子和白衣郎君在一起,想想,这就说明事有蹊跷。真要是白衣郎君在作案,以温堡主正直的信念绝不会姑息养奸,可是,就这样分析,谁又能证明温堡主一直和白衣郎君在一起,理所应当不能排除他有作案嫌疑,所以,不能就这样武断,还的他把事情交代一下。

    囚悦说到:“温堡主,真是闲情逸致啊,像你这样德高望重的一流武学好手,真是大侠风范,瞧,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挽救了一位大侠的性命啊,佩服佩服。”

    对囚悦的话听起来没有什么明显的意思,倒是显得以赞叹为主。温怀玉不多想说到:“那是当然了,要不是家父出手,我们已经遭遇了毒手。”

    此话一出,大家立刻议论纷纷起来。

    温怀玉还真不知道自己说的话哪儿有问题,才引得大家展开热烈的讨论。看他们的表情,应该是对白衣郎君非常不利。细细想来那人的问话,就是没有找到一丝隐藏其他意思。是不是自己愚笨,才会想不到问题的关键所在。那么,他们所说此话究竟是何意,这使温怀玉大费脑力。

    温笑佳细细品味后知道了其中的意思说到:“别想了,他们是说我是不是与白公子这些日子一直在一起。”

    有了提示,脑细胞大增。对呀,此话分明所指,家父是否都在白衣郎君的身边。呀呀呀,我怎么这么笨呢,罢了,事已至此,看他们如何,不过,事实如此,纸是包不住火的,因此问心无愧。

    说到:“嗨,我说各位,别在那磨磨唧唧了,有什么话就亮开说吧,身正不怕影子斜嘛。”

    囚悦说到:“既然话已明朗,我们也就不在有所顾忌。实话说吧,你们身边的那人,就是我们要找的人,白衣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