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菜送来,温怀玉感谢兄妹两。

    ”还不知你们怎么称呼。“

    大小子说,我们姓王,我叫王启,她是妹妹王艳。说着打开饭具,将菜一盘一盘取出摆放到大家面前。

    每取一盘菜,王艳就念一道菜名。

    蒜泥黄瓜,踏雪无痕,发丝芹菜,皮条茄子,美味香菇,这是五素。酸菜鲤鱼,清炖牛肉,红烧羊羔,爆蒸鱿鱼,大盘辣子鸡。这是五荤。好了各位,慢用。说着话又取出几碗米饭放在了众人面前,然后转身就要离开。

    看着离去的兄妹,温怀玉突然想起张宇奥到厨房的事情,便想从他两口中得知一些情况,喊到:”王艳,别急着走嘛,咱们聊会。“

    王艳停步转身看了温怀玉一眼,脸色红晕说到:”客官,叫小女子何事?“

    温怀玉见姑娘只有十六七岁,羞羞答答的。在走廊见时,她头盖围巾,又是夜晚,致使面容无法辨别,现在见时,还真是一朵鲜花嘞。

    说到:”别不好意思,我只是想知道伙房去的那人做了些什么,别紧张。“

    姑娘还以为这位公子和自己聊儿女私情,听话是自己自作多情了。其实公子长相很清秀,要是他开口,自己定是很乐意相陪与他畅谈,只可惜是自己想多了。

    赶紧的切入了正题。

    想想当时的情况,觉得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摇摇头示意不清楚,看向王启说到:”哥哥,你可知晓。“

    王启说到:”也没有什么,挺正常的。“

    这样的回答,温怀玉的顾虑消除了,便拿起筷子准备大吃。

    温笑佳对此问题有所留意,但听兄妹俩都说无异常便放松了戒心,没去详问,可是怀玉为何没有提及。

    看着极其丰富的美味佳肴,温怀玉已经是嘴馋的不行了,说到:”好长时间没有这样吃过了,真诱惑。“

    刚要动筷被温笑佳拦阻说到:”什么情况,你为什么没提过。“

    ”因为我不知道情况。“

    温怀玉端起一碗米饭递给温笑佳,又端起一碗给了白衣郎君说到:”没事的,是我多想了。好丰富的菜肴。“

    这样的事情本因不能大意,哪怕蛛丝马迹都要细查,但那对兄妹表示无异,看来真的没什么,也罢,饭后再议不迟。温笑佳想此拿起一双筷子给了白衣郎君。

    菜的味道的确不错,真是色鲜味美,让人无可挑剔。

    说实话,从昨天下午就没有进食了,肚子早已在抵抗没食的时间,咕噜噜咕噜噜响个不停。见到这样的美味,更是放肆,咕噜噜大叫起来,所以大吃二喝起来。

    菜的味道没人有意见,在吃了几口米饭后,味道感觉带点稍辛,且有刺热感。

    温怀玉说到:”这米饭怎么回事,味道怪怪的。“

    温笑佳和白衣郎君也是同感。

    白衣郎君理解的口吻说到”或许是米时间搁置长了的缘故吧。“

    温笑佳却是不这样认为,觉得事有蹊跷。米放的时间长,怎么的也不是这个味,这个味就像是有人特意调制的,很特别。想到这一点,开始怀疑这饭菜了,在脑子里面闪出一个词,那就是毒。

    想此着急的叫到:”都别吃了,有毒。“

    话音未落,大家都感胃疼。

    温笑佳即可用功,想将此毒逼出,不论他怎么做都是无济于事,因为,一天多没有进食了,胃里空空如也,所以,很快就进入肠道被吸收了。

    内力气聚丹田,则无法逆行倒施,此不能将毒逼出。因此,改变路术,起到保护作用,用功顶住毒性入侵心肺,以防伤害肝脏。

    温怀玉和白衣郎君倒是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觉得肚子痒痒的疼痛,感觉就是立刻上厕所方便。

    两人出的门,不知厕所在哪,找了半天没有目标,倒是找了一处偏僻的地方,准备方便。在此呆了好长时间,肚子干疼无法拉出。在持续一刻时辰的功夫,依然没有效果,但奇怪的是肚子不疼了,就跟没事人似的。

    更为惊奇的是,白衣郎君原本腿脚还有些麻木,此刻这些症状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温兄弟,瞧我,我跟没事人一样。“说着用功试试劲道,果然,全身有力,恢复了原态。

    温怀玉说到:”我也是同感,精神百足。“

    说着话想起了自己的父亲,像风一样跑到了房间。

    温笑佳盘腿打坐调息,希望能化解此毒。

    见到父亲自息运功调理就没有打搅,而是想着,此毒是何人所为?只要找出此人便会有解药医治家父。

    说到:”白兄弟,我们去把那对兄妹捉来,要他交出解药。“

    白衣郎君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拦阻说到:”以我分析,我觉得他们并不是下毒之人,而是另有其人。“

    温怀玉虽是很难接受这个分析,但是细想后的确有道理,那么,是什么人所做?凶手隐藏的够深。

    白衣郎君想了好多办法,就是没有很好的理由找寻王启兄妹俩。是单刀直入,还是慢慢与其打听情况得到最终想要的结果。

    单刀直入,会把他们惊到,反而让真凶察觉此警惕致使逍遥法外。

    打听实情,他们要是保留客人的信息不愿意透露怎么办。想了想,觉得还是调查的好。

    说到:”我们即刻找到那兄妹俩,答案就在那里。不过,我们的显得若无其事,不然,他们会以为发生了什么事而紧张,到时,就得不到详细的信息了。“

    温怀玉明白其意说到:”可是父亲没有那么长时间等待。“

    ”放心吧,温堡主没事的,相信,两个时辰都能挺住。“

    他们为了不让人发现,特意秘密的绕过餐厅走向了伙房。

    伙房里面算是忙完了,各个兴趣高涨都在歇着。见白衣郎君和温怀玉走来,老头高兴地说到:”两位客官,是不是没有吃尽兴?“

    温怀玉脸色青煞,很是生气。刚要开口,白衣郎君拦阻说到:”稍安勿躁,以免误了大事。“温怀玉即刻改变脸色和颜悦色:”厨艺一流,饭菜可口,自然是尽兴了。“

    老头满意的连声说”那就好那就好。“

    见老头神情稳定,并没有什么异常,这说明厨房的人并无作案动机,还是直接问问张宇奥来此干嘛。

    “老伯,今夜那人来此做了什么?”

    今夜只有一人来此,老头不知,他问的是哪一次。第一次,他是有说有笑很随和,正常。倒是第二次,那人行为稍让人注意,不过,那是出于一片关心,多为朋友挑几道菜而已,并无怀疑之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