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悦的不自信,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他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或许待他知道所做的事情后就不这样为难了。

    白衣郎君说到:“囚帮主所做的事情非常简单,只不过,你的酒量如何?”

    “酒量还可以吧。”

    说着话,明白了其中的道理“要是要我撂倒张宇奥,我想应该没问题。”

    有了答案,白衣郎君觉得胜券在握“不错,要你做的事情就是将他灌醉,接下来的事情交于我们就好。”

    囚悦点点头说没问题。

    张宇奥的房间可不是随便出入的,他的随从有好几个呢。

    温怀玉在白天观察每个人后,所得知的情况告诉他,囚悦绝不能倒下,要是倒下进的房间会很麻烦。

    说到:“要是囚悦倒下,我们进去就成问题了。”

    白衣郎君寻思后说到:“乔装打扮一下就好。具体的说,就是换身衣服。”

    有了计划筹划,各自明白自己的任务,分头行动了。

    餐厅里面还在饮酒,张宇奥也在其中,但是他只是和白衣郎君碰了一碗酒,然后再没有喝,要是心中没有事,他定会酩酊大醉。有了白衣郎君在眼前安然无恙的表现,觉得自己的出手太是粗心大意了。原本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一招致命,来个一了百了,接着万事大吉,谁知,天不佑己。可谓人在谋,成在天。气的狠狠地跺了一下脚,手中酒碗捏的更紧。心想,总有机会让你们到不了四帮门的地界。

    要是对付这些人,就得求助他人,想了想,有了办法。于是叫过一个心腹,叽里咕噜的交代了一通。那人放下酒碗连夜出了客栈。

    看着出走的心腹,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因为他相信,他的计划布置精细定是万无一失。

    得意之时,囚悦已是在他身后笑道:“什么事让张帮主这么起兴,很难得见你这样高兴的面容,真是稀罕呀。”

    张宇奥听声音是囚悦,就没有转身说到:“不知囚帮主在哪窝着,好久没有见你了。”说着慢慢的掉转了脑袋。

    囚悦对张宇奥的话有些介意,但出于要完成计划,就得捧着小不忍则乱大谋心理来应对这个贱货。

    说到:“刚才肚子不舒服,这会,有了时间,特意过来与张帮主大喝几杯。”

    张宇奥呵呵几声“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这感情好啊,不过,我还是谢谢你,我可不能再与你喝了,否则准翻。”

    “别嘛,你这样说可是对我有意见了。”

    张宇奥对囚悦的印象一向很好,囚悦又这样的口气,让他觉得,就这样拒绝他,是不是对以后相处埋下不利因素。尤其现在,是风尖浪口,急需几个支持自己的伙伴。

    “那好,给个理由。”

    听到要理由,看来,有机会。要说理由,那就的顺着他的心思,不然,说服不了。

    “那个不知,谁人不晓,你是门主最注重的弟子,将来,门主之位还不是有你来坐,这可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

    这个理由的确不错,听的张宇奥连连点头,在心里是非常满意的。不错,这些年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有朝一日坐上门主之位,为了尽快成就心愿,只是用了一些毒辣的手段罢了,不过,要想成事就得心狠手辣,不择手段,无毒不丈夫嘛。

    心中之想可不能表露脸上,否则,迟早败事。

    “承蒙囚帮主看得起,张某人怎不识抬举,好,你的话我爱听,来,咱们干。”

    要是在餐厅饮酒岂不无所事事,实现计划只是空谈。

    “且慢,在这恐不妥。”

    张宇奥奥一声“是吗?”

    “饮酒只是幌子,谈事才是重要。”囚悦低声说到。

    这句话说得好,彻底让自己放松了警惕。原本还在怀疑,无端献殷勤非奸即盗,定是存在着重大的阴谋,这下可好,让自己没有了戒心。这样也好,自己也需多个帮手好办事,有必要的时候,他还是自己的替罪羊,真是想什么就来什么。

    “既然有事,那我们就到房间谈吧。”

    张宇奥的房间在二楼左四,也就是二零四。

    门口立刻站了四个人,左右各两,赤手空拳,但是显得威武不屈,很有架势。

    进的房间,张宇奥开门见山:“囚帮主对当今局势有何高见,就直说吧。”

    “目前,门主之位一直空闲,可不能终日没有门主,随着这些日子相处,我发现其他人都是神神秘秘的,想必各怀鬼胎,所以,我寻思着,要是和你联手,量他们也起不到什么大风大浪的,有一股实力就打压一股,最终,,,,来,大干一碗。”说着,端起酒碗一饮而尽。

    张宇奥被囚悦的举动所打动,此,开始相信目前这个人,毫不顾忌的喝下了大碗酒。

    见此情况,囚悦哈哈哈大笑起来说到:“好酒量。”说着又给张宇奥倒满了酒“来,未来的门主,在干一个。”

    本是不再饮酒,但是,囚悦的话让自己听起来特别的舒服,就为这句,喝它值。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个尽光说爽。

    他两放下酒碗,拿起筷子夹了菜吃了一口,都说痛快。

    一连十几碗下肚,都是腿软脑晕。囚悦寻思着再不能喝了。感觉告诉他,这是最后一碗,此趁张宇奥不注意,只是比划了一下。

    刚才的那一碗酒,没有喝下,要是真饮了,恐怕自己倒下了。在心里佩服这个家伙,好酒量。不过看他眼睛在使劲的挣扎,想睡又勉强自己不能睡,既然是这样,还是趁胜追击。端起酒碗说到:”张门主,来,我们喝庆功酒。“

    张宇奥越听越舒服,端起酒碗一口气饮完了。

    看着被权利欲望冲昏了头脑的张宇奥,囚悦很想给他一个巴掌,忘恩负义的东西。轻推睡得死猪一般的张宇奥,看来计划成功任务完成,该是撤的时候了。想站起,但是腿软的不行,说明自己也是醉了,接着,迷迷糊糊的趴桌上睡了。

    白衣郎君觉得时辰差不多了,该是行动的时候了。他们换了囚悦那帮人的衣服来到门口。门口守卫见他们脸生说,你们不能进去。无论白衣郎君和温怀玉怎么解说都是无用,就是不让进。最后决定,还是速战速决。在他们还没有意识到对方要出手的情况下,已经被白衣郎君和温怀玉一人两个点了穴,速度在瞬间,几乎没见招式出手就被控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