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卫被控制,接下来就得进入房间找寻解药。他们翻了床,和房间里面所有的东西,但是都没有解药的迹象,最后,目标锁定在张宇奥的身上。

    张宇奥趴在桌子上已经是呼呼大睡,就是现在将他活剥了皮想来也是一无所知,没有一丝对抗。

    白衣郎君和温怀玉仔仔细细的摸索着身体的每一处,希望能有解药存在。再摸到腹部位置,也就在肚脐一带位置有一块硬物搁置,手感告知,是一团纸包,因为,有纸的声音发出。

    白衣郎君伸手进去将纸包拿出。纸包有手掌大小,打开一看,里面还包着两个小纸包。又将其中一个小纸包打开,里面包着一些白色粉末。

    温怀玉高兴地说道:”终于找到了解药。“说着就要接白衣郎君手中打开的纸包。

    他的举动被白衣郎君阻止了说到:”再看看这包,里面是什么东西。“

    打开一看都是一模一样的东西呈现在眼前。这样的结局令他们疑惑了,现在有两个纸包,究竟哪一包才是解药。顿时两人沉静了。想了想,觉得这个问题不是个问题,因此觉得很简单。

    白衣郎君”要想找出解药,其实也很简单。“说着看向了温怀玉。

    温怀玉一时没有想到这一层,不知,白公子这么说是何意,但是相信,他定是胸有成竹,有了好主意。

    ”要是觉得有好办法,就请说吧。“

    ”我们已经是吃过一次了,再多吃一次又有何妨?“

    温怀玉明白了,即刻用指头沾了一点白色粉末放到了嘴里。

    他们两人每人尝试了一包,放到嘴里的感觉确实一模一样,没法尝试出哪包是解药。

    两人交流了一番,但是没有得出结论,显得十分失望。

    白衣郎君说到:”既然得不出什么结果,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

    温怀玉急切问什么办法?

    ”就是两者,都给温堡主服下,待身体反应有了特征,那时,便可分晓。“

    这样做岂不危险?想想,虽是死马当活马医,不过,为今之际也只能如此了。

    于是来到了温笑佳身边,将其中的一包服下了。待了半刻钟,症状分明没有减弱,而是越来越强。见此症状,说明不是解药而是毒药。他们又将另一包让温笑佳服下,期待症状有所变化,但是他们的期待不是如意,而是温笑佳猛猛的吐了一大口鲜血,接着晕倒在床上了。吓得温怀玉连声大叫,可是没有一丝反应。

    白衣郎君对这样的结局费解,无论怎么说,都不会是这样的症状,可是,现实就是这样的残酷,无可辩非。这样的结局该如何解释?白衣郎君在心里着急,在脸上却是显得极其冷静,不由的给温堡主把了脉,根据脉象的分析,温堡主并无碍,可是,怎么就不省人事。脉象显示平稳有力且均匀,应该是正常状态,既然是属于正常状态,那就说明解药已服下。由此症状,可能是解药服的迟的原因。

    见把了脉,温怀玉急问怎么样?

    白衣郎君说没事。

    过了不到一刻钟时间,温笑佳咳嗽了几声后,微微的睁开了眼睛。虽然精神显得疲惫,可是从眼神中看得出,温堡主已经清醒了。

    温怀玉擦去脸上泪水说到:”父亲,你感觉怎么样?“

    温笑佳没有说话,但是点了点头。

    由此一举,温怀玉明白了,心中那份焦急消失了。他知道,接下来的事,就是父亲需要休息。

    ”父亲,你好好休息,我和白公子说会话。“

    来到门外,温怀玉说到:”现在事情已得到解决,但是存在着另一种危险,那就是囚悦。待张宇奥醒来,发现解药不在,第一怀疑人就是囚悦,到时,该怎么办?“

    在详细规划时,的确没有想到这个问题,现在事情已经摆在面前,迫切得到解决,唯有直接除了张宇奥是良策,除此之外别无再好的办法。可是,如果需要这样做,何苦大费周章绕这么一个大弯子呢?不行,不能这么做,这么做等于全盘皆输,一无所获。

    白衣郎君为难了。

    想想事情的严重性,料定,他不会明目张胆的对囚悦做什么,要是有报复,想来也是暗中进行。再说,这样的事情他也不敢往外抖,难道,还怕此事传扬不出去?

    想到这一点,基本确定,张宇奥会选择沉默,就当此事没有发生过。但是,为了不留把柄于他人手,会进行一系列的暗杀活动,不过,这是后续工作无需担心。

    得意的脸上露出笑脸说到:”如果不想让人知道这件事,他会装聋作哑的。“

    温怀玉思索后,也是,必定做贼心虚。

    两人站在院子中央,看着天上的星星一眨一眨的,还有天边偶尔出现的流行,瞬间划落不见了踪影。北斗七星,还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着位置,至于牛郎织女星永远都是遥遥相望。

    展望星空,不由的想起和公孙雯在一起数星星的那一幕。那一刻,自己是多么的高兴,多么的幸福,然而,瞬间就变得那么的陌生,而不是小鸟依人的公孙雯。

    为什么就会成了这样的局面,自己无法得知。而今,又是四帮门的事情把自己搞得焦头烂额,一时不能搞清楚其中的缘由,待四帮门的事情有了眉目,自己定会飞扑长圣教弄个一清二楚。

    可是,就凭自己现在的武艺,怎会是义泉的对手,去了,无疑是以卵击石自寻死路。

    想到武功方面,白衣郎君怎么也想不到,义泉会在短短时间内武功突飞猛进,看情况,已是将绿魔大法炼至最高层了。是什么原因让他这么轻易地练就此功,白衣郎君很是疑惑,突然间想起西域那三个喇嘛所说的话,师傅所养的一条药材黄金蟒跑丢了,谁得之,有助练功。想想事发经过,看来,义泉喝了蛇雪,怪不得,他将绿魔大法发挥的淋漓至境。看来,公孙教主已被他控制了,只是还没有彻底翻脸而已,原因便源于公孙雯。

    要是这样发展下去,待时机成熟,那就是他们父女的死期。想此,不由的担心起公孙常胜,不然,知道了真相还横加阻拦。不过想想他的用心,真是感激他。虽然没能躲过魔手,最起码得知,他不是一个昧着良心做事的人,想到这些,也就明白了,他当时做的目的所在,完全是为了更好的解救公孙雯。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