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想将他除之,最捷径的办法就是利用他们内部关系。

    想此说到:”去,把大刀门的副帮主冗巨给我请来,就说有事与他商议。“说着写了一张纸条给了守卫”务必交于他。“

    冗巨还不到三十岁的一个小伙子,不过也快了,就差几个月。他正在床上躺着,就听外面说,他们是长拳帮的,找冗巨副帮主有要事。门口守卫拦阻不让进,冗巨听是张帮主的人,定是张帮主找自己,要是张帮主真找自己,那是多么荣耀的事情,算是给足了面子不能不见。说什么事啊,进来说吧。

    守卫将纸条递给了冗巨说,这是我们帮主给你的,话落转身走了。

    冗巨打开纸条后,惊了一身冷汗。原来,信的内容让他瞠目结舌,怎么办?是照办还是告知囚帮主?他一时决定不了。要是选择服从,就意味着图害囚帮主迈出了第一步,这可是欺上罔下不可饶恕的罪责啊。要是不执行,今日他们的到来又如何解释的清楚,怪不得在此嚷嚷,想了想,也罢,只是约个人而已,何况囚悦死了,自己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成了大刀帮帮主了。想此决意照办,但是,他所说请的高手能不能如实到达?要是到达,计划应该顺畅,罢了,这不是自己该操的心。既然能出口就会有把握。想此,走出房间去请囚悦外出。

    张宇奥连夜派出的守卫终于办完了任务回来交差,见到事情已办妥,张宇奥在内心里骂,囚悦,这就是背叛我的下场,不要怪我。

    冗巨来到囚悦房间但是没人,打探后得知,有人见囚帮主去了温堡主房间。来到房间门口没有进屋。门是大开的,只是在门口说,帮主,我有事。说着话,那种慌张的态度让白衣郎君注意了。

    走出房间,囚悦说,有什么事,不能在房间说吗?这是个机密,得需找个极其秘密的地方说,隔墙有耳呀。也是,那好,你说,什么地方安全。客栈后墙外,就是一个好地方,树木不多,而且人烟稀少,是绝佳谈事之地,我们去那吧。

    囚悦不知外面的情况,止步说,人生地不熟的,去哪干嘛。

    大白天害怕把你丢了?

    面前是熟人应该没问题只好随之。

    来到客栈外后墙,此处果然如他说,环境一般,地理位置偏僻,是个不受打搅的好地方。

    冗巨看下四周没有一个人,心里感觉瘆的慌,说,帮主,我回去拿样东西,稍等我一会。

    囚悦对冗巨可没有任何的不信服,共事多年从未这样过,但是今日他这是怎么了,神情慌张的。见他这样,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莫名其妙。

    还在思索,一个女子问到:”你可是囚悦囚帮主?“

    声音是从他的背后传来,转身瞬间已是回答”我是囚悦,你是谁?“

    还不等他转过身来,女声变得凶恶,那就对了。说着,挥动手中剑临空刺了过来。

    她这一举动,都在囚悦耳朵里明细,瞬间拔刀,一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变躲开了黑客来袭。黑客是从背后刺来,招式狠毒,想一招毙命,不想,对方的耳里敏锐,故,轻易躲开。

    ”没想到不是一个窝囊废。“

    说着,挥动剑准备刺来,但被特熟悉的声音拦阻:”绿凤,你就不必动手了,交于我就好。“

    闻听此声不是白衣郎君吗?他怎么会来此?难不成杀人灭口?转身瞧去,果然,就是他,愤怒的说到:”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一个人,卑鄙无耻,这个词就是为你打造的。“

    白衣郎君仰天大笑,”不错,就是我一手策划的,目的就是一个一个的消灭你们四帮门,最后自己得手。可惜,你知道的太迟了,待会,你就会去见你们门主了。哈哈哈“

    ”小人。“

    ”小人怎么了?只要能达到目的,什么样的不择手段我都会用,甚至自己的老妈赔上也是如此。“

    听之言,动之怒,简直畜生也。”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枉费我对你的期望,看来,是我瞎眼了。白衣郎君,你给我记着,就是死了我也会化作厉鬼缠着你。“

    声落举起大刀冲向白衣郎君。

    白衣郎君不会再给他时间了,因为,张宇奥信中有交代,随即就可启程,没得时间纠缠,见囚悦已怒,看来时机已到,只要对方情绪不稳,就会在武功方面漏洞百出,因而速战速决,斩杀他就可不费吹灰之力。

    囚悦的大刀不是那种关公刀,而是特殊的长方形刀型,不像一般的刀头尖刃锋利那种,而是没有刀尖,且是四方直下,拿在手里就像四方盒子,但是,威力巨大,足能在其它兵器上留有自己的痕迹或是斩断它们。因此,他爱不释手,另一方面原因,它是门主所赐。有了称手兵器,总是能给自己鼓舞精神,现在,面对混蛋白衣郎君更是怒不可言,杀气腾腾的冲向他。

    这样的架势,令白衣郎君吃惊不小,他不知道,这个家伙面对两人还这样顽强,这到底出自什么心态,不可思议呀。也罢,成全他。

    两人挥动黑剑齐战囚悦,不几招,打的囚悦连连败退。绿凤一招直刺囚悦喉咙而去,而囚悦又是在应对白衣郎君,一时,不能防备,眼看着被刺中。

    瞬间,一道紫色剑气从空而下,斩断了攻击的剑,这下,给了囚悦好机会,大刀一挥,将绿凤和白衣郎君的胸前衣服划破了,幸好及时退后,不然,定会被拦腰斩断。

    囚悦不明白这是哪来的剑气,四处张望。

    丢了兵器,这就意味着任务失败,要是再战定不会有好结果,于是选择溜之大吉。转身走的那一瞬间,有一个声音说到:“既然来了,就不需要急着走嘛,留下来,我们聊聊。”

    听声音又是这么熟悉,这是怎么回事,一时出现两个白衣郎君,奇怪。难道,杀我的那个是假冒的?这会来的才是真的。我就说嘛,白衣郎君看起来英俊潇洒,为人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怎么可能做出禽兽不如的事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