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一卓交代完了此事,觉得一身轻,接下来,就得去长圣教去寻白衣郎君,看他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与此同时,红宵也接到了公孙常胜发出的求救信。

    独孤剑手里拿着行猎送给自己公孙常胜的亲笔信细细密读后,说到:“有点意思。没想到这个义泉还是个人物呀。呵呵。“转身”你们教主真是窝囊,连个义泉都没法收拾。”

    行猎解释说到:“也不是这个样子了,主要是因为,义泉已经练就了绿魔大法,见物毁物,谁都没法与他对掌,否则就会中毒。闻听独孤宫主武功盖世,堪称当今武林无人能敌,故,教主特命我来请的独孤宫主,伸出援手,以解长圣教危机。”

    得知义泉已将绿魔大法练成,自己心中有所顾忌了,不过不用担心,他再是厉害,也不会躲过我的幻影大法,这就是以柔克刚,天生的相生相克。

    说到:“既然公孙教主这么看得起我,那我也不能不给他这个面子,好吧,看来,事态紧急,我们即刻就出发吧。”

    张宇奥怎么也想不到,白衣郎君和温怀玉会来。

    见任务失败,张宇奥只好趁冗巨不注意来个杀人灭口,一了百了。另者假冒之人已死,看他到时如何解开迷局。想到这一点,张宇奥心中暗暗偷喜,没想到,阴差阳错的,把主要的证人除了,真是大快人心。也罢,就让囚悦这家伙多活几日,待收拾了姓白的,下一个就是你的死期。

    对于死了的冗巨,囚悦按白衣郎君的要求不予声张,恐打草惊蛇,只好默默的将其尸体掩埋了。

    其实,张宇奥的内心里,一直都是有着那种侥幸心理,因此不把事情往深里想,总觉得大家都不知晓。自己也认为做的是多么的天衣无缝,无懈可击。其不然,漏洞百出,步步败局。

    白衣郎君没有揭穿,只是祈求能快些到达四帮门,果然,路上没有情况,算是一帆风顺到了。

    四帮门在康州算是武林大户,拥有门徒上千,听是抓捕凶手的四位帮主已回归,门主夫人急切的问,凶手斩杀了没有?

    守卫信使说没有,凶手还是和他们一起回来的。

    什么?这般饭桶。张宇奥是怎么办事的,去把他给我叫来。

    四帮门就是大,规划整齐,花草齐盛。小景怡情都是布置得恰到好处。可是,这么大的门派,随着门主被杀半月有余,可这里的环境依旧,没发生过事似的,环境反而更加优美。

    白衣郎君草草瞭视一番,觉得这里大有隐情,看来,这位门主夫人不简单那。

    众人都在议事厅门口等着,待见门主夫人,等来的,却是信使。信使来到张宇奥面前说到,门主夫人有请张帮主,内屋一绪。

    内屋?内屋是指门主夫人的房间吗?想来,没有什么别的解释了。

    白衣郎君在心底默默琢磨。

    张宇奥听是门主夫人唤自己,立刻耀武扬威,人模人样的走了。

    进了内屋,门主夫人将信使退下怒言责怪说到:”你办的好事。走时如何交代你的,务必将他斩杀。你倒好,与他回来了,这不是自掘坟墓吗?嗯。“

    张宇奥也想斩杀白衣郎君,可是,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向着自己,让自己如何动手。

    辩解说到:”我试过好几次了都没成功,我实在是没有办法。“

    ”怎么讲?“

    ”当时,白衣郎君已经身受重伤,可以说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拿下,自然是下手的好时机,可是现场有温家父子护着,另者其他三位帮主也不与我合作,所以我无法下手。“

    听了半天,大概的意思算是明白了,原来,独木难支。过去的就不再追究了,主要的是眼前。说到:”现在你何打算?“

    ”不给他一丝解释的机会,干脆利落,否则,会很麻烦。“

    ”你的意思是,,,,,“

    ”不错,绝不能让他踏进门主房间半步。“

    ”嗯,好。就这样办。“

    ”对了,全部调集你的人手好办事。“

    随着张宇奥的离开,白衣郎君心中在想,这个时候门主夫人叫他去必是商议如何对付自己,如果猜的不错,按张宇奥的举动分析,他们的计划应该是把自己处死在路上就好,没有必要来到四帮门,可是他们的计划总是欠缺火候,就是不那么得心应手,因此,他们的计划泡汤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这句话一点都不错,终究,邪不胜正。接下来,他们会人多势众对付我,要是这样,我不得不大发虎威了,要是不能将他们震慑,看来此事永远也别想说清楚。

    就在思绪之时,大批的人众将众人统统围起。接着,门主夫人和张宇奥得意洋洋的走了过来。

    白衣郎君看了门主夫人也就二十五六岁,打扮很风骚,长相中上游。他与张宇奥走到一起,一前一后,好似勾肩搭背,活像蛇鼠一窝亲,真是狼狈为奸。

    门主夫人站立台阶面前,言词凿凿说到:”既是凶手已找到,为何还要多此一举。来人,将凶手给我拿下。“

    话落,一队人上前就要拿白衣郎君。

    ”且慢。“

    囚悦高喊一声说到:”门主夫人息怒,此事还待查实,还请门主夫人下令撤去守卫,让我们大家一探究竟。“

    ”怎么,听你意,是不相信我们喽?“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个什么意思?这不是明摆着的道理嘛,你就是有所怀疑。“

    ”既然门主夫人这样说了,那我也就不和你打哑谜了。不错,我是怀疑门主之死其中另有隐情。“

    ”大胆。来人,把他给我拿下。“

    囚悦冷笑两声说到”请问门主夫人,我犯何罪?“

    ”你犯。。。。。你犯包庇凶手罪。来人,给我拿下。“

    一队人冲了过去。

    再不出手,恐怕囚悦真的被拿下了,要是那样,事情就不好办了,变的被动。高叫到:”且慢。“喊着往前走了几步”这样做。还有没有帮规?“

    ”你是哪根葱?也配说这话。“张宇奥恨到。

    ”不错,我的确不是一根葱,你是根葱。“

    此话引得大家开怀大笑,气的张宇奥十分恼怒”把凶手给我杀了。“

    声出,长拳帮的人全部围了过来,对准白衣郎君。

    面对这样的局势,白衣郎君根本不当回事情,”不要以为人多我就屈服你,痴人做梦。怕你就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