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问题问的好,不错,基本的思路就是这样。”白衣郎君看着根良。

    “可是,凶手与门主面生,凶手怎么能轻易得手呢。”根良疑惑。

    “不错,陌生人是做不到的,那么,熟人能不能做到?”白衣郎君带着解释的意思说话,也是在提醒根良。

    “熟人?”根良迟疑一下“这,,,,”

    听到这样的分析,临近事实只差分毫。张宇奥急了,再不能静坐钓鱼台了,不能再让这家伙继续下去,否则,真相真的大白于天下。怒骂:“一派胡言,我四帮门圣地岂是尔胡言乱语之地。来人,将他铁索穿心。”

    被解放的巧素素,终于不再担心有什么危险了,复着张宇奥的意思“对,将这妖人就地伏法。”

    听出一些疑点的大家,脑中想的就是急切知晓答案,所以张宇奥和巧素素的言语无人想听,只是他们的手下蠢蠢欲动,但被根良阻止道:“门主夫人,事情稍见明朗,何不且听下去呢。”

    巧素素怒言道:“这都是妖人在此胡乱编造,更改事实,有何听之?来人,立刻将凶手绳之于法。动手啊。”

    “对对对,,动手啊。”张宇奥一阵急切的声音催促自己长拳帮的弟子们。

    萨月和根良不吭声,站在一旁袖手不管。因为他们知道,事情已到这个份上了,再是着急也是无用。他们越是如此,真相就显得显而易见,因此,在私底下窃窃私语开来。

    见秩序混乱,囚悦高喊,大家不要乱,让白公子把详情分析下去。

    根良说到,白公子,请你继续。

    “刚才我们说到,是熟人作案。既是熟人作案,那我们牵扯对象就广面了。首先,门主夫人,其次四位帮主。”

    听到这一点,巧素素心有不安,可是,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冷静。她也知道,越是自己反对白衣郎君继续,就显的此事与自己有关。但是又不甘心就这样任由摆布,但眼下的确没有好法子能干预白衣郎君继续,只好默默等待看事情发展如何再作打算。坚信,事情总会有漏洞给自己留的。只要有机会就得拼力一搏,才有先机。

    听的还牵扯四位帮主,张宇奥高兴了,看来,这个小子还没有将事情撸顺,要是这样,那我就有机会将他撩翻。

    巧素素也是稍稍平息心中的那一点紧张状态。

    说到'“既然牵扯面广,那就是没有确定,即是如此,我觉得还是先去睡一会,待有了结果,再通知我。”说着就要动身离开。

    白衣郎君知道,她这是顺带金蝉脱壳的意思,想溜,这怎么能行,她走了,真凶何在。

    开口拦阻道:“既然我说,凶手就在你们几个人之内,那么,夫人怎能缺场呢,所以,夫人不能离开,还请我细细道来。”稍停转身“刚才说,凶杀案牵扯面广,由此,我们把圈子再缩小一点,就是,当日,谁与麻门主在一起。”

    张宇奥听此消息,觉得自己可以逃过这一劫,心中暗自发喜。

    而巧素素则是不安说到:“你这分明就是针对我,我是门主夫人,寸步不离门主这是很正常的。不错,当日就是我与门主饮了几杯。再说,我谋害门主对我有什么好处。”说着哭了起来。

    白衣郎君对女人的哭诉最为心软,见到巧素素哭泣,自己心里不由的一阵怜悯,但是很快就恢复了症状,他知道,好人和恶人得区别。既是恶人就得有应有的惩罚。

    “不错,有了门主这颗大树,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可是,有些人她不满足这样的条件,她就那样做了。明知不可为,偏为之。”

    听之分析,巧素素完全明白了,分明就是在旁敲自己,也是在说自己,急眼“说话要有证据,不然,就是血口喷人了。”

    “夫人莫急,听我细细说来。”说着从棺木中取出一枚戒指,”而这枚戒指并不是戴在死者手指上的,而是藏在左手衣袖中的。我细细看了死者的全身,他的生前物品一样没有少,可以说完好无缺,可是令我费解的是,既然,夫妻一场,在他死后,为什么就连一件像样的,没有血渍的干净衣服都不给换,这是为什么?谁能给我解释一下。“

    说着看了大家一圈。

    没人回答,

    囚悦说,此事都是门主夫人一手策划的。

    “这就对了,怪不得,把这样明显的证据遗留现场。大家看,这就是从死者衣袖里面取出的一枚戒指。”

    说着给了大家传看。

    戒指是一枚绿宝石黄金钻戒。按尺型分析应该是女子的。

    大家相互看后都说没有见过这枚戒指。

    萨月说到:“这能证明什么?”

    “问得好。既然这枚戒指不是死者的也不是门主夫人的,那么,它是何人的?当日,据张宇奥的诉说,待他来时,那个冒牌货已经胁迫夫人到了门口,后面还跟着一个女子,这名女子就是绿凤,有必要提醒大家一下,这两个家伙都是冒充的,我与绿凤都不是本人。”|提醒后接着说“以戒指的大小分析,应该是女子所用,显而易见,就是绿凤冒充者的。至于怎么样遗留在此,我现在还在推敲。”

    张宇奥接机说到:“我看你还能编多久。”

    巧素素讽刺的说到“既然是绿凤冒充者的,这又能说明什么。”

    “不错,是不能直接的说明什么,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当夜,她与死者在一起。”

    “奥,这么肯定?此话怎讲。”巧素素追问。

    白衣郎君慢慢的拿出一封信说到:“不瞒大家说,这封信是凶手留给我们的最好的证据。”说着打开了早已拆开的信。

    听到是凶手留下的信,巧素素极为关注,但是,自己从没有与别人私下有过书信,问“什么信?”

    此信的内容,门主夫人可能不知,因为,此信对你而言就是一大伤害。

    这样的解释,引得巧素素越是想知其中的秘密,心问,是什么内容呢,巧素素一个劲的疑问。

    “不妨之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