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冒充之人的到来,白衣郎君在来的路上已经做好了打算,就是活捉他们,还有做到让他们安然无恙的活着,有了证据,这样,让武林门派就能清楚的认识到逍遥宫真正的丑恶嘴脸。

    说到:“至于很好的计划,我也是没有,只能等到他们的出现随机应变就好,不过有一点,我们必须确保他们的安全。”

    岳海不明白问为什么?

    “因为,有好多事情等着我们去解开,为什么有这么多的冒充者。”

    大家算是明白了,要是找不到真正的罪恶源头,此事解决根本就是无休止,处理一波,又出一波,没完没了,根本就无法遏制,最有效的办法,将其控制,这样,才有可能达到最终的目的。

    奉峰理解了其中的原因说到:“看来,要彻底解决此事,就得看这次的机会能不能把握住了。|”

    “不错,我们这次的任务,就是隐藏起来,达到活捉的效果,并且还要做到让他们安全的措施,不然,一切都是白费功夫,浪费力气。”

    事情说到这,那个冒充者,来不来还是未知数,不过,这一路对白衣郎君的了解已是深入的,既然他说冒充者要来,看来,八九不离十,准会推测准确的,既然是推测,就是还不确定。那好,就借这点时间,把来这的事情先搞清楚。来这的目的,是为了死去的姐姐温慧慧讨个说法的,可是父亲怎么不带提一下呢?莫不是他老人家有所顾忌?不错,是事出有因,可是,也不能不提不问吧。于是再也按耐不住性子开口了。

    说到:“岳寨主,我们来此的目的,不是路过,不瞒你说,是为了卢家堡一夜被灭门之事而来,卢家堡的大少奶奶就是我的姐姐温慧慧。经过这些天的侦查,我们了解到,此事与中山寨脱不了干系,所以,今日来此,就想讨个说法。”

    对于温家父子来此,自己心里也是联想到了这一点,据可靠情报,温家堡与卢家堡交情甚好,也是礼尚往来,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他们是儿女亲家。这个消息自己从来没有打探到,要是得知是这样,自己定会亲自上门陪谢。

    刚要开口被奉峰拦阻了。

    听是为了卢家堡的事而来,奉峰自知,自己罪责难逃,此事是他心头永远搁置的一件大事,迟早都得有个交代。杀人偿命,天经地义,虽是事出有因,也不能排除自己的责任,如果能用自己这条命换来中山寨的安全,也值了。

    想此说到:“温公子,此事与寨主毫无关系。”

    “奥,此话怎讲?”

    奉峰只好将事发经过讲述了一遍,温怀玉听后,果然,与岳寨主没多大关系,可是,为了中山寨的荣兴盛衰,就可以不顾他人的感受而滥杀无辜吗?这不是典型的自私,你们真能做的出来。

    责怪到:“你们太自私了,为了自己的荣誉,就毁了别人的幸福,太可恨了。难道,人格,尊严,为人道德,这些,对于你们来说都是不值一提的吗?如果一个人失去尊严,道德,他还活着有什么意义,跟行尸走肉有何区别。”

    奉峰“我知道,我们这样做,罪大恶极不可饶恕,所以,才最终落得自作自受自食其果。为了有个交代,我苟延残喘活到现在,就是为了有朝一日给你们个说法,今日好了,我可以安安心心的走了,因为,我等到了中山寨重回我们手里了,见到中山寨已是安全,我也就无遗憾了。接下来,就是有个交代的时候了。”说着,瞬间挥起大刀直插心窝。

    那速度,不到秒间就完成了,可是,他怎么也无法将刀插入自己的心脏。

    手已经被刀刃划破鲜血直流。

    原来,温笑佳一直都在注视着奉峰的一举一动,就在他行动之际,施展内力,将其阻止。

    要不是奉峰刚才的那番话,温笑佳不会出手阻止的,必定,他们害死了自己的好闺女,但他听到奉峰诉说后,他突然间对他们产生了怜悯心态。真正的罪魁祸首是义泉而不是他们,要是认为中山寨罪在其责,那么,当日就不会去寻义泉到了长圣教。听到奉峰的一番悔言,虽是出于自私,但是,他的自私是为了中山寨而不是本身。说实话,谁人会没有些私心呢?只论区别事态而已,觉得,跟他计较就是报复行为了,罢了,原谅他吧。于是出手制止。

    见到这样的局面,白衣郎君佩服温笑佳的处事之道,说到:”温堡主大人大量,让我钦佩。“

    奉峰谢言到:”多谢温堡主大人有大量,不杀之恩。“

    白衣郎君扶起奉峰说到:”其实呢,我们已经将那四个恶人处置了,现在,只剩下义泉这个恶魔了。“

    奉峰听的此消息真是大快人心呀”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前几天。“

    ”真是太好了,这几个畜生终于死了。“岳海激动地说着。

    奉峰突然想起一件事,说到:”白公子,你去找寻花楼可有消息?“

    白衣郎君点点头说到:”不是花楼,而是探花楼,位于长安城繁华一条街。“

    ”那么师傅可有消息?“

    ”消息是有,但是不知你师傅他老人家现在可好。“

    ”这么说,师傅还是没有音讯了?“

    ”可以这么说吧。“

    走了几步又说,

    ”因为当时,那几个恶人没把事情交代清楚就被杀了。“

    ”是呀,当时我也在场。“温怀玉补上了一句。

    岳海说到:”看来此事没有那么简单,还需深入调查。那么,请问白公子,可有线索?“

    白衣郎君摇摇头示意没有。

    温笑佳起身走了几步说到:”独孤剑狡猾多变,要想把此事说到他的头上,看来还的费些力气。“

    白衣郎君听温笑佳的意思,透漏出一点线索,就是,此事与逍遥宫脱不了干系。可是自己查探的结果是,四恶人将花向海扔了,至于死活谁也不知。要是按温堡主的推测,看来是自己大意了。还以为此事与独孤剑没关系,真是一个大笨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