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将冒充者安然无恙的拿下了,可是,放置在他们嘴里的烈性毒药无法取出,这是个问题。要是强制性的取出,恐怕被破坏,随之,毒药立刻散开,这样,跟杀了他们没区别,因此,一时无良策而为难了。

    仔细的看了毒药包放置方位,想想后,有了解决方案,信心十足的心理告诉自己,取出毒药包,也不是很难的问题,只不过,需要给他们动动手术而已。

    想此,白衣郎君说到:“岳寨主,有没有尖刀一类的东西?越是巧妙越好。”

    岳海想了想,记得在伙房见过伙夫消土豆用的小刀,说有,转身唤来一士说:”把伙房的尖刀拿来。“

    过了一会,尖刀递给了白衣郎君的手里。看看尖刀的形状笑了,”这也叫尖刀?呵呵呵。“

    尖刀不尖,而是四方的,不过它小,用起灵巧,实施手术很方便,足够将毒药灵活的取出。尖刀只有指头宽,一扎长。一扎就是一个指头的长度。刀刃锋利,足够让白衣郎君满意。

    拿着小刀,慢慢伸到放置毒药的位置,接着把牙龈顺着牙根切开,让它们分离,这样,就有了足够的空间取出毒药包。放置在嘴里的毒药包定是经过炼制的,不然,在吃饭的时候就会无意识的被咬破,因此,它是有厚厚的硬质外壳做保护。有了这样的想法,取它就不会怕它轻易破坏。虽是这样的分析,但还是仔细小心,以防万一。虽然两边被牙齿紧挤,经过小心翼翼的努力还是完成了这项艰巨的任务。

    岳海说到:”终于大功告成了,我们可以松口气了。“

    白衣郎君洗了一把手说到:”虽是解决了嘴里的剧毒,但还有一个问题,我们急需要谨慎。“

    大家惊讶的看向白衣郎君。

    因为,解决了烈性毒药的危害,这就意味着,就能保证他们是安全的,可是白衣郎君又这样说,让他们大眼瞪小眼不知其因,此显得木然的表情。还想再说不会吧。

    温怀玉问什么问题?

    ”你也知道,他们都是经过训练有素的死士,一旦被人抓,或是受到一定程度的威胁时,他们毫不犹豫的采取极端方式一了百了。这就是我所说的所防备的问题。“

    ”看来做到这一点确实很难。“岳海说。

    奉峰还没有完全理解其意说到:”我们已经取出了毒牙,还会有什么危机?“

    温怀玉解释说:”我们遇到了两起这样的事,最后,还是让他们都很成功的自杀了,即使没有毒药包,他们也会咬断舌根而亡。所以,他们是一群毫无顾及生命的死士。“

    有了温怀玉的解释,大家总算彻底的明白了,也就没有了任何疑问,要是这样分析,那么,怎么样才能解决这样的问题。

    奉峰说到:”如何才能避免这类事件再次发生。“

    岳海说”这还不简单吗,只要将他们嘴巴控制就好,就是说,用纱布塞嘴里方可解决事情。“

    这样的做发,白衣郎君早已想过,这样做,饿都会饿死他们,所以这样的处理方式不可行。最有效的,就是将他们一直麻醉,半清醒状态就好,既能知道吃,又不清醒,整天昏晕,自杀的念头自然而然的就打消了。

    说到:”有没有一种药物能使他们不清醒,一直沉浸在浑浑噩噩的界面里,这样,我们要他们做什么,他们都不会有任何的抗拒状态。“

    大家想了半天,都没有很好的解释,因为,都没有这一类药物的了解。

    过了一会,温笑佳想起一样药草,就是蛇尾草,据自己熟知的情况,它应该属于这一类药材,性质基本符合要求。

    ”我想起一味药草,蛇尾草,它的性质性温,有麻痹作用,食之,能让人失去正常的思维,而且,一直沉静在麻痹状态,给他吃,便吃,要他说,便说。我觉得,这位药草最适合他们。“

    温笑佳介绍的药草,按性质来说,的确符合,可是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致使这些人长期如此。

    问”温堡主,你所介绍的药草可有解药?“

    温笑佳想了想说到:”有,蛇头草。“

    听之有解药,白衣郎君放心了说到:”好,我们就用蛇尾草控制他们。“

    岳海忙命人下去找药。

    过了一个时辰,两味药草全部备齐。先是解了迷药,为了安全,不出差错,只好给他们喝了蛇尾草。

    天色已晚,众人各归其所。

    有了这两个活人证据,白衣郎君想着,要是将他们放在武林各大门派的面前说明一切,那就达到了目的,这就是自己一直努力想要的结果。可是这两个家伙只是尊顺他们的宫主,他人一概不认,要想让他们开口真是比登天还难。罢了,不去想,想也是没有结果。于是拔出剑,练起子爵剑法的第五式。

    翻开书,找到第五式,上面著有几个字。临空力劈,四分五裂。图显,见剑空中,一力而下,击中目标,随剑开花。

    看了这样的招式,白衣郎君称奇,只是它的杀伤力太过凶狠,有此一弊,怪不得,玛子不愿意传授其剑法给多人,原来,原因在这。想想玛子的这份用心,真可谓是良苦呀。不过,对于作恶多端的人就不能这样理解了,相反的,这是对他们量身打造的利器。

    照着书上点点滴滴的发展,第五式很快在手里比划而过,接着,就是彻底的将它熟知。

    每每练此,都有一股热能量欲灌全身,随着这股热能量,子爵剑法的内功心法随之更加成熟,这样的状态,让白衣郎君得心应手,练起剑法更加熟能生巧。

    第二天,天刚亮,白衣郎君就来到安置两个冒充者的房间里。见他们安安稳稳的睡着,心里有一丝成就感,看来,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

    于是想着将他们唤醒,看看有什么症状。

    上前轻轻的推了他们几下,他们醒了。

    他们的手用细细的绳索绑着,目的就是,以防他们半夜醒来胡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