晃了几下,他们醒了,照他们醒来的速度分析,应该是很迟钝,而不是清醒状态。有了这样的结果,是白衣郎君想要的故相当满意。

    对着男的像哄小孩说到,“你叫什么名字呀?”

    男子摸摸头想了半天支支吾吾说到:”我叫,,,,叫廖启海。“说着拍拍自己的脑袋”我的头这是怎么了,什么也记不清了,模模糊糊的。“

    又对女的说:“这位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呀?”

    女的看了看白衣郎君说到:“对呀,我叫什么名字,要不你给我说一个。“

    这样的回答,显示她已经有些痴傻状态,看来药物给她吃多了,才有这样的症状。要想解决目前这种状态,就必须给她服用解药,不然,她定会变成痴呆。

    说到:“守卫,让你们岳寨主过来一下。“

    岳海很快就来了,见到白衣郎君说出什么事了?

    白衣郎君把女孩的情况说后,岳海让人煮了蛇头草。

    药水煮好也得一个时辰。

    白衣郎君觉得,应该抓紧机会问其原因,幸好男的还是半清醒状态。

    哄骗问到:“我记得你不是这样的模样呀,你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男的犹豫一下说到:“是吗?你认识我?”说着想了想“对了,我记得有个人给我做了一次手术,就因为这个原因,我休息了整整五天呀。”

    这样的消息,无疑告诉了自己,他们是被整容了,怪不得有大批的冒充者,这下,有解释了。既然是被整容了,看来这个整容之人的确厉害,不然,不会以假乱真。那么,这个人又会是谁?按这么高超的仪容术分析,看来此人绝不简单。

    这个时候,药汤已煮好,给女的服了下去。

    岳海说到:“服了解药,她就会立刻清醒,到时候,她会产生轻生的念头,那时,可就不好办了。“

    白衣郎君看着廖启海,琢磨了半天说到:“她不会的,因为,廖启海已经把秘密告诉我们了,她死,也是白死。”

    说这番话,白衣郎君也是在赌。

    女子慢慢的清醒了过来,见到众人立在面前,自己又是被囚困,想来,已被他们捉了。想想这样的结局很是后悔轻信了岳海。看到白衣郎君,以为是廖启海,刚要说话,又见身旁还有一人,一样的被控制,仔细一看,身边躺着的才是廖启海,不由惊讶,看来,自己被真的白衣郎君抓获了。看了像傻子一般的廖启海说到:“你把他怎么样了?“

    白衣郎君说到:”没怎么样,只是让他老实而已。“

    这样做的目的,无非就是想知道其中的秘密,越是想知我就偏不让你知,急死你。

    “你休想从我们这里得到一点消息。”说着就要破毒药包,狠狠的咬了下去,牙齿都快要咬掉了,但是毒药包没被咬破,这才感觉毒药包不见了,细细想想明白了,他们把毒药包取了,于是又要开始咬舌自尽。

    白衣郎君早有准备,在她稍加犹豫之时,一根小木棍飞了过去,扎向她肩头的肩井穴上,让其失去动的知觉。

    待女的不再挣扎,算是控制了,放心的说到:“其实,你的同伴已经招供了,你死与不死,对我们来说已经毫无意义,只是怜悯你,因为,你也是一个无辜受害者,所以,制止你自寻短见。你不要以为离开你,我们就不知道你们的计划,真是太高估自己了。说说吧,叫什么名字?对了,不妨告诉你,你的同伴叫廖启海。”

    原以为,随着自己的离去,秘密就会被永远的沉埋,没想到,这个家伙这么的狡猾,怪不得,宫主跟他玩这么大的一个游戏,处心积虑的借武林人士的手将他除之,原来,他是宫主心中一直担心的对手其一。

    想到这一点,自己觉得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了。因为他已经晓得其中的隐情了,再是守秘密,以死要挟,他们也不会为之一动,更不会再追问自己,也罢,告诉他也无妨。

    “我叫牙玉,是逍遥宫的死士。”

    这样的回答,白衣郎君彻底的明白了,看来,对绿凤的误会太深了,可是怎么也想不通,他们冒充绿凤的目的又是为何?想问牙玉,想来她也是一无所知,毕竟,她只是一个棋子而已。

    想此,上前解了穴说到:“你可以在此呆着,可保平安。”说后走了。

    来到大厅,温笑佳问,事情怎么样了?

    白衣郎君说到:“据他们交代的信息可知,他们都是被一个高人仪容了,只是不知还有多少这样的冒充者,想想就让人头疼。“

    温笑佳安慰说到:“别急,慢慢来,事情总会有答案的。”

    “既然得知了情况,那么,解决此事就在眼前了。好了,不要那么悲观了,看,现在都是辰时了,我建议,我们好好的去享受一顿早餐如何?”奉峰为了给大家减压,于是提出这样的建议,让大家的心情稍稍平息得到一定的正常化。

    大家也知奉峰所意便都依了他。

    早餐没有什么,很是平淡,只是米粥加两个小菜而已,但是,白衣郎君吃的可是相当香甜。

    岳海问:“白公子,接下来,该如何进行。”

    白衣郎君想了好多,要想解决此事,就得找到源头,只有这样才能彻底的解决此事。

    “解铃还须系铃人。”

    大家明白了动向,但是这样行动极其危险。

    “这样做太危险。”岳海担心说。“要三思啊。”

    白衣郎君已经做好了部署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温笑佳看看白衣郎君的气色,心中已是有底,说到:“看来白公子已是胸有成竹啊,我们不必担心才是。说说吧,你如何盘算的。说出来让大家一起高兴高兴。”

    白衣郎君笑笑说到:“由于他们的缘故,我也是深受启发,既然他们这样,那我何不照猫画虎,将计就计,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岂不乐哉。”

    “此计甚好,好个妙哉。白公子果然谋略过人,令老夫佩服。”温笑佳相当赞同此开口赞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