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剑停止比试,无疑破碎了自己想要的结果,真是可气,但想不通这是为什么,不得而知,心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目的是什么,真想问个缘由。但是,这样做会是局面僵硬,到时,真会成冤家。

    想此说到:“既然独孤宫主不想比下去,那我就听您的就是了。”

    “好,义总管做事总是这样的痛快,好。”

    对于独孤剑的做法,义泉难以理解,没能达到目的心中自然难受,语气质问说。

    “现在我们不比武了,接下来,做什么?你来的意图,不就是为了和我比武吗,难道,您的到来,就只是跟我切磋不成?”

    面对猜疑,独孤剑只能忍着而不能说出停止比武的原因,目前,只能说出来此的目的了。

    原本来此,借机以自己的武功压制这家伙,没想到他的绿魔大法已达顶峰,让自己一时不能再比下去,否则,定会丢人现眼。而今,胜负没定,看来,想控制义泉谈何容易,不过,只要好好利用公孙雯这个丫头,想来,定会将此人捏在手心里。

    “义总管的质问,让我心生疑问,实话告诉你吧,来此,不是为了和你比武,而是另有隐情。”

    义泉迷茫了,一时不解其意,细细想想独孤剑的话,觉得话里有话,说到:“是什么隐情?”

    独孤剑觉得不易将实情就这样直接的告知与他,而是旁敲就好,希望他能理解其中的意思。

    于是看着公孙雯说到:“你娘子长的可标志了,不知是谁家的姑娘呀,这么令人心疼。”

    义泉不想独孤剑的话意,而是觉得独孤剑在夸自己的娘子,表示欣慰。说到:“多谢独孤宫主的夸奖,不错,内人的确长得标致,这也是大家一致公认的美女。”

    独孤剑没有听到义泉给自己想要的结果,显得不高兴,但在脸上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说到:“不错,是个美人胚子,只是可惜,,,,,”

    他在可惜什么?为什么不把话说的明白,这又意欲这什么意思?

    “义泉迟钝,还请独孤宫主说明白一些好。”

    独孤剑无论是怎么样提醒,义泉就是不能把问题转移到公孙雯身上,心里直骂,你这个楞怂,真是一个有勇无谋的家伙。有心提醒吧,公孙常胜定会一百个不愿意,看来此事就的从长计议了,可是,这样一来,与义泉合作的计划就会搁浅,这样,一统江湖的宏伟目标又不知推迟多久。不由得看看公孙常胜又看看义泉,不知如何做才是最佳上策。看看他俩,对自己统治江湖定是必不可少的助手,可如今,自己真的难以割舍哪一个。想了好久,没有一个良计可实施。

    “奥,没什么。”

    独孤剑欲言又止,不肯说出实情,但是他为什么要提到公孙雯,这又是何意?要是按他看公孙雯的那一刻分析,他是不是知道了公孙雯不是失忆,而是被我抑制了。要是这样看,那么,独孤剑是公孙常胜请来的帮手?嗯,应该就是这样。想此,义泉狠狠的看了公孙常胜一眼。原本想着,此事就这样下去,好歹他是公孙雯的父亲,没想到给脸不要脸,还请别人来对付我,好,既然如此,那我义泉奉陪到底。

    公孙常胜看到义泉的凶光,觉得他已经晓得独孤剑是自己请来的,这下糟了,要是独孤剑不能将他制服,今后,自己的处境可就岌岌可危了。心里多么的希望独孤剑能有办法克制这个家伙,禁不住的,眼神看向了独孤剑。

    见到公孙常胜祈求的目光,自己心里怎是不清楚他的意思,觉得还是实话实说,但是,也不能名言,点到为止。

    说到:“义总管,我问你个问题,可否?”

    “当然可以,请讲。”

    “你说,一个人要是被控制了好久,突然一天她得到了解放,你说,她第一件事会做什么?”

    说这话眼睛却是直直盯着公孙雯。

    公孙雯不知道他这样看自己是为了什么,也不知道他的话意所指什么,因为,这个问题根本跟自己不挂钩。只是看着义泉要说什么。

    义泉细细琢磨话意,越想越是觉得此话说给公孙雯听的。难道,他是暗示,他要替公孙雯解毒?想到这一点,义泉心里一惊,要是那样,岂不,我的计划就意味着失败。想此,绝不能让他的阴谋得逞。有了这样的事件,都是公孙常胜这个家伙一手造成的,心里想着,待我解决了独孤剑,再收拾你。可是,想的容易,怎么样做,才能让独孤剑坐视不理?他这样做,无非是要好处,即是这样,何不与他合作,要是与独孤剑合作,那么,何愁天下不得。

    想此说到:“被困的野兽,一旦被放出,定是兽性大发,原本没有脾气,在那一刻,也是凶残无比。独孤宫主,有什么话,不妨直说,有什么事,不可以坐下来慢慢协商呢?”

    等了这么久,要的就是这句话,终于说出来了,看来这个家伙并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笨。

    “也许,我们想的都是一样的问题,只是区别为人处世罢了。既然义总管有这个兴趣,那我们就找个地方好好谈谈如何?”转身向公孙常胜说到:“如果公孙教主有兴趣,也可以参与其中的。”

    公孙常胜对独孤剑的提议好无兴趣,请的他来,原本是为了解除危机,然而,他们却是臭味相投,如今又是勾肩搭背,看来,救得雯儿的计划算是倒闭了。如今,请来帮忙的人却成了别人的帮手,想想就来气,真是愚不可及,怪自己想事单纯了,才有这样的局面出现。面对独孤剑的要求该如何应答?要是答应了,那就意味着彻底放弃对公孙雯的营救,要是不答应,那么,迎来的便是生不如死的界面,到时,公孙雯也会受到一定的摧残。想到这样的结局,公孙常胜只有暂时的和他们狼狈为奸,来保护自己心爱的女儿。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