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郎君扶着百变手走出了小房子,来到外面的门口,按下机关,门被打开。随着门的打开,外面的情景让白衣郎君和百变手大为惊呼,他们的去路已被红衣女子堵死了,手中拿着长剑正虎视眈眈。

    面对她们,白衣郎君根本不会顾及什么,对付她们根本无需忧愁,于是和百变手潇洒的走出了门口。

    百变手虽是武功尽失,但是走路还是如常人。

    白衣郎君看了她们一眼说道:“你们来的也太快了,瞧,人还没有带走呢。”

    “废话少说。”此女子就是白衣郎君在外面遇到的那个,她盯着白衣郎君看了一时明白了其中的原委说道:“算我大意了,没有认出你,让你在此胡作非为了。只要你把此人留下,我可以保你一条性命。”

    他这样说,分明就是弥补自己的失职之责,不错,只要将百变手抓住,自己的责任就会即刻消失,便会得不到宫主的责罚了。另则一个原因,就是,面前的这个人他是真的白衣郎君,武艺肯定是一流的,不然,宫主不会大费周章的一心将他致死。

    白衣郎君明白她的意图,当然了,一定不会让她得逞的。

    说道:“你觉得可能吗?”

    这样的回答,另自己小看了白衣郎君,看来今日要与他拼死一战了,说道:“给我格杀勿论。”

    随着一声令下,近百的红衣女子挥剑而来,她们里三层外三层将白衣郎君和百变手围的严严实实水泄不通。

    面对这样的局势,白衣郎君毫无恐惧,而是一个劲的注视着她们的一举一动。同时,在脑子里面已经构成了一副出走的模式,这个模式,不是大开杀戒,而是待她们临近时,借她们的肩膀一用,也就是从她们的头顶踩出一条路给自己走。

    近百的红衣女子,战线很长,待她们汇聚一起时,意图将白衣郎君围困,不料,正中了道。白衣郎君觉得时机已成熟,瞬间,拉着百变手就地弹起,踩着她们的头颅很轻松的跳出了包围圈,向门口跑去。

    他的速度惊人的快,就连百变手也是在心里赞叹。

    守门的见是廖启海像风一样跑来,还不等明白过来。白衣郎君已经到了他们跟前,看到百变手,这才明白过来,可是已经晚了,白衣郎君已经即逝而过了。

    在后面追赶的红衣女子们见到守卫没加拦阻骂道:“你们是干什么的,怎么不关门阻止?”

    一守卫说我们以为是廖启海,就,,,,

    红衣女子们一刻也没有停止追赶,因为,她们知道,人跑了就意味着犯下了失职之罪,那是要受很重的责罚的。

    就在此时,独孤剑从长生教赶了回来,见到这幅阵势,看来发生了大事。问守卫,发生了什么事?守卫将实情告知后,独孤剑骂道一群废物,但是,百变手绝对不能让他逃走,否则,事情就会败露,于是追了上去。

    白衣郎君拉着百变手一刻不能停歇,否则,就会被追到,可是,短时间定会无事,要是时间长了那就不行了。百变手很清楚这一点,说道:“白公子,你把我放下,这样,你就可以躲过他们的追击了。”

    “不行,要是将你放下,那就不会独闯红霄了,再坚持一会,我相信,她们就会被甩远的。”

    不错,要按常理,的确是这样,但是他们没有预料到独孤剑会追之而来。

    独孤剑挡在他们面前说道:“挑的时候倒是不错。”

    见是独孤剑,白衣郎君停止了前进,他们所处的位置正好是一个平台,平台两面都是一马平川,唯有一面不见路面,这说明右一方向是悬崖峭壁。左方和前方已被独孤剑的人围堵了,剩下的就是右方了,那么,唯一逃生的路线就是在右方。怎么样才能实现这个计划呢,这使白衣郎君想了好久。

    独孤剑见到白衣郎君不啃声,想来,他定是对自己的突然到来镇住了。

    “没想到吧,我会来的这么巧。”

    听到独孤剑的话,再见他那嚣张气焰真想把他一剑刺死,但是,这也只是个想法,摆在面前的首要任务,是怎么样才能安全离开。

    “的确没想到,但是,就你,今天想拿下我们,你别想。”

    独孤剑仰头大笑说:“就你也能摆脱我,真是自不量力。受死吧。”说着施展功夫攻了过来。

    为了能顺利的跳下山崖,就得与独孤剑拼死一战,才能赢得机会。

    拔剑挥动,剑法如洪,击向独孤剑而去。在拔剑时刻,嘱咐百变手冲向山崖边等待时机。

    独孤剑的幻影大法功忽有忽无,飘无定所。要是前一段时间,自己定是看不清独孤剑的位置,而今,随着子爵剑法的习之,内功增进不少,虽是独孤剑速度再快,虽是完全看不清具体位置,自己也能估摸到独孤剑的来袭方位。再加乌金剑的威力,独孤剑的幻影大法一时不能打败自己。

    过了几十招后,独孤剑对白衣郎君的剑法很感兴趣,奇妙的剑法使自己躲闪不急,在心中极为佩服。攻了几十招都没有占到便宜,心中又喜又恨。喜的是,终于遇到了可以与自己比上几招的人了,恨得是,不能即刻将对方擒拿。

    故退到一边说到:“几日不见,真令人刮目相看呀,好,好。这么奇妙的剑法,应该不是阁下所创,敢问,是出自何人之手?”

    看来,独孤剑没有领教过子爵剑法,是告诉他还是不让他知,见的今日他对剑法不熟悉的样子,就算让他知道了他也不会一时破了剑法。

    想此说到:“告诉你也无妨。听过玛子吗?”

    “玛子?”

    听到玛子,独孤剑大为吃惊,玛子早已死去十年有余,他这么年轻怎么会认识玛子,难道,,,玛子还活着?

    不会,怎么可能,当时他身中剧毒,再加自己的一剑穿心,虽然是跳崖逃走了,按受伤程度分析绝对不可能存活的。那么,这小子所提玛子又意欲何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