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空气的识别,判断出地面就要到了,该是做好着陆的准备了。瞬间挥剑,划在山体上,这样,就可以减轻下降的速度,由此,就可以慢慢着陆。果然,效果不错,随着一道紫色剑光在山体上划着,速度慢了下来。

    百变手说道:“白兄弟这招奇,佩服。”

    白衣郎君好不谦虚的说道:“我这一招也算是独孤剑老贼教我的,在我取得玛子这套武功绝学时,玛子的武功里有提示,关于怎么样下的山崖。我就照玛子所示,跳下了深渊,不想,真的成功了。不然,我不会逃出山洞的,要是没有此招,想来,饿也会把我饿死。”

    百变手明白了,为什么白衣郎君要他往山崖处走。

    就在他们谈话间,地面的物体已经进入眼球。

    白衣郎君挥剑,又是一剑横划山体,让速度慢了下来,接着,就是寻找很好的落脚点。好在山体渐渐延伸成斜型,也就是延伸在了他们的脚下了,这样,白衣郎君先是用剑劈下,将山体岩石劈开一块,借力碎了岩石的蹦起,顺势踩到上面,借着它的力往下降,待离地面几米高时,在跳下岩石,这样就可以安然无恙的着地了。着地后,收起剑,然后看看没有尽头的山崖,说道:“真是一次大经历。刺激。”

    百变手举起大拇指说道:“白兄弟武艺卓绝,堪称一流呀。没想到,你是玛子的入室弟子,看来,你会完成他的遗愿的,重振余角一派完全胜任。”

    白衣郎君叹口气“只是不知道,余角一派,在什么地方,具体位置在何处,真的是摸索不透。”

    “若大个余角一派,你尽然不知,真是枉费玛子的重托了。”

    白衣郎君忙解释说道:“四恶人只是随口一提,至于真正的地方我们谁都没有去过,我这样说,并不是,忘记了,而是,余角一派那个地方太隐秘了,我怕,找不到,所以,,,,,”

    “原来是这样。不错,我们谁都没有去过,不过,我相信,有人定会去过余角一派。对了,玛子没有提起此事吗?”

    “没有。”说着话倒是想起一人,就是付一卓。曾听他提起过,他与玛子经常切磋武艺,想来,他定会知晓其地址。

    不过,现在还不是找寻余角一派的时候,而是去往长圣教,救得公孙雯才是最主要的。

    想此说道:“前辈,你的伤势能不能自行恢复?要不要我来帮忙。”

    百变手说道:“现在情况复杂,还不清楚老贼给我吃的是什么,待搞清楚给我吃了什么毒药后,我再要你帮忙。要是搞不清楚是什么毒药,你贸然用功,我怕适得其反。所以,待摸清楚后再对应。”

    要想搞清楚此毒,那就得找到毒圣,要是没有毒圣的亲自瞧看,恐怕难以变白。

    “要不前辈去找毒圣吧。”

    “毒圣?恩,听过她的威名,只是不知她现在何处?”

    百变手听过毒圣的奇迹,堪称扁鹊,华佗在世,当然相信白衣郎君的提议。

    “毒圣前辈就在滁州。”

    百变手心中高兴说道:“你见过?”

    白衣郎君肯定的说到:“是的。”

    “那我们去找她吧。”

    白衣郎君听到这个问题犹豫了,要是这样去,公孙雯就多受一天苦,可是,不陪百变手前去,又怕他被红宵的人抓到,到头来,又是一场徒劳。想到这一点,说道:“好,我们立刻去。”

    红宵的人很快就来到了现场,但是没有见到任何的线索只好回去复命了。

    独孤剑很是生气,要是百变手逃生,那就意味着自己的计划彻底失败了,但是他不认输,想了想,让人把绿凤叫了回来。

    绿凤对独孤剑的行为,由衷的不解,虽然自己私自放走对手,可是,他们都是没有犯下该死的罪责,罪不至死,因此,自己的所做是正确的。或许,在宫主的立场上分析,自己可能是错误的,即使是这样,也不会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是错误的。

    见到独孤剑见礼问安。“宫主万吉。”

    独孤剑看了绿凤一眼,心里感到暖和,因为,她没有随白衣郎君一起出走,就凭这一点,在心里是非常高兴地,但是在脸上的表现,却是严肃阴冷的。

    说道:“这些日子反省的怎么样了?”

    绿凤觉得自己根本没有错,所以根本没有什么可反省的。

    说道:“宫主,这些日子我每时每刻都在反省。”

    独孤剑奥了一声,“说来听听。”

    “在我认为,做什么事都得分个清楚,否则,就是乱杀无辜,草菅人命了。所以,我觉得我的所作所为没有什么可纠正的。”

    绿凤的回答,气的独孤剑差些吐血,原本以为经过这些日子的关闭教训,会让她明白,不要感情用事,应该分出敌我,她倒好,敌我不分,现在还来个事情的清晰度,要是这样理解,看来这个家伙再是关上一个月也是这样的心态。想此真的想出手杀了她,不然,迟早会坏了自己的大事。

    心里是这样的想法,可是在脸上,没有漏出一点恨意。

    说道:“原来你是这样的理解。不过,有一点我有必要提醒你,那些人可都是毁我红宵的,我希望,你能善恶分明。”

    “宫主之言,绿凤铭记在心,只要他们敢做毁我红宵之事,绿凤便会拼了这条命也会与他们周旋到底。这点,还请宫主大可放心。”

    看来,这丫头就是这样的性格了,要是再把她关起来,想来,也是无济于事,到时,不但不能改变什么,说不定还会引起他的反感。罢了,还是慢慢的教育她吧,要不是,雨荷为她求情,坏我大事者,定会让她不得好死。

    “这样就好,不过,我觉得还是有必要提醒你一下,你的行事风格,我有些不大喜欢,希望你能改改。”

    绿凤没有回答独孤剑的话,因为,自己很清楚他的话意,但是,要让自己滥杀无辜,自己是万万做不到的,他的意思,说来说去就是让自己大开杀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