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他的要求,自己万不能做的。如白公子这样的人也该死吗?要是这样理解,那么,全天下的人都是该死的。

    想想白衣郎君对自己所说的话,仔细想来,独孤剑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拉黑自己在江湖上的人品,无形中,将自己塑造成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想到这样的局面,在心里,不由的开始恨起独孤剑。可是,自己从小就把他当做自己的父亲,虽然母亲说,自己不是他的亲身女儿,但是也是他一手拉扯大的,这份恩情堪比天大,无以为报。真要是背叛他,岂不是恩将仇报。不过,他的为人处世心狠手辣,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要是顺着他,完成他想要的,那么,自己就要沾满无数人的鲜血,到时,自己就会是一个真正的女魔头。要是不顺着他,自己将会被关起来,无休止的被囚禁。想到这些厉害关系后,绿凤觉得,宁可被关起来,也不能滥杀无辜草菅人命。

    说道:“多谢宫主提醒,我会改的。”

    这样的回答,内在的含义深刻,不过,独孤剑听起来却是顺耳。

    “既然有所醒悟,那么,从今日起,恢复你的职位。”

    原本想着他会大发脾气,又会将自己关起来不给饭吃,没想到,他的态度大转弯,这是自己没有想到的,不过细想,他这样做,一定不是真的放弃对自己的改造,那么,他是隐藏着怎么样一个心态呢?或是他就没有理解自己的意思?

    一时不得其解。

    不过,他将自己放出,一定深藏原因。

    “多谢宫主。”

    “把乌金剑拿来。”独孤剑命人取回了乌金剑交给了绿凤说道:“但愿我的决定是正确的。”

    绿凤接过剑,心里多么高兴,见到乌金剑,就像见到自己的亲人一般亲切。左看右看,百看不厌,看它变样了没有。

    独孤剑说道:“最近,把你关起来,我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希望你不要往心里去。”

    听到独孤剑向自己解释,在心里那是一种多么温馨的感觉,原来,他并非冷血,而是一个慈爱之人,虽然他没有要求自己承认是他的女儿,可是,十六年的养育之恩,自己已经将他视作父亲了。虽是这次把自己关起来,也不能说明他就是心中阴暗,看来,他还是关心自己的。

    “怎么会呢,宫主这样做,完全是为了我好。”

    独孤剑阴暗的笑了。

    笑声落说道:“你理解就好。接下来,我要交给你一个任务。”

    听到任务,绿凤不由得紧张起来,莫不是让自己去屠杀无辜吧。

    急问“什么任务?”

    “把人带上来。”

    过了一会,逍遥一郎随着一红衣女子走了进来,抱拳见礼独孤剑:“属下参见宫主,宫主万福。”

    见到是白衣郎君走了进来,绿凤一惊,难道,他们被抓了?但,见到他向独孤剑行礼,一时明白了,他就是被仪容过得冒牌白衣郎君。

    看貌相还真像,根本不能分辨真假。

    说道:“宫主,他是?”

    独孤剑犹豫了,不知道,是告诉她真相还是有所隐瞒,既然让她们一起执行任务,就不能有所隐瞒,可是,要是告诉真相后,就凭她的性格又会胡乱猜疑。现在,还不知道白衣郎君有没有将外面的事情告诉她,要是告诉了,就的些许担心。

    “你可知道他是谁?”

    绿凤当然不知道了,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有了这一层理解,分析,他这样问,分明就是一种试探的口气,看来,他是想知道,我知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要是这样理解,那么,他是在怀疑,我和白衣郎君有没有接触,即是这样,我就不能说出实情。

    “他不是白衣郎君吗?宫主,难道,,,,,?”

    独孤剑听到这样的回答显得很轻松,看来,他们并没有多说什么,无所忧虑的说道:“我就随口说说,不过,他不是白衣郎君,而是逍遥一郎。”

    “逍遥一郎?”

    绿凤迟疑了,既然是逍遥一郎,他怎么还这样拜见独孤剑,莫非,他已经投靠了逍遥宫。

    “是真的吗?”

    “不错,他就是逍遥一郎。不过,他今后的名字依然是白衣郎君。刚才我也说了,让你完成一项任务,现在,我就来告诉你。”

    “以我的判断,派往中山寨的人,已经被抓了,要不然,白衣郎君不会亲自赶来红宵的,以防万一,我要你们去把他们救回来,要是不能将他们带回来,那就想法把他们就地处决,绝不能留下后患。明白了吗?”

    听到任务,绿凤几乎崩溃了,好的一点是让自己去救人,也罢,想此,答应了独孤剑。

    “何时启程?”

    “越快越好。”

    绿凤领命和逍遥一郎走了。

    见绿凤走了,又命人飞鸽传书逍遥宫,让尹馨刀客一伙带人执行任务。

    滁州街道上,红衣女子们一队一队的,虽然,只有十来个,可是那个阵势及其有序,不愧是训练有素的死士。

    见到这些丫头片子,付一卓就是一顿心酸。要是在平日里,自己定会骂这些姑娘心狠手辣,又不知廉耻,自从在无牙山事件经历后,对她们的态度那是三百六十度急转弯。有心上前劝说他们一番,说,她们的父母都在家里盼着她们呢,可是自己不能这样做,这样的条件也不允许他这样做,因为,只要自己接近她们,定会被认定为侵犯者。因此,只有在心里为她们祈祷快些醒悟。

    看着远去的红衣女子,付一卓也就不再想她们的事,而是想着白衣郎君在滁州的那个隐秘的地方。好在有所提示,在滁州的东南方,便走了过去。凑巧,有一队红衣女子也向东南方行驶,原本自己的速度很快,无奈,只好尾随她们而行。

    来到一片树林,红衣女子们全部坐下休息了。

    领头的说到“这就是宫主所说的地方,大家仔细找找,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听此话,她们也在寻找线索,只是不知道,是什么线索。要是按白衣郎君的说词,可以肯定,她们也在找寻华玲玉的秘密基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