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每提及公孙雯,自己都是无比的伤痛,无时无刻的想法相救公孙雯于水火之中,可是,自己的武功有限,一时无法不能把公孙雯救出,这是自己莫大的耻辱,闻得华前辈有意前往,看来,便有机会救得公孙雯了。

    说到:“华前辈,你何时启程长圣教。”

    华玲玉明白白衣郎君的意思,可是自己走了,无己老人他们又有谁照顾,虽说他们的病情稳定,可偶尔还有突发事件,怕他们不能应对,

    说到:“恐怕这个意愿现在还不能实现,因为,无己老人的伤势还没有完全稳定,这个阶段可是最危险的。”

    白衣郎君又一次失望了,是呀,无己老人他们也是很重要,千万不容忽视,稍有差吃,后果难料。

    此时,百变手的脸色渐渐青暗了下来,觉的脑袋有些晕,几乎,整个身体没有了支持,瞬间瘫倒了在地。

    白衣郎君赶忙扶起百变手,叫了几声都没有反应。

    华玲玉拉起手腕号了脉,见心跳或有或无,时而起伏不定,再看他的脸色分析,应该是中毒的表现。

    说到:“你在红宵遇到他时,有什么表现?”

    白衣郎君想了想说道:“也没有特别的症状,就是一点力气也没有。”

    华玲玉考虑了一下,他应该是让独孤剑下了毒药,而这种毒药是慢性的,无色无味,放在饭菜里还能增进饭菜的调味,让饭菜更香。每天都得吃,不吃就是这样了,吃时是解药,但也是毒性在加大。随着毒性慢慢加大,到了一定的时候,便会毒发身亡,无可救药。要是按现在的症状分析,毒性应该还有的解。于是拿出解毒丹给百变手服下了。

    白衣郎君:“华前辈,他这是中的什么毒?”

    “要是分析不错,应该是三叶草,但就是三叶草,也不会是这样的表现,应该还有其他成分在里面,至于是什么,我还不能一时得出结论。看来,还的请毒圣过来一趟。”

    白衣郎君刚要说请的毒圣,但是不知怎么开口,要是直接说,又怕华前辈有所误会,此犹豫不决,没想到华玲玉自己说出了,真是太好了。要是这样,那么,无己老人他们就有人看护了,这样一来,华前辈就有机会赶往长圣教,那自己,就会随之。

    迫不及待的说“华前辈,毒圣前辈在何处,我去请。”

    华玲玉微笑说道:“我也想让你走一趟,但是,你真的不能去。”

    白衣郎君不明白“为什么?”

    华玲玉犹豫了一下“日后你就知道了。待会,百变手就会醒来,然后让他多多饮水就是,我这就去请的毒圣过来。”

    既是华前辈有意隐瞒,看来必有原因,既是如此,只能随之她意。

    此刻的天空快要落幕了,因为,夕阳西下,只是一片红光露出。

    付一卓东张西望还真找到这了,见到一间很大的房间,便想,这是不是白衣郎君所说的那个秘密基地。要是按他的外形判断,应该就是,于是大步的走了过来。

    推开门,扫了一眼,没有见到白衣郎君,心里疑惑了,这小子是不是没有来。

    欢乐七身见到一个陌生的人推门查看,以为是红宵的探子,都精神倍至做好提防。

    颜果卿严肃问“你是干什么的,有事吗?”

    付一卓看到里面的气氛,觉得不对劲,因为,白衣郎君没有说过这样的场景,看来,走错地方了。

    “没事,走错地了。”

    说着转身就要离开。

    白衣郎君扶着百变手,听到付一卓的声音后,高兴的放下百变手,起身说到:“付前辈,你来了?”

    付一卓听到白衣郎君在和自己说话,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是不是自己想小子,这是一种反射条件,刚想回头再看看,罢了,要是小子,他怎么会不出来呢,于是向前走去。

    白衣郎君见付一卓没有反应,即刻跑了出去,见到付一卓已经跑出了五十多步,忙叫喊:“付前辈,你去哪?”

    这次没有听错,不错,就是小子的声音,转身望去,真没有令自己失望。

    走了回来说到:“我还以为你不在呢。”

    “付前辈,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这不是你告诉我的吗?”

    “我?”

    “对呀,你一天到晚提起这里,我想,你应该就在这里。对了,你没去长圣教吗?”

    白衣郎君很失落,说去了,差些丢了性命。

    这是怎么回事?说详细点。

    白衣郎君把实情相告,付一卓愤怒说,“义泉,我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欢乐七身走了过来见礼付一卓。

    白衣郎君相互介绍。

    颜真卿说到:“付一卓大师,你的威名可震江湖,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令我等佩服。”

    其它的人也是相互问好。

    白衣郎君说到:“付前辈,残叶门的事可有了交代?”

    颜果卿沏了一碗茶端了过来说到:“付大师走了一天的路了,想必已是劳累,来,先喝碗茶,解解疲劳。”

    付一卓接过茶,一口气,毫不客气的饮完了说到:“不好意思,我真的是渴了,还有吗?”

    “有有。”

    颜果卿又端了一碗茶过来,给了付一卓。

    付一卓喝了一口说到:“都有了交代,你就放心吧。”

    颜果卿不明白的问:“这又是什么情况?”

    付一卓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听的欢乐七身精精有味,真的是过瘾。

    颜真卿说到:“白公子,下次出门把我也带上吧,听你们的事迹让我心动。”

    “好呀,只要你不怕危险就随我来。”

    “好。”

    此时,百变手慢慢的睁开了眼睛,颜果卿一直在关注着,见他醒了说:“白公子,百变手醒了。”

    听是百变手,付一卓一惊,呀,这个家伙也在这啊,真好,正想找他切磋武艺呢,不想在这遇到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呀。

    “他人呢?”

    “在这里躺着呢。”颜果卿回答。

    这是什么意思,付一卓不解问道:“小子,他是怎么了?死了吗?”

    白衣郎君摇摇头,“没有,是中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