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是解决绿魔大法功之毒用的草药,白衣郎君信心备置。(书屋 shu05.com)要是有的解药,谁还怕他那个鸟功,那么,公孙雯就彻底有的救了。

    “毒圣,我愿意去往仙画岛寻得药草。”

    “此去仙画岛,路途遥远,又是大风大浪,并不是你所想的那样,一马平川,你可要想清楚。”

    “我想的很清楚了,只要能将绿魔大法的剧毒解去,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我都的去。”

    看着白衣郎君诚恳的样子,毒圣也就不再拦阻,说到:“那好,我祝你一路顺风马到功成。”说着拿出一块手帕“这是我一路走访得来的去往仙画岛的路线标记,虽然里面存在着误差,但精准度还是可以信赖的。”

    听是一路颠簸又危险,付一卓觉得刺激,那么就有的好玩,既然好玩何不寻求刺激一番呢,忙说:“我也去。”

    白衣郎君说到:“玩不是这么个玩法,前辈,我是去冒险。”

    “越是这样,我越的去。”

    绿凤和逍遥一郎匆匆赶往中山寨执行任务,一路上,逍遥一郎都是沉默寡言,从来不说一句话,而且,神经紧绷,一点都不是当初相救时的那个逍遥一郎。看看他的模样,就跟死人的表情没有任何区别,这是怎么回事呀?

    行了几天的路程,也是累了,说到:“逍遥公子,坐下来歇歇吧。”

    逍遥一郎只能是听从是与不是,嘴里从不多言语半句,看来,他定是受到了控制。

    还在分析此事,对面来了一波人,他们是崆峒派黎别合一伙。

    黎别合见到绿凤怒言说到:“妖女,没想到你在这,真是太好了。”

    绿凤没有见过这些人,但是想想白衣郎君的话,也就不觉得莫名其妙了,起身说到:“我想各位误会了,我不是你们要找的人,我没有见过你们。”

    “放屁,杀了我们那么多人,竟然一声说没有见过我们,你说多么的可笑啊,分明就是抵赖,大家上,把她千刀万剐,为死去的师弟们报仇雪恨。”

    他们虽是人不多,但是报仇心切,也就不顾那么多拼尽全力,十几个人一拥而上。

    见到这样场面,公孙雯很清楚,绝不能还手,要是动手,自己的清白将是无法清洗。

    说到:“你们听我说,这是误会。”

    黎别合那听这些,他只知道那个脸面就是如此,绝不会有什么误会的,便举刀杀之。

    虽然绿凤有意避让,但是,在一旁的逍遥一郎却是大开杀戒,他的任务就是保护绿凤的安全,要是有人侵犯绿凤,他会毫无顾忌的出手攻击。

    黎别合的十几个师弟,武功根本不堪一击,就连绿凤的跟前都没有进去,就被逍遥一郎砍伤了。而且出手毒辣,毫不留情。

    既是绿凤出手拦阻也是无济于事,因为,他这一个多月受了严格的训练。无情无义,不知你我,这就是他现在的为人处世。

    黎别合见到逍遥一郎出手狠毒说到:“原以为,不是你所为,没想到,这全是你一手策划,算我瞎了眼了,相信你的鬼话。你给我记住,今日,我技不如人,杀不了你,有朝一日,我定会取你项上人头。我们走。”

    此刻,绿凤真正理解白衣郎君当时对自己的那番话的意思了,可是,自己是逍遥宫的人,怎能做出背叛宫主之事,既是宫主有意这样安排,自己也不能背叛逍遥宫。罢了,不多想了,事情总会有个了解的。看看逍遥一郎,说到:“你没事吧。”

    逍遥一郎冷冷的说道:“没事,这是我的职责。”

    绿凤对他刚才的行动十分不满说到:“麻烦你下次行动时,不要擅作主张好吗?”

    逍遥一郎没有回答问题,而是一个劲的站立不动。

    看着逍遥一郎这样,绿凤心里也是很难受,真想让他清醒,自己在做什么,可是,自己心有余而力不足。

    不去想了,还是赶往中山寨吧。

    边走边想,觉得自己这样做是不是正确的,可是不这样做就意味着背叛宫主,要是背叛了他,那么,母亲可又遭罪了。

    就今天的事而论,分明就是伤天害理之事,有违人道,要是自己顾东顾西一步一步走下去,岂不是助纣为虐。

    想到这,她真的想回去,不去执行什么任务了。就算他打死我,我也无悔。

    想此止步了。

    又想想执行的任务,只不过是去解救人质,这个任务可以完成。

    来到中山寨,守卫以为是白衣郎君,又见他身旁一女子,仔细一瞧是绿凤,意识到被抓的绿凤逃了出来,紧张的叫道:“绿凤逃了出来,快来人那。”

    随着守卫的大叫,一大波人冲了下来,将绿凤逍遥一郎围了起来。

    见被围住,觉得还是有必要给他们解释一下,绿凤解释道:“我不是你们所抓的假的绿凤,而是真的。”

    “真的假的都得死。”

    中山寨的弟子们不听解释,而是蜂拥而上。

    绿凤想着,越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越是冷静,千万不能铸成大错,否则,真的无法解释了。

    还不等他思索完毕,一些暗器已从四面八方袭来,将中山寨的弟子们一顿好杀。由于暗器有毒,所以见血封喉。

    见到一片死尸,绿凤向四周看了一遍,但是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是什么人出的手?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原本中山寨的弟子们不会大打出手,这下倒好,各个真枪真刀刺杀了过来。

    有了这样的场面,逍遥一郎再不会忍受,于是挥剑大肆开杀。

    绿凤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样的事件,才能得到谅解。但是眼前,已经是尸骨磊磊,说什么都已经是无济于事,既是自己没有动手,那么,又有谁会相信,一个人站于此,而四周又是无别人,面前死这么多人,谁会说,跟自己无关。

    看着被逍遥一郎砍伤杀死的中山寨弟子,心里是多么的痛恨,叫道:“你给我住手。”

    逍遥一郎停止了行动,说到:“那我们撤吧。”

    目前,只有这样的选择了,别无他法。

    原本想着,能将人质安全救出,却不想来了个滥杀无辜草菅人命的现场,这叫自己以后怎么在江湖上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