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白衣郎君的歉意,不知接受还是不接受,要是接受,就意味着此事将会到此为止,要是不接受,自己就可以大打出手,说不定,就此可以报了仇。(书^屋*小}说+网)

    但是,白衣郎君的武艺绝非一般,岂是一招半式就能搞定,不过,灭门之事绝不能说他武艺厉害就此搁浅,岂不让人笑掉大牙。

    但是,如果强行,不但不能报仇雪恨,崆峒派上下几百余众,就会被他一人一举歼灭了。想想这样的结果,觉得还是稍安勿躁,冷静处理此事。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未晚。自己得想个好办法才能达到目的。硬来,定是以卵击石,既然武的不行,那咱就来文的。

    “住手可以,你的给我们一个交代。”

    白衣郎君想了想这个问题,觉得,解决此事,或许到了中山寨自然就会有答案。

    “你想要的答案,我相信,到了中山寨定会有分晓。”

    如今,不能将凶手绳之与法,真是窝囊,既是如此,但又能怎地,如今,也只能暂时的依他,待有机会伺机动手就是。

    “也罢,姑且再信你一次,希望,真有答案。”

    看来,黎别合算是答应了,只要事情有活动的余地,相信,就能把事情搞清楚。

    “谢谢你,给我这次机会。”

    付一卓见两方达成共识,在心里暗自高兴。因为,他相信白衣郎君的判断能力,到了中山寨一定能找出答案。

    想此说到:“既然这样,那我们事不宜迟,赶往中山寨吧。”

    一路走来,算是没有情况发生,但没有发现绿凤与逍遥一郎的任何行踪,看来,他们是回红宵了。

    来到中山寨,守卫见是白衣郎君,他们犹豫不决了,疑惑,他是白衣郎君吗?各个交头接耳。

    见此情況,白衣郎君明白了,上前说到:“我是真的白衣郎君。”

    没有见到女魔头相陪,就觉事有隐情,有了这样的理解,守卫们才放松了警惕。

    一人说你不是在懵我吧。

    一人说,我看不会。瞧,他两的表情明显有差别。一个脸色死板木然,一个肌肉活波自然,差异很大。我看,可信。

    守卫的观察另白衣郎君佩服,看他不到二十,分析事情还是满仔细的。

    说到:“既然你们有了辨别,我想,我们可以进去了吧。”

    可以可以。

    早有守卫通报了奉峰和岳海,他们一时不知该如何交代人质被处死的事。两人相互对视,希望对方能有好法子,但无良策。

    白衣郎君疾步来到大厅,早见岳海和奉峰于此,看他们的面色,想来,人质已经出事了,还是晚了一步。但是,经过要知道。

    见礼岳寨主,奉总管,说到:“岳寨主,我想知道,对手是如何做到的?”

    岳海叹口气说到:“是我们大意了,中了调虎离山计了。”

    接着将事发经过讲述了一遍,“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的。”

    大家伙明白了,尤其是黎别合,他特别关注绿凤和那个白衣郎君。

    说到:“不错,那个女魔头倒是不愿意出招,而那个白衣郎君却是剑法毒狠招招要命,幸好,我们防备还可以,再加女魔头制止白衣郎君不出狠招,所以,我们都只是受了皮外伤。”

    “看来,你们的述说,将事情说的一清二楚了,我想,有什么误会可以就此化解了吧。”付一卓听出了事情的其中含义,此事绝非绿凤所为,而她,只是个真正的被利用了的棋子而已。

    白衣郎君分析了事情的经过,一致认为,绿凤定是被逼无奈,她的理想,就是救出人质,而不伤一兵一卒,这样的结局是他想要的。尸骨磊磊,死伤无数,这样的局面她是深痛恶绝的。

    想此说到:“希望她日后能认清独孤剑的嘴脸早日脱离苦海。”

    现在做的只能是这样的祈祷了,自己也为绿凤的遭遇而同情。

    付一卓说到:“黎别合,你现在该相信白衣郎君是无辜的了吧。”

    黎别合算是清楚了,是自己误会了,可是,这样的场景搁谁谁都会这样的。

    说到:“对不起,白公子,都怪我。”

    白衣郎君对这件事豪不放心上说到:“没事,事情得到了解答,我也很开心。”

    奉峰和岳海由于刚才的一度紧张忘了问候随白衣郎君来的人了,要不是事情得到解答,还想不起问候他们。

    奉峰双手抱拳见过各位说到:“在下奉峰,是中山寨的总管,不知各位怎么称呼?”

    黎别合一伙开始了自我介绍,见过了岳海和奉峰。

    岳海说到:“没想到,崆峒派也被奸人迫害了,真是可恨。”说这话看向付一卓,按他的年岁看,应该是前辈类“对了,这位前辈怎么称呼?”

    付一卓看着岳海,但没有回答。

    白衣郎君知道付一卓的秉性忙说,“他就是大名鼎鼎的金面一刀付一卓付前辈。”

    有了介绍,岳海见礼敬佩有佳,说,久闻前辈,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敬佩。

    付一卓挥下手没说什么。

    黎别合想问候,但见他的态度又做罢了,害怕热脸贴个冷屁股,自讨没趣,于是转移了问题。

    想到人质,黎别合真是惭愧,不分青红皂白的误会白衣郎君,真是该死。要是自己不任性,赶回中山寨那该多好,说不定,人质就不会轻而易举的被杀害了。都是自己的错,致使重要的人证被杀。

    想到这一点,自己十分惭愧,真想找个老鼠洞钻进去,一时无地自容。

    说到“如今,人证灭口,就意味着独孤剑所犯下的种种罪行便可一笔勾销了,真是可恶。老贼,终有一天,我会杀了你。”

    付一卓说到:“老贼聪明狡诈,什么事他都想在我们的前头,因此,做什么事都不留痕迹,要想抓住他的把柄,除非了解他的行动才可。当然,这样的要求是过分了,不过,老虎总会有打瞌睡的时候。”

    既然人质已被处决,看来,老贼定会有新的动作,不过,他不会这么快就有行动的,罢了,随它去,目前,最为重要的,是找到药草,制出解决绿魔大法功的毒,才是重要的。

    “老贼心中疑虑已是被解,想必,定不会有大的动作了,既是这样,我们还是抓紧找到草药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