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大白鲨速度极快的接近自己,就是三步之遥,终于,可以动手了。瞬间拉起张鱼儿,身子斜了过去,在大白鲨攻击瞬间,侧到大白鲨身子部位,这样,一来可以躲避它的攻击,二来借助它庞大的身躯,双掌推至大白鲨身子,借势出了水面,而大白鲨也被推开一大截,愤怒的它转头就袭击。

    跃出水面,就看自己的轻功素质了。

    水上漂功,讲究速度,虽然自己没有练过这类武功,但听义父讲过这类功夫的要决。

    其实,只要内夫深,就不怕有练不成的功夫。于是顺着自己的理解,使出平日练就的轻功,拉着张鱼儿向仙画岛点水飞去,并且取得了胜利成功着陆了。

    着陆后,感到有些骄傲。

    果然,成功了,蜻蜓点水这招,便在瞬间学会了。虽然招式大不相同与别人,但是,确实是自己所创完成的,算是独出一门。

    张鱼儿见危险解除,心中恐惧消失了,想想刚才的哪一幕,让人感慨万分,牛,牛逼,佩服,心里这样想着,但在嘴上没有说出。

    说道:“大家都安全了,我们找个地方避避风雨吧。”

    白衣郎君看了岛屿四周,没有发现有避雨的好地方存在,只是一些高低不平的土丘而已。

    岛屿的风景优美,虽然是自然生产,但它们的结构部署却是很合理,就像人工规划的。在花的中央还明显的夹杂着一条小路,小路一直通向远方,要是那些土丘不掩盖了它的去向,一定会将它的目的地看的清清楚楚。

    白衣郎君大致看了地理位置,只能跟着这条不太明显,而又不是隐蔽的小路前进,因为,刚上岛屿,一切都得边走边考察。

    “我们沿着小路行走就好,希望它能带我们走向一个理想之地。”

    顺着小路一直行走,倒是没有什么情况,很快就到了一座山洞前。山洞不大,总之能容纳十几人,这是在外面看到的情况所分析,具体的,要到山洞里面才能得到确切的数据。

    看了山洞外形,也不管它是天上的,还是有什么动物在里面盘踞,进去躲得风雨就好。

    走进山洞,里面漆黑,几乎什么都看不到,随着天气的暗淡,里面步步摸索,一不小心,就会遇上特殊情况。

    想此,白衣郎君嘱咐大家,不要擅自行动,以防突发情况发生不能及时处理。

    大家都是支持此意见,一个拉着一个小心翼翼的往山洞里面进发。

    大概走了几十步,里面越来越黑,原本没有一点动静的山洞,开始有了复杂的响声相继传入付一卓和白衣郎君的耳中,即使那声音很微弱。

    响声杂乱,根本没法分析出是什么动物的声音,听的声音,可以分辨最少有三种动物在里面。可是,没有一种动物袭击而来,这使大家不得其解。

    白衣郎君让大家停止前进,静静地听之,眼前到底是什么情况。

    细细的,在判断那几道发出的声音。

    首先,是一种噬噬的声音,这种声音,应该是一条蛇,听声音得知,蛇很大,是一条巨蟒,再听它的动向,应该不是针对人群,而是另有原因。

    而一种唧唧的声音也是对准它物,从声音呼出的气息分析,它应该显得焦躁不安,剩下的一种声音,是从鼻子发出的,也就是鼻音,判断出,声音长出且不均匀,仿佛是一种愤怒的感觉。要是这种情况,看来,它们应该是三足鼎立,相互对峙,那么,谁都别想动。要按不动的局面看,它们都处在危险的边缘候着,要是那一方动之,都不会有好果子吃。

    除了一条巨蟒之外,其余两个,它们是什么动物?要是按声音的来源分析,唧唧声,应该是鼠类,再按它不怕巨蟒,一定是黄鼠狼,对,就是黄鼠狼。

    另外一个又会是什么动物?它的声音从鼻子而出,且又很愤怒,看来,是大型陆路动物,要是这样分析,那只有犬科类才有的症状。要是犬科类,就应该有目光,但是,左右看看,没有发现这一点,不过,无论从那种情况分析,它就是犬科类,可是,怎么就不见那双盛气凌人的锐利眼光呢,这又是什么的情况呀。

    又一想,既然它们是三足鼎立,看不到它的眼光,这就说明了一个问题,这只动物背朝我们。只有这样的解释,才能说得通,它们三决斗的场面。

    看来,这些家伙都不是省油的灯,一个对着一个,谁都不让谁,动则死。这个理由,它们都很清楚,看来,这三个家伙,比人还聪明,佩服呀。

    顿时心里想,要是有把火把那该多好,就会一目了然,可惜,这只是一个空想。

    付一卓说道:“听之声音,它们好像不攻击我们。”

    白衣郎君说:“不错,我也有同感,”

    “这是为什么。”

    “我怀疑,它们定是在争抢什么,要不然,不会如此的。”

    付一卓和白衣郎君的对话,張鱼儿三人就像听天文,一无所知。对于他们来说,什么声音都不会有清晰的所见,至此根本不管,虽是有些反应,也不会注意到,它们是在做什么。

    此,显得一脸懵懂。

    張鱼儿刚要开口问之,但是那股好奇心又搁浅了,因为,刚才,付一卓说的很明白,不能大声喧哗,故,鸦雀无声。

    外面雨声哗哗响,里面又是黑咕隆咚情况不明,哪有什么火把迹象,真是异想天开,不切合实际的空无论。

    付一卓“小子,在想什么办法?”

    “现在黑漆漆一片,真想需要一把火把。”

    白衣郎君的意思,大家都明白,但是眼前,根本不具备拥有火把的条件,但是在脚下,一路走来,是有木枝碰在脚上的感触,这一点,大家都非常清楚,白衣郎君因此很欣慰,可是,没有火,不就是空谈吗?不过,自己的想法还是说出好,便把地上有木枝的情况讲了出来。

    張鱼儿听到白衣郎君的话语,想起自己,出门带有的打火石,说道:“我该是什么问题难住了你,原来,是为这事,你不早说。”说着话,向自己的腹部位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