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郎君打探了四周,怀疑,此处必有通口,或是,走错了路,决定好好寻找一番。

    左看右探没有发现什么,奇了怪了,于是敲敲山洞岩体,它们反应出的声音告诉自己,对面就是空虚的。

    怎么能进去呢?难道,门不在此。可是,进来的路只有这一条。不对,出路就在此处,只是没有发现而已。于是继续敲打岩体,希望能有所发现。经过一阵敲击搜寻,就是没有发现有任何的出路,不过,发现有一块地方与其别地方的声质大不相同,便用功一掌打了过去,看看有什么发现。

    一掌下去,岩体被震碎了,紧接着,那股淡淡的香味开始浓郁起来,而老鼠味道则是一概不知,就连老鼠也无半点踪迹,它们去哪里了?难道,它们不在此处。

    待灰尘落尽,借着微弱的亮点走了进去这神秘的地点,里面的环境让大家瞠目结舌,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四周平淡无奇,只是一个个土丘连峰。就在这些土丘上面,出现了几朵白色的花,看来,香味就是它发出的。

    这是什么花,能有这奇特功效,看来不简单。

    于是上前仔细的瞧瞧。

    拿起木棍,借光一看,此花就像石叶似的,这一症状可把白衣郎君乐的嘴不合拢。

    要是估计不错,它应该就是石花。

    原本想着,这两味草药寻起定是千难万险,没想轻而易举就得到了,真是万幸呀。

    如此看来,寻的其它草药也在弹指间。

    既然这两味草药在此,都喜欢阴凉之地,那么,其它的草药是属于什么性质呢,要是了解了它们的属性,找到它们就不是一件难事了。

    付一卓说到:“得到了扁玥草又得石花,看来,这山洞定是一个培植草药的好地方。瞧它的土质,虽说是岩体,可是,不像陆路上那样的岩体,而是带有一定地软性,柔中带钢。所以,接下来,我们还得继续,定会有所发现。”

    “不错,这里面或许有我们想要的东西,既是没有,我们也的把那群老鼠的动向摸清楚,此,继续。”

    白衣郎君说着话,又在岩体上来回敲打,希望,声质能告诉他正确的答案。

    敲了一阵,声音,是有所不同,这也就说明了,它们的薄弱之处。白衣郎君找准地点,一掌打了过去,轰的一声响,山体被打穿。进的里面,并没有发现什么,就连老鼠的一根毛也没有找到。

    付一卓发牢骚说道:“真是邪了门了,声音这么清晰,却不见它们,这群老鼠到底在哪?难不成,它们会上天入地。”

    大家笑了,虽是笑了,但每个人的心里都在疑问,它们在哪?

    此时,白衣郎君的脑中出现了一个问题,为何这里的地形是这样的,一间隔着一间,没有任何的通路。难道这是天然形成的?也是,有这样的奇观不算稀奇。既然里面什么都没有,就得另劈新路。想此,说:“找寻新的路口。”

    一会,付一卓用功打向了一地点,尘埃落定,开了道路。大家走了进去,里面什么也没有,接着的动作,就是一连串的行动,直到找到那群老鼠为止。

    一口气连破数十个山洞,终于听到那群唧唧声音越来越清析,仿佛就在耳边,但是,不见老鼠之影,再聆听,在隔壁的感觉。看来,由于刚才的行动,把它们都聚到此处了,要想见到它们,只需一掌之力。

    此时,白衣郎君犹豫了,世上之事千奇百态,万一不是一群老鼠那就糟了。

    付一卓问:“想啥呢,这么为难。”

    “我是在想,大千世界,怪事连连,万一,这不是一群老鼠怎么办?”

    付一卓嗨一声说:“我该什么事呢,原来在这瞎捉摸。这样的声音,是个人都会说,它是老鼠发出的,不信呀,那好,你问问他们是什么意见。”

    張鱼儿三人对于老鼠的声音自然是清楚地不知道再用什么词来形容,异口同声的说就是老鼠。

    白衣郎君虽是担忧,可是,有了大家的确定和证实,自己的意见也只能保留。

    “那好,随你们,不过,我的提醒你们,你们一定要小心,拿好手中的木棍,因为,木棍有火光,动物最害怕的就是这个。”

    付一卓说:“你们站到一起,就算有突发情况,也能相互照应。”

    待大家走到最为撤离的最佳地点后,付一卓大家一声,一掌打了过去。然,没有听到轰的声音,岩体没有被打破。

    付一卓吆喝一声说:“看来此处很结实,不过,没关系,我再来。”

    话落,一掌又击打了过去,但是,效果不佳,岩体依然存在。

    張鱼儿说:“大师,行不?”

    这一句话问的付一卓恼怒“咋说话呢?会不会说话。”

    張鱼儿觉得自己的问题问的方式直接了,细想,这是一种不信任的态度,忙说:“大师别见怪,我是说,此岩体是不是太结实了,不易打开,故问之。”

    “这不就对了嘛。记住,以后问问题,先考虑一下,免得伤了和气。好了,大家退后,我要用功了,相信,这一次定不让大家失望,会有成效的。”

    大家都是拭目以待,希望这次能打开它。

    只听一声轰的声音响后,岩体被打开了。

    被破的岩体有两尺大小,距离地面也就两尺高。待灰尘落定,付一卓想过去看看岩体有多厚,这么费力气,还不等他靠近,被他破开的岩体上出现了,一双奇特的眼神。

    这种眼神,就像狗的,仔细看又不大像,要是按它们唧唧的声音来分析,它们应该是鼠类。可是世上哪有这么的大的老鼠眼神,但是,它的的确确就是老鼠,至于是什么老鼠,付一卓完全不能肯定,因为,没有见过。

    白衣郎君观察的仔细,毫无疑问,它就是老鼠,只不过个头大罢了,要是一两只,可以对付,但听他们的声音来源,绝不是一两只,而是种群在此,也就是说,捅了马蜂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