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见船算了,好在一天没有白忙活,药草已经找齐。

    此时已是深更半夜,再是饥饿也得休息一番。

    还不等他们安然入睡,一队火把隐隐约约出现在了小岛边缘,与他们形成遥遥相望。见此情况,高兴了,他们果然来到了此岛。但是不知,他们来此的目的是什么?

    先不去管,到了明日,便知分晓。

    来船就是义泉和公孙雯所趁坐,带了十几个人,已经到达了他们的目的地。

    公孙雯很是好奇小岛的风景,说道:“夫君,我们出去看看夜景吧。”

    义泉不愿意出去,他知道,这座岛久闻不见人来此,定是有稀奇古怪的猛兽存在,还是小心为妙,以防不测。

    安慰公孙雯说道:“夜色已深,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还是等天亮再出去吧。”

    公孙雯只好嘟嘟嘴,很是不情愿,但是,夫君也是为自己好,只好坐在船舱里等候天明。

    义泉见公孙雯嘟着个小嘴,看来生气了,忙过来哄说:“宝贝,不要耍性子了,一夜很快就过去了。”

    白衣郎君想要安安稳稳的睡个觉,可是付一卓却不让他如意。

    “起来了小子,我们过去讨点吃的,我都快晕了。”

    也是,饿了两天两夜了,再不充饥定会影响明日的行程,也罢,前去讨点吃的,这不算丢人。

    十几个人在岛上拿着火把高举,就是警戒有东西来袭。

    老远,就认出他们的服饰,是长圣教的人。

    白衣郎君着实猜不到他们意欲何为。

    既是长生教的人,那么,定会与义泉有关系。

    想到这一层,明白了,他们也是来此找寻药草的。

    见白衣郎君停止了脚步,又沉入深思,付一卓不解问,又在思索啥事呢?

    白衣郎君说,他们都是长圣教的人。

    付一卓说,这个我知道,我又不瞎。怎么了?这是好事呀,熟人才能讨到食物嘞。

    不错,熟人能讨到食物,可是他们来此的目的可不是那么简单。

    管他呢,找到食物充饥再说,剩下的事,到了明日再解决,我走了。

    说着话很快的溜走了,想拦都没辙,只好随他去。真是个没心没肺的人。不过,他可能真的是饿的受不了了。

    自己也想过去探个究竟,又怕被熟人发现,于是躲在暗处细细查看。

    什么人?

    守卫冲着付一卓叫到。

    付一卓嘻嘻哈哈的,几乎快要求那些守卫了,说道:“不要紧张,放松放松。我不是坏人,我是这岛上的管事的。”

    付一卓知道,要想顺利的拿到食物,就得说些有价值的话,不然,鬼才愿意给自己食物。

    这样的回答,令守卫惊讶不小,还没有听说过此岛有管事的。

    于是不予搭理。“快走快走。”守卫们不让接近船体。

    这哪行呢,来都来了就让我进去吧。

    但守卫就是不让进。

    付一卓的吵声惊动了义泉,义泉说什么事?

    守卫称总管,然后如实相报,义泉倒是对他的身份很感兴趣,因为,有了向导,找到药草就容易的多了。

    说道:“让他进来。”

    付一卓对义泉的了解很清楚,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恶棍,但是,现在肚子饿,就算在此解决他也是没力气。既然是义泉在此,那就得好好会会他了。

    进的船舱,见得义泉,此人果然帅气,虽是三十有余,可是,他的气质不雅小年青。

    对于付一卓的到来,义泉见之,他的面相比自己大不了多少,最多在十几岁之间。走路有力,精神抖擞,难得的练家子。

    “听说你是仙画岛的管事的,这点让我好奇,看来,仙画岛的一切,你尽在手掌之中了。”

    付一卓为了让义泉深信不疑说道:“不错,此岛的每一寸土地,每一朵香花都逃不过我的眼睛。可谓知根知底,毫不夸张。”

    说了这么多话了,他怎么还不把吃的拿上来,难不成还要让我亲自动口吗?这个死义泉,有朝一日定保此仇。心里这样想着,不由的看向公孙雯,希望她能知道自己的心中所想。

    见到公孙雯的面相,至此才明白了小子句句不忘的心上人,论美貌确实值得让小子着迷,瞧那面相,滴水芙蓉。身段,小巧玲珑。

    公孙雯一向就有好客的习惯,忙说:“快上水果点心。”

    这还差不多,付一卓在心里美滋滋的。

    义泉拦阻说:“不急。”

    原本很好的欲望,可是被无情的阻止了,很是生气,真想将这个家伙一顿好打。刚要问为什么,义泉说道:“水果有什么好吃的,不如吃甜饼好。来人,甜饼奉上。”

    这还像个人说的话人做的事,嗯,满意。

    见到甜饼上来,还不等义泉招呼,付一卓便迫不及待的拿起一块就是咬了下去,那种态度丝毫不顾面前有没有人,也不管他们的感受,总之,吃了再说,不饿就好。

    义泉和公孙雯看了付一卓的吃相笑了,公孙雯说,别急,别噎着,还有呢。说着又拿来了水果说,把它一起吃,这样就不觉得口干了。

    吃了几口,的确很难咽下去,嗓子确实很干,急需要有水的补充,有了水果也好,水的问题便会解决了。想说声谢谢,但无能为力,因为,嘴里被塞满了,只好看着公孙雯一顿好吃。

    待一个甜饼全部入肚后,义泉说道:“看你这架势,是几天没有吃东西了吧?我说嘛,此岛哪有什么管事的,由此看来,你就是一个混吃混喝的家伙。”

    看到义泉识破了自己,不过也好,说明一切也是情有可原,反正,自己已经吃饱了。

    “看来你小子不糊涂嘛,挺聪明的,佩服佩服。你说的没错,我们也是刚上来此岛,不过,运气比你们好,船被风吹翻在海里,又有好多兄弟被老鼠吃了,现在,只剩我一个,你说我运气好不好。”

    义泉笑了:“看来你的运气就是好,大风大浪都拿你没办法,也罢,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来此的目的,我很感兴趣。所以,还请你说说。”

    付一卓把白衣郎君隐去,为的是不让义泉起疑,至于来此的目的,坚决不能告诉他们,要不然,定会出什么叉子,到时,会很麻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