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常说,绿魔大发威力无比,其毒让人防不胜防,这倒好,自己嘴上说的好听,怎么做起来就这么难?你这是心口不一呀。”

    稍停

    “我不是想教训你,而是采用这招方式让你明白,这样做,不是救公孙雯,而是在害公孙雯。既然义泉不知公孙雯深爱着你,可你现在又不能将其救出,何不顺其自然呢?要是现在你把事情拆穿了,义泉一个不高兴,对公孙雯痛下杀手怎么办?那时,不但救不出公孙雯,反而害了公孙雯。你这种做法,不是利人利己,而是害人害己。你好好想想吧。”

    白衣郎君觉得付一卓的话有道理,就他这么厉害的人物对绿魔大法也有顾忌,看来是的好好规划一番。可是,怎么样的计划才有效?就现在的环境而论,别无他法。目前,可以说,是没法子可想,唯一,也就是直接的法子,便是争锋相对。除此之外,就是离开。要是离开,岂不是放弃营救公孙雯的机会,自己可不愿意这么做,千载难逢的机会岂能放弃。

    真是为难。

    付一卓见此情况,或许小子领悟到了其中的利害关系,看来不再是冲动了,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

    说道:“别再想了,想破脑袋,也不会有良策的。为了万无一失,我们必需的忍。既然这么些日子都过来了,还在乎多等几日嘛。现在,我们已经找好了药草,只要带回去交于毒圣,等解药出锅时,那时,就是他义泉的死期。俗话说,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这道理你应该懂。”

    是呀,是应该忍耐一时,只要做好一切准备,还怕救不出公孙雯。

    说道:“是我冲动了。对不起啊,前辈,让你操心了。”

    看到白衣郎君明白了道理,付一卓高兴的挥挥手说:“只要你小子能够冷静下来,我做什么都值。好了,我们现在好好休息,待明日以不变应万变。对了,我明日还的给他们做向导呢。”

    为什么?

    是因为那群老鼠。

    白衣郎君奥了一声明白了。

    天还没有大亮,也就是麻麻亮,就听得有人在喊,不好了,大蟒蛇吃人了。

    听到叫声,白衣郎君推推熟睡的付一卓说道,快起来,不好了,有大蟒蛇。

    “大蟒蛇,奥,知道了,不是让你给杀了吗?别逗了,我正睡的香呢。”

    “哎呀,快起来,大蟒蛇向我们这边来了?”

    “嗯,别吵。”

    说着话,迷迷糊糊的忽然清醒了过来,“什么,大蟒蛇?”

    猛地坐了起来,它在哪?

    “他就在那边,瞧,那些兵将都被吃了,我们去看看吧。”

    付一卓看了天色,天已经亮起,也该起床了。

    走近一瞧,把他两惊呆了,果然,是条特别大的蟒蛇,比洞内那条还大。挥舞着身躯正在进攻那些兵将,尾巴一扫一个,轻松被干倒,然后将它们的身体紧紧缠绕,只听咯咯的骨骼粉碎的声音发出,那些人便是口吐鲜血,粉身碎骨,嘴一张,一个下肚。就这样的动作,完成的很是顺利,几乎在秒间。

    一连害死了七八个人,眼见那些人就要全军覆没,义泉突然出现大骂,畜生,活的不耐烦了。

    说着话,瞬间,全身已变绿色,接着一掌打了过去,然而,大蟒蛇相当灵活的躲开了掌击,接着,舌头一吐,咆哮着向义泉扑来。义泉不慌不忙说道:“畜生,让你见识一下我,绿魔大法的真正厉害之处,我要让你即刻灰飞烟灭。”说着,一掌又击而去,这一掌,大蟒蛇又轻松的躲过了。

    义泉早有准备,要是单发招式,绝不会将这畜生制服,要想将它搞定离不开眼睛的攻击。

    就在一掌击出,趁大蟒蛇躲避瞬间,眼睛用功又射了过去,这下,大蟒蛇再是聪明,没有想到这招,便不能幸免于难,被击中了它的脖颈位置。

    顿时,大蟒蛇不能再坚持下去,因为,它的脖子开始了快速腐化,浑然倒地死去了,身体也在瞬间,随着那道绿色气体完全侵蚀了,可以说,化为灰烬了。

    见到这样的情况,白衣郎君,付一卓都是一惊,原来,绿魔大法这么厉害,而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容易对付,不单单中毒这么简单。

    对于这种情况,他两都没有的意识。要是按武林史记记载,这样的厉害招式不应该有的,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前人就没有练就这等厉害招式,还是,义泉别出心裁,搞得另有花招。看来,此人的确不简单。

    要不是亲眼目睹,绝不会相信绿魔大法这等厉害。

    白衣郎君现在才意识到接近义泉是多么的愚蠢想法。可是,最终还的找他算账,就他这样一招,难道,就把自己打倒了吗?不,坚决不会。相信,邪不胜正,只是苦了公孙雯了。

    付一卓说道:“小子,看到了吧,仔细的看看吧,他是多么的狠毒。记住,冲动是魔鬼。”

    此时,天已大亮,太阳已从东方露出了头。刹那间,大地披上了新装,阳光撒满大地,花草都向它点头。

    要是此时起身,定会被义泉发现,据义泉也就三十来步,可是又不能一直趴在这不动,付一卓说道:“再委屈你一会,我去引开义泉。”说着起身走了过去。

    见是昨日之人便没有了防备,说,这么早。

    付一卓装作一无所知说,“早啊,”看着地上的尸体“这是怎么回事?”

    义泉叹口气说:“没什么,只是一点小插曲。对了,带我们去山洞看看吧。”

    付一卓早在夜里就想好了对策说,“去可以,我可不跟你们进去。”

    义泉思索一时说“可以呀,看来,你昨日没有说谎。”

    “那是当然了,我可害怕那些家伙了,现在想想,真是打颤呀。”

    “那好,我们一起出发。”

    此时,公孙雯走了出来说,夫君,把我也带上,我也要去。

    义泉脸带微笑走到公孙雯面前说,我永远尊重你的意思。好,我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