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这一招来袭,自然有了预防,想好了应对之策。

    在乌金剑对准绿色毒气来袭时,那道内力是多么的可怕,几乎使自己无力顶推,好在付一卓在一旁给自己助阵,将他的内力借助自己的后肩给了自己,这样,义泉的毒气内力便是被乌金剑所制止了。

    义泉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只要接触到毁尸灭迹这招,遇物化物毫不留情,而今日,遇到这把剑,却是纹丝不动,毫无毁坏之意。这是一把什么样的剑,如此厉害,能克制自己的绿魔大法,看来,世上还有克制自己的东西,真是天生万物,必有相生相克,看来,自己也不列外。既是这样,就的用眼功,不然,难以制服这两个家伙。

    看着义泉眼中毒攻来袭,早有策划,在义泉施展眼功之时,手掌内力便有了减弱,急中生智说“前辈小心,我要起身。”说着一个鹞子大转身,在空中三百六十度,轻松的躲过了眼睛来袭之功。

    就是这招,乌金剑依然对准着毒气内功。

    由于发出眼功这一招,致使义泉的手掌内力不足,白衣郎君利用这一优势,与付一卓联手来个猛攻,一道紫色剑气迅速的将义泉的指力压下,直击义泉而来,这样的局面,是义泉不敢相信的。

    公孙雯见势不妙忙出手相助义泉,这样,原本就很厉害的义泉,再有了公孙雯那一点内力相助,无疑是锦上添花,雪中送炭,甚至如虎添翼。就是这一点微薄之力,让义泉信心备至,一下,顶住了来袭之功,便有了反攻局势。

    对于义泉的内功,的确厉害,与付前辈联手也只能与他打成这样,看来这家伙的武功已经无人能胜的地步了。

    义泉再是有了公孙雯的后盾,也不能将白衣郎君的内力压过去,看来,收拾这两个家伙不急于一时,再待时机,因为,无法收拾他们。要是这样耗下去,只能是两败俱伤,到头来,谁也得不到好处,胜负难料。

    说道:“今日算你们命大,记住,可别再让我遇到你们。”

    说着收回了内力。

    白衣郎君收起剑说道:“也别让我再遇到你,那时,就是你的死期。”

    义泉冷哼一声说道:“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不过,我很期待与你见面。”

    说着搂着公孙雯得意忘形的离去了。

    见到他们走了,付一卓一屁股做到地上说:“妈呀好险。要不是又饥又渴,今日绝饶不了他。”

    是呀,人是钢饭是铁,两天没有一点营养进肚,这样的结果已经是超想象的了。想这,白衣郎君说:“我们即可离开吧,找点东西吃。”

    上了岸,眼前没有一户渔人家。看着荒无人烟的地界,两人几乎绝望了。

    “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人家啊。”付一卓极度失望。

    见到付一卓的表现,白衣郎君也是一度失望,但是越在这个时候,越不能失去信心,要有毅力才能战胜困难。安慰说道:“前辈,要相信自己,一定能行的。”

    付一卓叹口气“那好吧,假装不饿随着你。”

    走了不知多远,也就几千步,终于发现了人家。

    这是一户渔民,捕鱼的网子晾着两三块。

    有了他们的进入,从里屋出来一男子,四十多岁。

    房屋是用木料和草搭建起来的,显得十分简易。

    此时正是午时,炎热,又渴又饥。

    男子上身不挂一丝衣物,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白衣郎君毕恭毕敬的见礼说道:“大叔,打搅了。是这样的,我们又饥又饿,累了,想在此歇歇脚。”

    男子明白了,“那你们里面坐吧。”

    来到里屋,摆设很简陋,一张桌子和几个小木墩。房屋里面还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妇人,还有一个三十多岁小妇人,另着,还有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

    看来,他们生活的其乐融融,虽是生活不富裕,但是没有一丝忧郁。因为,在墙的四周都挂满了鱼干,大的小的,应有尽有。

    听的来人又饥又饿,中年人叫小姑娘动手做饭。

    小姑娘动作麻利,分分钟,就将一顿香喷喷的鱼香肉丝面做的可口美味,吃的他两赞不绝口。待饭饱茶足时,白衣郎君从腹部位置取出了一两银子给了中年人说:“歇歇你了大叔,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请收下。”

    中年人推三堵四说什么都不收,但是,没有吃了饭不给钱的道理,在白衣郎君和付一卓的劝说下,终于把钱收下了。

    告别了渔翁,一口气回了滁州。这一去一回用去了七日时间。

    大家见到药草带回都很喜悦,可是又有谁知道,得到这药草是多么的不易。

    华玲玉说道:“你们辛苦了。”

    白衣郎君强人辛酸说:“一切很顺利,再是辛苦也值得。”

    华玲玉看过草药说,我这就去请毒圣。

    白衣郎君坐在一处,在来的一路都在想,义泉是用什么办法将公孙雯完全控制,对他深信不疑,这一点,他是怎么做到的,一直想不通,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

    付一卓走到白衣郎君面前说道:“有些事想不明白,就不要刻意的去想它,万事都会水落石出的,只是需要时间罢了。”

    付一卓的话听起来好像是废话,但是,它内在意思吐露,可谓实话实说。

    此时,欢乐七身走了过来,围着付一卓,询问仙画岛之行可刺激。付一卓毫不避讳的,将实情相告,听的欢乐七身目瞪口呆,一阵惊慌,一阵放松,一阵危机,一阵邂逅,最后,还是化险为夷,平安到来。

    颜果卿说道:“你们这次历险,可谓凶多吉少呀,不过,好的一点,是任务完成了,总算没白费功夫。”

    白衣郎君起身看了看无己老人一伙说道:“颜大哥,几位大师的病情如何?”

    颜真卿说道:“据毒圣前辈的说法,大师们不出两月,便会痊愈,现在,病情已经得到了稳定。”

    这样的消息,算是喜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