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峰的话再明白不过了,他怕自己逃跑。刚要反驳几句,自己又忍了起来,真他妈窝囊。

    白衣郎君安慰说道:“前辈不要烦恼,很快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付一卓对白衣郎君很有信心,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只好乖乖的进了黑房子。

    分析事件一开始,付一卓就是被设定为了头号诬陷对象,那么,此人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他为什么要这样大费周章的绕这么大一个弯子,真是想不通。

    要是外来之人对付一卓下手,绝对不会这样做的,这样做就是多此一举,要是排除这样的可行性分析报告,那么,接下来,就是怀疑内部有人在作案。他之所以这样做,或许是彻底的把自己撇的一干二净。高,把每一步都预料到了,深谋远虑。要是猜的不错,那个唤付一卓的人已经消失了。要想突破此案件的要理,就必须找到这个人,不论他是活还是死都很重要。活着的,能将事实速速还原,死了的,也能将事实还原,只是费些功夫而已。

    白衣郎君一个人在中山寨后山树林处仔细的找寻着线索,来到黎别合出事地点,细细盘看,也是没有任何的蛛丝马迹。凶手作案滴水不漏,没用发现任何的证据链条。转了一圈,没有什么发现,只好打道回府,再思新路。就在他抬头瞬间,好像在眼中有一个黑影闪过,黑影很快就不见了影子。心里疑惑的追了过去,但一无发现。看了周围,也是没有迹象,就在自己准备离开时,那道黑影又出现了,就在离自己千步之外,瞬间追了过去。黑影的速度极快,看来是有过一定训练素质的,再加树林叠影,黑影逃跑自然是很顺手。虽然自己的轻功高出对手,可是始终追赶不上其人,这是什么原因?难道,此人是个练家子?不会呀,就凭自己的轻功还没有是什么人能这么轻易的逃脱开来,看来,自己的轻功还是不如对方,那么,此人是什么人?追出几万米外,树林已出,接着就是山头小路,那道黑影始终在自己面前晃着,就像噩梦一样对自己纠缠不清。他是什么意思?难道只是为了与自己比试轻功吗?这也太夸张了吧。见追赶此人无望便停止了脚步,想在此歇息一下,而那黑影也是相同的做法。心问,他这又是什么做法?真的搞不懂。

    在他还没有搞懂黑影人的事情,就听得有人嚷嚷过来了,听是一男一女的声音。待人影出现后,看之,原来是绿凤和逍遥一郎。

    不知是为了什么他们在吵吵嚷嚷。

    白衣郎君有些不解,他们这是去哪,为何从中山寨这地走过。

    再看黑影人,已经没有了去向。

    逍遥一郎说道:“你为何一路都对我冷言冷语的,我受不了。”

    绿凤没好气的说道:“受不了就回去,省的我见你心烦。”

    绿凤对逍遥一郎的基因突变,彻底的失望了,对他那种好感已经变得淡然无存,要想让自己回忆起他那彬彬有礼的那一刻,看来一去不复返了。故,对逍遥一郎在自己的心坎里那份好感彻底的删除了。

    逍遥一郎想极力讨好绿凤,可是每次开口都被绿凤狠言拒绝,而且声质严肃威严。

    正想去找逍遥一郎和绿凤说个清楚明白,不想,在此遇到了,真是凑巧。想此,走了出来拦阻了他们的去路。

    说道:“两位,你们好。你们这是去哪呀,这么急。”

    见是白衣郎君,绿凤很高兴,说道:“白公子你好,我们是去逍遥宫。”

    白衣郎君点点头,刚要说话,被逍遥一郎打断了,“你是谁?不想死的快滚。”

    绿凤赶忙阻止逍遥一郎:“你再这样,我就彻底的不理你。”

    逍遥一郎只好不再啃声。

    绿凤:“白公子这是去哪?”

    白衣郎君摸摸头“说实话,我也不知道,算是出来遛遛,凑巧,在这遇到了你们。”

    “奥,原来是这样啊,既然没有什么事,那我们就先行路了。告辞。”

    说着就要离去。

    白衣郎君忙拦阻说道:“绿凤姑娘请慢走,我还有些事与你讨论。”

    “奥,那就请白公子讲吧。”

    “我想知道的,其实,也不外乎就是你知道的那些事,只不过,我的经过你,寻求真正的答案。”

    “看来,你的问题我是相当的清楚了?有意思,那就说说吧。”

    “是关于逍遥一郎的。”

    绿凤明白了。“说吧,尽我所能。”

    “我想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成这样的?他又是怎么样进的红宵。”

    对于这个问题,绿凤确实不知,要想从绿凤嘴里问出个一二来,算是找错了对象。

    绿凤只好实话实说:“这个问题我是一无所知,很抱歉呀,白公子,我帮不到你。”

    看来,绿凤真的是不知这一切了,独孤剑老贼做事真的很隐秘。想将逍遥一郎就此带走,面临的问题便是即刻给与他治疗,但是不知,是什么症状,要是不能将其病根及时除之,带回去,只能给中山寨惹麻烦。

    想到这一点,还是让他们先走吧。目前,最为重要的事不是此事,而是怎么样取得证据还付一卓一个清白。

    下了小路,就到了集镇上了,集镇上果然热闹。五花八门的卖艺之人无处不有。

    追赶了黑影子人那么一大截,到头来还是让其溜走了,看来此人身手不简单,定是练家子。可是,令自己想不通的是,既然有这样一身好本领,为何还要遮遮掩掩的,难道,是熟人?看来不能排除这样的现象。

    身旁就是一家茶饭铺,白衣郎君要了茶水大喝一顿,已报刚才口渴之仇。

    此时,从巷子东头走来一队人,有六七个,各个身材魁梧,扛着大刀,好个威风。看他们装饰,漏胸凸肚,好不文明,真想上前揍他一顿。

    那些人边走边叫,让行人一个个好躲,不然,定会惹祸上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