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群人的做派好似野人,蛮不讲理。而他们走到茶饭铺也做了下来,接着将身肩扛的大刀往桌子上一摆,吓得掌柜的不敢上前说话,只是躲在后面远远的颤抖说:“几位客官,要些什么?”

    “废话,当然是茶喽,还能要什么。”

    一个毛脸大汉叫嚷着。

    待茶水上好,那群人感觉地方太小,有一人对白衣郎君独自一人占着一张桌子有些不愿意。“嗨,兄弟,你能不能给我们让个坐。”

    原本很小的茶饭铺,有了这群人的步入,显得很是拥挤,他们有三四个人都是站立着的。见到这样的场景,白衣郎君不得不让座与他们。

    “可以呀,正好我也喝好了,也是该走的时候了。”

    说着起身就要离开。还不等走出几步,有声音叫住了他。

    “且慢。”

    白衣郎君转身问何事?

    问话之人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八字胡,长脸。他坐在凳子上一动不动的说到:“也没有什么事,只是好奇你身背之剑,所以,想看之。”

    其实,这伙人早已在注意着乌金剑,只是在寻找机会开口,故找白衣郎君搭话。

    这样的要求岂不是无理取闹,说到:“你觉得,你这样的要求合理吗?”

    那人哼哼两声说到:“世上之事哪有合不合理一说,你这么一说,不就显得你这小子太小儿科了嘛。”说着声质变味“给还是不给?别逼我动手。”

    白衣郎君也不客气:“要它可以,得本事来拿。”

    “敬酒不吃吃罚酒,找死。”

    瞬间,十二人大怒挥刀而上。

    白衣郎君看他们人数,又看他们阵势,猜的不错,应该就是义父所提起的江南十二煞。

    可是,他们从来不愿意走动江湖,只是在家摆弄他们的一亩三分地,真是没想到,他们也出山了,那么,是为何事?

    看他们对自己的乌金剑感兴趣,八成,是为了它。

    接下来,是速战速决,还是给他们一点面子,白衣郎君有些迟疑。

    瞬间过脑,觉得罢了,还是留与他们一点面子吧。想此跑开了,可没想到这些家伙群追不舍。

    白衣郎君见他们这样,只好在一处人少之地站了下来说到:“给了你们跑的机会了,所以不要怪我。”

    “吆喝,小子口气不小啊。”一人摇摆身躯走了过来。

    白衣郎君不耐烦的说到:“打架得有个理由吧,我可不愿意干无意义的事。”

    “既然你这么一说,那好,就告诉你吧。说实话,对你手上的那把剑感兴趣,只要你留下剑,咱们也不为难你,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说来说去还是为了乌金剑,但是自己不知,他们这样做,究竟是什么原因,说到:“你们找它何事?”

    “事到如今就不瞒你了,有人出了一千两黄金高价收购你手中的那把剑。所以,我们也是推波助澜奉命行事罢了,所以,还请你给个方便,这样,大家就会免去一场撕斗。说实话,我们人多,这样的条件对你来说,无疑,没有任何好处,因此,我劝你还是把剑给我们,毕竟,我们不是要你命的。”八字胡得意忘形的说着。

    听他们的话,是受人指使,但令自己想不到,这幕后黑手是何人。能让江南十二煞出手之人定是来头不小,那么,此人又是何等身份?刚异想天开的问一句,你们是受何人委托,又觉不妥,毕竟,这是江湖规矩。罢了,想不到此人,那就别想了,想也是白想,费尽脑汁也没有个头绪。

    “我说过,有本事就过来拿,不要以为你们人多我就会有所顾忌,告诉你们,我不怕,因为,我的擅长就是单兵作战。”

    八字胡大怒,“无耻小儿,大言不惭。上呀,活劈了他。”说着龇牙咧嘴的疯扑而上。

    白衣郎君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些家伙,看来,不让他们吃点苦头,他们哪能得知,不撞南墙不回头的道理。想此,拔剑一挥,一道紫色剑气瞬间挥出,在那群人的身旁,正好有一些石头,剑气就劈到了那上面,一声巨响后,碎石溅起,四面八方,就像炮仗爆炸一样,漫天飞舞。落下来的石子砸在那群人的头上,才提醒了他们,就这一招让他们大惊失色,终于,在心里有了恐惧,此而立刻止步。再看那堆石头,已被劈的连根碎完,顿时大眼开瞪。心里在问,这不是真的吧?可是,这就是事实,不容置疑。不由的,各个惊呆的看着面前这个白衣男子,无话可说。

    见到这样的画面,一看便知,他们是惊到了。满意的说道:“各位,现在你们还要不要这把剑了?”

    八字胡此时才惊呆了过来,支支吾吾说:“不要了,但是,我们想知道,这把剑它怎么称呼?”

    对这一问题,白衣郎君感觉稀奇,哪有这样问人问题的,不问主人而问其剑,难以理解,不过细想,他可能是忘了这一点。是告诉他还是不告诉他,这的想想。要是告诉他,日后,会少不了一些麻烦事,要是不告诉,又不符合自己的作风,思来想去,罢了,告诉他们也无妨。“此剑名曰,乌金剑。”

    这个时候,江南十二煞交头接耳一阵后,八字胡说道:“原来是乌金剑,略有耳闻,但是我们哥几个没有将此事当回事,所以,对它的了解知之甚少,是我们孤陋寡闻了。今日,与你一战,我们算是服了,告辞了。”

    既然他们认输了,借此机会提个条件也非不可“且慢。”

    江南十二煞止步转身问“大侠,什么事?”

    “也没什么事,只是我很好奇,想知道,是什么人指示你们这样做的?”

    江南十二煞为难了,因为,这是江湖规矩,一时陷入两难,犹豫不决起来。

    见他们有这症状,说明有一丝机会善存。“说吧,对你们没坏处。其实,你们不说,我也能猜个一二。我不说,只是想从你们口中得知罢了,我想你们应该会明白其中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