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奉峰没有说话,必是有什么事,不然,定不会坐在这耗时。

    又问:“奉叔,你莫不是有什么事吧?”

    奉峰说“没事。只是昨日睡得较早,致使今日早醒。”

    “原来是这样。”岳海说着坐上了寨主位。

    看着岳海坐到寨主位时的那一刻,奉峰心里是多么的痛恨。他那边表情顿时表现了出来。

    岳海坐后转脸时分,看到奉峰那张极不情愿的样子,心生怀疑,这是什么表情?

    “奉叔,你确定你没事?”

    奉峰意识到自己的举动,或许过于紧张,忙说:“可能是昨日睡得不舒服吧。”

    岳海虽是疑惑,但再也不想追问下去,只是点点头。

    此时,一弟子急忙来报说:“不好了,寨主,昨夜执勤弟子被杀害了。”

    还不等岳海说话,奉峰急忙问道:“是付一卓所为?”

    “还不知,我去换他时,他已经倒地身亡了,我没前去看,便来禀告。”

    奉峰甩手示意他下去。转身说道:“寨主,定是付一卓杀人跑了。”

    岳海对此事,觉得诸多疑问,此事不会是付一卓所为的,他也没必要这么做。说道:“待会我们去看看。”抬头命令“快去请白公子。”

    奉峰对岳海的行为越来越不满,为什么事事都离不开此人。不过也好,让他就此死心,说不定还是一举两得。

    白衣郎君速速来了大厅问“岳寨主,何事呀?这么急。”

    “据弟子报,执勤弟子被人杀害了,我急传你来,是与我们一同去现场查看。”

    听的此消息,让白衣郎君一惊。

    这是什么情况?

    莫不是付前辈脑子一热干了出格的事了?

    不会,他不会这么做的,要是真这样做了,他也会与自己打个招呼。因此,自己说什么也不会相信是他所为。

    “那好,我们这就去。”

    老远就见执勤弟子嘴里,鼻孔都有血渍,看来是脖颈被扭断所致。看着房门,关的严严实实的,就像没有发生什么事似得,以往的冷静。

    白衣郎君迫不及待的推开门,面前的一切让大家瞠目结舌。

    地上躺着有六人,死状及其难看,各个龇牙咧嘴。

    再看付一卓,他很淡定,一本正经的睡在床上,睡姿悠然,安然自在。

    这一情况,岳海和白衣郎君乐了。

    岳海“大师,你没事就好。这是,,,?”

    付一卓爬起床,伸了个懒腰,又打了个哈欠说道:“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敢暗算老子,真是找对人了。不过也好,让他们见识见识,老子的本领。”

    奉峰对这样的惨状深恶痛绝,又近一步的恨上了付一卓。在心里,气的是牙根痒痒。

    白衣郎君看了那些人的伤口,说道:“前辈的手法的确高明,招招致命,可谓一招锁喉,佩服佩服。”说着话,又看他们其中的一个,觉得好熟悉,又看了其他人的面,想起来了,他们不是江南十二煞其中的六个吗?难道,还有六人没来,还是跑了?

    “前辈,他们只有六人?”

    “是呀,就这几个人,把他们打发完,我还特意的在外面看了一圈,空无一人,然后我才睡了。怎么,你认识这些家伙?”

    白衣郎君点了头“也算是吧。就在今日,我去后山树林查探线索,有一个黑影人把我带到了镇子上,偶遇了这伙人。而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我的乌金剑而来,在无力对我构成威胁时,我发善心让他们走了,没想到,今夜,他们便死在了这里,真是有些可惜。”

    白衣郎君的话,付一卓有些不愿意,“你不能怜悯他们,他们都是些杀人不眨眼的东西,我不同意你的说法。”

    白衣郎君附和付一卓的意思:“好好,是我用词不当,前辈,别生气。”

    “这还差不多。”

    岳海觉得此事越来越复杂,这不明摆着要付大师的命吗?看来,为了安全起见,还的把付大师保护起来。不过想想,没有必要呀,谁能对他造成威胁。

    “大师有惊无险可喜可贺呀。不如今日,我们同饮几杯,不醉不归怎么样?”

    “那感情好啊。”

    话一出,又感为难,“这么做了,恐怕难以服众呀。”

    这样的提议,对自己是多么有利益,可不能浪费。奉峰借机说,“这样做可以,有了神秘人秘密杀害付大师,这就说明了一个问题,付大师绝对是无辜的,凶手三番两次致付大师于死地,然而都是逢凶化吉,幸免于难。经过这两次事件,基本可以确定,付大师是被人冤枉陷害的。因此,今日庆贺,合情合理,我赞同。”

    得到奉峰总管的支持,岳海自然是双手叫好“那好,我去吩咐一下。”

    奉峰拦阻岳海说道:“这种小事由我去就好。”说着离开了。

    他一路走一路想,越想越来气,真是些酒囊饭袋没用的东西,竟让人全部杀害了,好在没有留活口。虽然你躲过这一劫,这次,我让你们全部归西。

    白衣郎君看了看尸体,摇了摇头说道:“前辈,你做事太鲁莽了,你怎么就没有想到,留一活口呢?”

    白衣郎君说自己做事鲁莽很不愿意,但是,又听没留活口这话,觉得有道理,是自己鲁莽了。要是有了活口,就意味着此事很快就有了结果。想到这,用手拍了自己一个耳光说,“看我,做事就这样不计后果。”

    岳海说道:“大师,就不要自责了,我们都没有责怪你的意思。”

    白衣郎君看着付一卓的举动,像个小孩,真想笑,可是忍住了,“前辈,不要这样了,他们死了就死了,不过,他们还有同伙。”

    同伙?

    岳海和付一卓异口同声的问。

    “是的,他们是江南十二煞,死了六个,另外还有六个定不会袖手旁观,一定想方设法为他们的兄弟报仇。”

    有了这样的预计,大家算是有谱了,

    白衣郎君说到:“就让我们期待结果吧。”

    岳海说到:“要是按我们所设想,他们行动应该不出明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