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海突然宣布,自己要继任中山寨第三代寨主,感到十分不妥。

    自己是一个奔走江湖的浪者,怎么可能在此呆着住呢,这不是难为人嘛,这如何是好?

    想此打断岳海的说话,说到:“岳寨主,请你收回呈命,这万万使不得。”

    还不等他把话说完,岳海已经倒在了自己的怀里。赶忙把脉,才知没有了心跳。于是慢慢放下岳海,将他躺在早已准备好的毯子上面,说道:“你们寨主已去世,请节哀。”

    听之消息,大家悲痛,不过,化悲痛为力量,那些中山寨弟子各个明白这个道理坚强了起来,瞬间参拜新一任寨主,众口齐鸣,声势浩大。白衣郎君只好委以重任,接下这重担。

    奉峰一路跑来,直到见到自己的女儿,才不那么慌神。

    玲玲不解这是怎么回事,问这是为什么?奉峰叫她别问那么多,速速跟自己走就好。还没有准备走路,江南十二煞中的六煞尾随他来此,拦阻了他的去路。

    见同伴未归,便来打探消息,由于戒备森严只好在外寻找机会,见的奉峰慌忙而出,又一路奔走与镇子上,想着,只要将他拿住,兄弟们的情况一问便知。面目狰狞的说到:“他们怎么样了?”

    奉峰没有见过这些家伙,问:“你们是什么人,我不认识你们。”

    八字胡说道:“我们就是江南十二煞,其中的六煞。”

    奉峰明白了,原来,他们去了六人,看来,这些家伙到齐了。只是可惜,阴阳相隔呀。

    说道:“别提了,都是些酒囊饭袋的废物,不但没有搞定敌人,反而让人家全歼,真是丢人。现在,也害得我无家可归,这都是拜你们所赐。走开。”

    听到此去的兄弟全被收拾,八字胡一伙着急了。“他们怎么样了?”

    奉峰没好气的说“全死了。让开让开,我要走了。”说着就拉着玲玲出门,但被又一次的拦阻了。

    八字胡说道:“我兄弟,他们是怎么死的?”

    “就是被付一卓用手劈死的。”

    “付一卓?”八字胡想了一会,依稀对付一卓有些影响,想了想,终于想了起来。“可是金面一刀付一卓?”

    奉峰叹口气:“不是他,还能有谁?”

    八字胡在心里咯噔一下,觉得麻烦大了,没想到,第一次出门办事,就遇到了强敌,真是出师不利。可是,就因为他是强敌,难道,兄弟就可以白死吗?不能,不能白死,花多少代价,也得为兄弟找回公道。

    想此,见之奉峰急匆匆的样子,说道:“你这是何意?跑个啥。”

    奉峰再也不想浪费时间,说道:“实话告诉你们吧,待你们任务失败后,我借他们喝酒,在酒里下了鹤顶红,可惜,那两个家伙命大,还是没能将他们致死,情急之下,我亲自动手,但是,还是没能成功,任务失败,我也暴露了,所以,回来带女儿远走他乡,远离这些血腥的场面,过我们的清闲生活去。现在,你们应该知道我现在的原因了吧。”

    “知道了。”一人说。

    八字胡看着奉峰没有说话,其实他一直在观察奉峰的举动,看了半天,没有发现夹杂其他的含义。原本以为跟着他,就能很好的利用他,没想到,他已经是被人利用完没用的家伙了,真是晦气。又听他意,这次义泉叫自己去做的事情,都是与这家伙有关,既然是为他办事,为什么没有把对方的确切情况给于自己。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因此,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导致我那六个兄弟死亡的直接关系。

    说道:“既是你之事,为何不把对方的情况告诉我们,这样,我们也好有个准备。现在倒好,人死楼空,你叫我们如何办?”

    一人叫到,对,得有个说法。

    奉峰急了,这不能怪我呀。那怪谁?怪只怪,你们技不如人。

    八字胡彻底恼怒了说道:“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奉峰对这样的局面也是无奈,再加刚才的那档子事,已是心头烦乱,八字胡这么一说,更是气不从一处来。“我就是不想活了,来呀,杀了我呀。”

    八字胡气怒,本能的举起拳头就要打下去,玲儿忙跪地求饶说道:“各位大叔,求你们饶了我爹爹吧。”

    八字胡看在玲玲的份上收了手,可是心中那份气怒,一时是无法消去的。

    奉峰说道:“此事到了这样的地步,我也是很难过。而今,事情败漏,中山寨的人定不会放过我的,所以,我要离开这是非之地,只想带着玲玲找个清静之地,各位,告辞。”

    说着就要走。

    “别急着走嘛。”

    此时,义泉从门外走了进来。

    见是义泉,奉峰见礼说道:“我正想去找你呢。”

    义泉奥一声“是吗?什么事?”

    “我身份已暴露,我要即刻离开,找个地方躲起来。”

    义泉微微的笑了起来,知道奉峰现在的处境,说道:“也好。”

    八字胡一伙见到义泉也是必恭不敬。

    八字胡说道:“义总管,我的那六个兄弟,昨夜可都出事了,导致这次任务失败的直接原因,就是对对方的情况了解甚少,所以,你的给我们个说法。”

    义泉冷哼一声说道:“说法,什么说法?我只能说,是你们技不如人,怪不得别人。再说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就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游戏,有何怨哉。”

    这样的回答,八字胡吃了个闭门羹,有话说不出。或许,是自己技不如人。

    此刻,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听来人多,足有百余人。

    奉峰叫到:“不好,中山寨的弟子们追了过来,我们快走。”

    为了躲避麻烦,义泉一伙只好从后门处溜走了。

    带队的头在奉峰家里搜了个遍,没有发现一点蛛丝马迹只好回去交差了。

    三日后,火化了岳海,接着,便是寨主就位典礼仪式。因为,国,一日不可没有王,所以,中山寨,也不能列外。

    一步一步登上寨主之位,自己的心里却是很不情愿。想想自己要做的事还很多,怎能止步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