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海临终的嘱托,白衣郎君不得不接任中山寨寨主一职。但是,自己身肩此事,觉得实有不妥。因为,身后一大堆事情还等着自己去追寻,要的答案,因此,对于中山寨寨主一职,实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根本无法将此寨打理的井然有序,更不可能让它发扬光大。每想到这,自己就觉得责任重大,自己根本就不堪胜任,致使江湖一大寨毁在自己手里。

    今日虽是登上寨主之位,真的是勉为其难了。

    不过,既是如此,也得不负众望,让岳海死的瞑目。

    坐上寨主之位,就意味着自己承认了,自己是中山寨第三代寨主,凡事,都得以中山寨的利益权衡出发,不能再想一出是一出了。

    看着众弟子参拜,自己觉得,此时此刻不是自豪而是一种责任感迫使着自己勇往直前。

    虽然前方的路途迷茫,道路凶险,感觉,前面的忧郁像是去除了,自己能应付的来,有这个自信。

    想此,有了坚定的信念让自己信心十足,阔步向前。

    大家参拜完毕,白衣郎君很有礼貌的说,大家不必多礼,今后就是一家人了,要相互照应。

    付一卓上前一步说道:“小子,潇洒些,好歹是你接任中山寨寨主的日子,是好日子,理应高兴,你说是不是。”

    白衣郎君哪里高兴的起来,脑袋里面全是没有处理完的琐事。每想到这一点,自己就会倍感揪心。便对付一卓的话,自然是阳奉阴违,皮笑肉不笑。

    奉峰与义泉一伙来到一个隐蔽的屋内,奉峰将事情的经过讲述了一遍,义泉意识到,岳海一死,中山寨寨主人选必是白衣郎君,那么,接下来,定是寨主继位仪式。想到这点,觉得不能让他如意。不行,坚决不能让白衣郎君就位中山寨寨主之位,要是就位成功,以后想夺就吃力了,因此,坚决不能让他有这一步,应该扼杀在摇篮之中。

    想到这样的结局,应该速速赶往中山寨,希望能阻止他们。但是,当他们走近中山寨大门的那一刻,他们明白了,白衣郎君已经就位了寨主之位,而且,全寨上下正在贺拜。见此情况,气恼的冲向了守卫。

    守卫见之是义泉来此,早已吓得跑开了,因为,他们知道,不跑才是傻子,总之,好汉不吃眼前亏。他们连跑带叫,不好了,义泉来了。

    待声音传来,义泉已经施展轻功来到了聚义大厅。见白衣郎君已经就位了寨主之位,脑羞成怒的说道:“识相的,自己走下来,我不想玷污了那个座位。”

    声音传来,还在纳闷,不容自己想,义泉已经来到了自己面前,而且大言不惭,甚是来气。说道:“你以为你是谁,我正要去找你,你倒好,送上门来了。既然自己送上门来,那就不要怪我关门打狗。”

    此话一出,付一卓眨眼间跃到义泉后面,把门关上,可是,没有机会关门了,因为,江南十二煞与奉峰齐齐的赶了过来,由此,付一卓只好退了回来。

    见到奉峰的出现,白衣郎君真为他惋惜。说道:“没想到,一代中山寨总管,竟然是一个披着羊皮的狼,助纣为虐,真是中山寨的不幸。”

    奉峰恼怒“休的胡言乱语,只要你交出寨主之位,今日,你就可以卸下一只胳膊从这里走了。”

    义泉吼道:“别跟他废话了,还不上。”

    原本想着,借助义泉来个狐假虎威,但是没想到被义泉反利用,奉峰无奈只好硬着头皮,施展武功攻向白衣郎君。

    白衣郎君对奉峰的攻来,有些疑虑,为何,义泉不亲自上阵?想了想明白了,定是趁自己不备时出黑手。有了这样的机警,对付奉峰,就得一心二用了,否则,义泉定会偷袭成功。

    还不等出手,付一卓叫到:“把他交给我,你应付义泉就好。”

    也是,有了付前辈的帮忙,自己还担心什么。既然不能躲避该来的祸事,那就得拼死一战,只有这样,才有新的篇章。

    “来吧,恶贼,我等你多时了。”

    说着施展轻功攻向了义泉。

    义泉的绿魔大法,白衣郎君已经熟知,对于他的招式,无非就是剧毒无比,要是很好的躲避其招式,那样,他就是再厉害,也不会造成太大的伤害。好在乌金剑,能克制他的毁灭酸性,因此,,胜利的希望已有五成,接下来,就是靠自己的招式和内功来说话了。自上次一比,内力与他相当,只是招式略有不济,想来,今日成与败,便得加倍小心了,不然,必输无疑。

    义泉瞬间施展绿魔大法,招式狠毒,招招毙命。

    乌金剑的来回穿梭,变化多端,快如闪电,让义泉有着忽有忽无的感觉,捉摸不透。

    几十招已过,义泉没有占到一丝便宜,因此气急败坏,这样,他的精神就会受到影响,于是,很多次能将白衣郎君伤到的招式,都被白衣郎君一一化去。

    而奉峰对付付一卓无疑就是以卵击石,没几招,就被付一卓,一掌打在了脸上昏死了过去。

    付一卓骂一句“真是个废物,就这个样,还与我动手。”

    见到奉峰倒地,江南十二煞全是奔向付一卓,杀了他为兄弟们报仇。

    付一卓说道:“你们是什么人,给老子报个号,老子不杀无名鬼。”

    八字胡说道:“我们就是江南十二煞,你杀了我们的兄弟,今日,我们为他们讨回公道。”

    说着一拥而上。

    还想劝他们早早离去,自己不想杀人,还不等自己开口,江南十二煞不由分说的挥刀而来。既然这样,那就不要怪我了,我可是从来不惹怕我之辈,但是,也不会放过犯我之辈。于是脸色一变,手如刀,咔咔咔,就像切西瓜一样,照着江南十二煞当头乱劈。

    看似简单的招式,实则内气十足。其实,一道强有力的气道随着手势,就像一根无形的刀子,在分割他们的每一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