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泉见公孙常胜不再说话,觉得,他已经被自己征服了,要是再加把劲,应该就能将他搞定。说道:“我这样说,无非就是说出了真实的一面,我知道,自古忠言逆耳,我这样做,说来说去,都是为了长圣教着想。”

    义泉再是说了多少好话,公孙常胜就是不表态,最后,只能出奇招了。

    “你不为长圣教考虑,也得为你女儿的将来着想吧。”

    公孙常胜听之此问题,很清楚,他是以雯儿做要挟。想到这一点的后果,公孙常胜再也不能坚持自己的想法了。要是不答应他,恐怕,雯儿有危险。

    想此说到:“你把具体计划说说。”

    待义泉说完计划,公孙常胜只能答应,那好,就这样办吧。

    公孙常胜的答应,义泉很是满意,虽然里面有些威逼利诱的成分,但是,只要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也是应该的。端起酒杯说道:“来,为了教主的英明,咱们干杯。”

    酒喝完,公孙常胜以为义泉会即刻离开,可是没有,像是还有什么事。

    “还有事吗?不妨尽管说来。”

    义泉放下酒杯,把酒倒满说道:“要说有事还真有事,要说没事也就没事了。”

    公孙常胜不知,义泉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此话怎讲?”

    “要说没事,那是假的,其实,还真有一事。”

    “请说。”

    “想必,教主应该听说过,关于乌金剑的传言吧。”

    提起此事,江湖人人得知,此剑也是自己梦寐以求想得到的,可惜无缘相见。今日提及,这是何意。“义总管不要告诉我说,你对此剑知之甚少,闻所未闻了。”

    义泉点点头说道:“你说的一点不错,我对此剑真是盲文呀,对它毫无知情,所以,还请教主赐教。”

    “赐教不敢担,其实,我也是孤陋寡闻,对乌金剑也是不大了解,不过,听传闻,得知此剑,定会定乾坤。对于这样的传闻,我是不大相信。要说,此剑的威力,我们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没有见过,但是,我记得,此剑,行猎他们见过,漆黑吧唧的,没什么稀奇的。”

    “不错,此剑我见过,的确黑,黑的出奇。”

    公孙常胜奥了一声,“看来,义总管已经领教过了乌金剑?”

    “不错,此剑的确厉害。”

    听闻义泉之言,看来,乌金剑是他的克星,要不然,他不会如此的表情。

    此刻,公孙雯走了进来,见过公孙常胜便来到义泉身边坐了下来。

    义泉问你怎么过来了。

    公孙雯说:“你好长时间没回,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

    “我能有什么。”说着起身“教主,那我们就告辞了。”

    看着公孙雯对义泉那份担心,公孙常胜是多么的厌烦,在心里对义泉恨不得吃了他。

    怎么样才能救得小女,这是自己需要着重考虑的问题。想了想,他想求助白衣郎君。因为,只有白衣郎君会是义泉的对手,只有这样,救出雯儿,就有机会了。想此,叫了三灵刀过来,告诉他们,去中山寨见白衣郎君。

    绿凤和逍遥一郎走过惊木峡后,很快便到了冷玉崖。

    老远就见的,一条条蛇来回蠕动。

    看样子,成千上万不成问题。

    这是怎么回事?

    他两无法想象。

    难道,此处是他们的老巢?

    不会呀,以前怎么没有呀,真是奇怪。

    为了躲避它们,只好绕道而行。

    他们饶了好远,可是,没法绕行,一大波一大波的蛇群聚会。它们围绕的战场巨大,一眼看不到边,无边无际,看来,它们将逍遥宫完全困死了。

    这是什么意思呀,他两无法解释。

    看着它们从冷玉崖上上下下,想来,它们的老巢应该就在崖底。

    冷玉崖深不可测,没有人知道,下面是什么。

    宫主让自己来查蛇患,就得掌握蛇的出处,要是这样惧怕而放弃,岂不完不成任务了。

    想到这一点,绿凤时分着急。“现在该怎么办?”

    逍遥一郎看了情况说道:“这些畜生虽是恶毒众多,我们也得迎难而上。”

    “看它们样子,都是剧毒无比,何况,崖底深不见底,我们怎么查。”

    “不怕,我们小心就好。”

    说着往前走去。

    见到逍遥一郎的前进,蛇的噬噬声开始了响起。分明,是发现了他两。声音越来越大,而且,它们改变了路线,开始了向逍遥一郎这边靠近。

    绿凤说道:“不好了,它们发现了我们,我们快躲开。”

    逍遥一郎不躲说道:“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绿凤不明白“这是何意?”

    “待我引开它们,你就从一边过去,这是我们唯一能通过的办法。”

    “这样不行的,太危险了。”

    “什么都不要说了,我自有分寸。快走。”

    他说这话,向一边靠去,那些畜生也就听他的话,乖乖的跟他走了,这样,在一边就显出了一条宽阔大道。见崖底再无蛇出没,这样,就算是安全了。绿凤急忙施展轻功跃了过去,也就五十多步,眼前,又出现了大批的蛇群,绿凤无奈,只好拔剑出鞘,连杀它们。

    只听得轰轰的声音响,无数条蛇被拦腰斩断,好个血腥场面。

    但是不这样做,就会无辜送命,绿凤只好大开杀戒。

    等到了一定安全的时候,绿凤才思,这些畜生的目的是什么。

    此时,逍遥一郎也是赶了回来,由于绿凤在前方开路,逍遥一郎自然是一帆风顺。

    见绿凤发呆问:“怎么了,受伤了吗?”

    绿凤摇摇头说道:“我在想这些家伙,它们的路线为什么都向逍遥宫而去,难道,逍遥宫有他们寻找的东西?”

    逍遥一郎想想绿凤提出的问题也觉得奇怪,看它们的路线,的确都是去向逍遥宫的,但是,没有很好地解答。

    说道:“我们还是尽快通知逍遥宫,让大家做好防备,以免意外再次发生。”

    目前,只有这步了,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案来应急,但愿,蛇患才刚开始,还没有到达逍遥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