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骨架,这一世浪人是什么人?他的乾坤神掌更是闻所未闻。

    真是江湖浩大,奇闻乐见。

    既然不能寻得出路,何不好好研究一番这个神秘的乾坤神掌。

    翻开书籍,第一节是提示:

    欲练此功,必备条件。

    一,有很好的内功实底。二,不准带伤练至,否则,必伤亡。三,既是练就成功,也不得在有内伤的情况下用之,必走火入魔,身亡,切记。

    有了这样的提示,白衣郎君依稀有些对这人死去的看法,是不是此人就是因为受了伤,而不能施展武功,因此离不开此地?

    这样的解释或许就是这样,或许,纯属自己设想,无中生有。

    不管怎么说,这些事情不是自己该想的,还是练好乾坤神掌,那时,一切都会明白的。

    第一章,运气。

    气始肺起,心气血养,通全身,则畅,可将气聚丹田,发至双掌心。

    照着运作了一遍,觉得很舒服,不错,感觉到的确是本好书。

    第二章,内功心法。

    气聚一体,汇通任督二脉,使其身轻如燕。

    第三章,运作。

    乾坤神掌只有五掌,招招精作。

    一力定乾坤。

    看到这样的提示,好奇心更旺。不由自主的练习了起来。

    经过五六遍的演练,终于,领悟了要诀。又经过反复练之,乾坤神掌算是收获与囊中了。接下来,就是最后一遍练之,确定成功。

    在自己运气时,觉得自己轻飘飘的,全身就像飞的感觉。

    这是什么套路,如此的奇妙。

    在使出此掌时,照着书上的套路进行,更让自己吃惊不小的是,这五路掌法都在同一时发出,完成就在秒间,太神奇了。试着一掌打在了岩石上,顿时,岩石,碎了一块,那形状,就像手掌。没想到,此掌如此的怪异妙哉。

    堪称拳中精品。

    看到掌形,不是满意,因为,只有力气小,才会有这样的结果。

    看来,自己的内气还是不够。

    不过,此掌让自己感觉轻键,这一点让自己联想到,此功是不是,本身就是一种以轻功为基础的玄功。

    想此,又练了起来,希望能在其中找到未知的谜底。

    练了好几遍,就是没有很好的觉悟,感觉,刚才的判断是不是一种误导?

    但是,每练一次,就感觉身轻如燕更上一步,好像飞至蓝天,遨游一番。

    有着美好的想象,自己就是飞不起来。虽然有此感觉,也只能作罢了。目前,就是好好练就此功,即使不能蹦起,但是,也能对自己起到很好的帮助。

    感觉练了好久,该是一天一夜了。想着,要是此功,再加乌金剑的帮助,应该能跃上那道口子离开此地,Yu是来到了落地之处。

    看着掉地的那道口子,一筹莫展。

    再是艰难,也得拼力一搏,要不,真是没得机会了。

    拔剑后,用上了乾坤内力,这样,就感觉自己在飞,于是,挥剑,直至插地,这招,借助剑力往上一跃,但是,还差那么一点,就能接近,可是,再没有力气了,只好放弃,接着再试。一连试了三次,都没有成功,觉得,没有希望了。就这样放弃,肯定是心有不甘。稍微歇歇,重振旗鼓,照着原样,一下蹦了上去,眼看就要成功,但是就差那么一点。要是不能有其别的办法,看来,又是徒劳无功了。情急之下,将乌金剑直插岩石,这样一来,自己就不会再次掉下去。想着,就来这招,瞬间,将剑狠插,借着上来的那股劲,果然,剑被插入了岩石中。有了剑在岩石中,一定的固定,这样,就可以借助它的一点力量,轻轻松松的跃到口子边上,抓住其边,便可以上的口子。果然,做到了。

    上来后,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心里叫着,妈呀,真是累人。

    照着原路返回,好在陷阱就几米深。出了陷阱,此时正是夜晚。刚走了几步,就听的有声音传来,便隐藏了起来。接着,见一个人影鬼鬼祟祟的走了过来。

    他没有任何的装扮,看来,定不是那个黑衣人。

    此人四处展望一阵后,没有发现情况,便打了一个口哨学鸟叫。一会儿功夫,从东边来了一个人,打扮和这人一模一样,看来是同伙,说不定是一门派中人。

    来人说,有什么事?没事,就是急得慌,想找人聊天。是这样啊,真是无趣,对了,你这几天,有没有什么新情况?有是有,只是不确定。说说。我听说,中山寨寨主,前日不知去向的失踪了,至今未果。奥,这么说来,我们就可以回去禀告大王了,说不定,此消息还能引起大王的兴趣呢,一个高兴就会有赏。但愿如此吧。那好,我先走了。

    白衣郎君想上前抓获这两个家伙,但是这样做了,无疑是打草惊蛇。就算抓获他两又能怎的,说不定,什么有用的消息都得不到,不如跟随他们去看看,他们到底是何许人也。

    尾随来到镇子上,那家伙进了青楼。

    青楼之地,白衣郎君有些忌讳,不过,要想完成此次任务,就必须硬着头皮进去。

    想躲着那些青楼女子,可是,怕哪出就来哪出。

    一个十七八岁打扮的很妖艳的姑娘风骚的拦住了他的去路。

    “大爷,你是不是来找我的?让我好想你。”

    说着就要扑向白衣郎君。

    白衣郎君忙躲开说道:“我有事,不好意思啊。”

    说着上楼去了。

    姑娘扑空,生气。嘴里咧咧,假正经,这样的老娘见多了。

    白衣郎君上的楼层,在二楼没有发现异常,就上了三楼,在三楼也没有发现该男子的踪迹,于是上了四楼。在四楼,有一屋里面亮着蜡烛,还在里面传来声音,看来,此人就在这里了。

    慢慢接近后,从窗户里面见之,有三个男的,都为白衣郎君消失的消息而欢呼。

    想听重要的消息,这些家伙就是不提,一个劲的说,赏赐一类的话题,听的白衣郎君头大。

    要不,进去问个明白,急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