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黑影人的再现,说明,此人依然跟随者我们,决议还是继续追赶,说不定,能将此人擒获。

    “宫主,他又出了。”

    “在哪,就在前方。”

    “追。”

    两人追赶了又是千与步,但是毫无发现。这下,独孤飞雁算是彻底失望了“算了,我们回去。”

    来到客栈,还是原样子,只是温馨刀客四人在焦急的等待她们。见到独孤飞雁回来,他们放心了。

    尹馨刀客问:“宫主,你们没事吧。”

    独孤飞雁摇摇头说没事。转身对绿凤说,你去跟母亲说,我累了,我要去睡了。

    来到房间,未雨荷问,出了什么事?绿凤说没事。要是没什么事,那你去休息吧,绿凤奥一声,好的,那我去睡了。

    绿凤来到房间,想着那个黑衣人来无踪去无影,真是好奇,但是,没有什么可解释的,因为,抓不到对方就等于没有解释。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而当下,白衣郎君正在练习子爵剑法的第七式。

    利剑穿心,百物一击。

    此招面对面,由于横跨一剑,形成的局面,便是面对面。

    想到这一点,真是佩服玛子,五体投地。

    第二天,绿凤早早起床,打扮梳洗完毕,就来到了母亲房间,见到丫鬟小翠问,夫人起床了吗?小翠说都梳洗完毕了,我去要他们准备早餐。。。。。。。

    用过早餐后,大家准备行路,刚出客栈们,就被一个声音叫住了。

    众人看了看四周,左边没有人,只有右边,站着四个人,一老三少,年轻的两男一女,但他们不认识。

    尹馨刀客上前走几步说道:‘小子,瞎眼了吗?不看看我们是什么人,就这样大呼小叫的。不想活了?’

    来人就是雷行和华宇,还有谢婉茹爷俩。见到逍遥宫的人,雷行华宇都是气氛。

    雷行叫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正想找你们报仇,没想到在这遇到你们了,看来这是天意。”

    尹馨刀客看了看雷行的装扮,看来,是天山一派的,“就凭你们区区四人,还想报仇,真是不自量力,正愁没将你们一网打尽,不想,在这遇到了你们这些余孽,看来,今天就算是天山一派真正灭亡了。我怎么也想不通,你们,天山一派也算是武林一大帮派,上百号弟子,怎么就是一些酒囊饭袋呢,真让人费解。难怪,被灭门。你说,这能怪我们吗?傻逼。”

    此番话,极其羞辱了雷行华宇,气得两人无话可说。

    谢婉茹安慰说道:“别上他的激将法,不然,会吃亏。”

    雷行骂道:“你们这班畜生,今日不将你们杀光,誓不为人。”

    说着就冲了上去。

    有了这样的胆识,不是说,自己有多了不起,而是,有仇不报非君子。要是缩头缩脑,何日才是报仇之时。虽然自己晓得,今日并非能报的仇恨,但是,这一步必须得走,否则,就让这些家伙嘲笑,胆小懦弱。既是今日不能将他们怎么样,杀杀他们的气焰,这样,也是一种气度。

    尹馨刀客对雷行的攻击,根本不放在心上,一副傲慢态度,不可一世。

    雷行华宇

    自谢婉茹爷爷的教诲,武功大进,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小混混了。

    尹馨刀客的大刀也是威风凛凛,不可小觑,但是,他虽是内功厉害,可是,他的招式,已经不如雷行的招式,显得那么慢,跟不上雷行之招,招招被破解,面临失败。

    见到这样的结局,是自己小看了对手。

    雷行越攻越猛,根本不给尹馨刀客喘息的机会。

    雷行心想,今日,一定要将这些家伙不能报仇雪恨,也得让他们付出应有的代价。

    就在雷行杀的起劲时,笑面虎叫一声,“大哥,小弟来帮你。”

    说着,三个暗器飞至而来。

    华宇一直观察其他人的动静,见之笑面虎动作,叫到:“雷行,小心,有暗器。”

    要不是暗器的缘故,雷行,定是一剑将尹馨刀客刺死。就在,剑刺向尹馨刀客的喉咙之时,暗器飞来,雷行只好罢手,跃到了一边躲开了攻击。

    对这样的结局甚是可惜,不过,就此可证明了一点,这些家伙,迟早会被自己一个个除掉的。

    谢婉茹来到雷行身边说:“雷行哥,没事吧。”

    “我没事,只是不能将那个祸害除了。”

    “来如方长,总会有机会的。”

    尹馨刀客谢了笑面虎一声,真不愧是兄弟。

    独孤飞雁对这场战斗极不满意,看来,今日不处这些家伙,看来必是后患。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格杀勿论。”

    声出令出,各个如狼似虎疯狂而来。

    这样的局面,定是对自己不利,谢婉茹爷爷说:“好汉不吃眼前亏,咱们走。”

    即使雷行华宇不愿意就这样心不甘的撤离,可是,这种局面,真的不能恋战,否则,就是自寻死路。也罢,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撤。

    对于雷行一伙的逃走,独孤飞雁相当生气,自己手下几百号人,就让这几个家伙轻易的跑了,真是丢人。

    骂道:“你们真是一群废物,没有的东西。我们走。”

    一口气跑了几千步,躲躲藏藏,终于甩掉了那些家伙。见到那些家伙没有发现自己,转身走了才出来。

    谢婉茹看了爷爷说道:“爷爷,行啊,没想到你逃跑还是一把手,跑的比我们都欢。”

    “去,小屁孩,哪个人在逃跑保命的那一刻不是这样子的。你也不赖嘛,咱们彼此彼此。”

    看着爷孙两,雷行华宇笑了。

    谢婉茹说道:“你说,白公子,他是不是真的做了中山寨的寨主了?万一要是搞错了,那我们可就白破一趟了。”

    “既是这样,也无妨,起码,能见到他,也是幸事。”华宇说。

    “也是奥。”

    谢婉茹爷爷说道:“听你们说这个白公子这好那好,看来,定是一代武学新秀了。”

    “是的,这个白公子在我心里,就是很棒。”华宇回答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