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声音,分析,定是两位前辈在切磋武艺,以求高低,打的难解难分。

    声音有远而近,招招式式劲道狠足。双方拳脚相对,都有一股无形的气道相随,所以,拳脚接触,就有了气道护臂,实质无身体接触,这样,便没有了身体伤害。

    要是敌手,定是受的内伤之论。

    白衣郎君看着两位前辈在自己面前都是竭尽全力以赴,希望能赢对方一招半式,可是,事与愿违。

    两人斗了不知有多少招式了,自己不知,但看他们的每招每式快如闪电,在自己眼里就如悬空刻字。

    只听拳脚声响,双方来到了自己面前,武艺不分彼此的落地了,或许由于见到自己的缘故,两人不约而同的住手了。

    忙打招呼说到:“两位前辈真是好兴致啊。”

    付一卓说道:“我说怎么不见人,原来你在这啊。我们闲着无聊,就锻炼锻炼身体。对了,你在这做什么,莫不是又对陷阱研究?”

    “前辈开玩笑了,我是心烦,出来走走。”

    夏深训嗨一声说道:“有什么事难解的,只要保持一颗冷静的心态,什么事情都会迎刃而解的。白寨主,莫要心慌,水到渠成,船到桥头自然直。”

    这个道理,自己当然是知道,可是,现在面前面临着种种严峻的事情,压的自己喘不过气来,教自己如何冷静。

    “话是这样说,可是,有些事情他不是我们所想的那个样子。”

    付一卓“小子,莫事别急,有什么事,不是还有我们两呢。”

    看着两位前辈,觉得也是,有了两位前辈的助阵,自己还怕什么,想来,真是杞人忧天,多此一举了。

    目前,要自己唯一做的一件事,那就是做好,中山寨一切的防御措施。

    “是呀,有两位前辈,我还愁个啥。”

    “嗯,这就对了,老鬼,咱们再来。”付一卓叫着。

    “来就来,今天不来个三百回合莫要住手。”

    “好。气魄。”

    绿凤一伙,急速赶到冷玉崖崖底,但是令他们很是失望,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到达崖底。

    在他们看来,他们已经到了崖底,但是眼前,又是一道十几步宽的悬崖,而且深不见底。看了周围,没有发现一条小蛇的出没,真是奇怪。

    尹馨刀客看了看地形,发现对面有一平台,平台不宽,也有两步之余,人到上面,定不是问题。“总管,我们借那平台,我觉得可以下得崖底。”

    绿凤也是注意到了这一点,但是,单凭这一平台,就能下的崖底,这也有些武断了。“想法是很好,也是必须要走的一步,但是,下面,可否还有平台,这就难以料定了。要是没有平台,我们这样做,岂不很是危险。所以,我觉得切莫着急,再好好观察一番,这样稳妥。”

    尹馨刀客不耐烦的说:“这好办,你不下去,怎能得知下面是什么情况。”

    是呀,眼前一片茫然,深渊雾气腾腾,要是不下去侦探一番,哪能晓得下面,是什么情况。可是,就这样下去,定是危险重重,这样未知的环境,必是危机四伏,断然不能贸然前行。“我看还是不要下去了,为了你们的安全,,,,,”

    尹馨刀客打断话头说道:“别婆婆妈妈的了,你这样定会误事的。”

    说着,跳到了对面的平台上。

    平台上很是光滑,像是有什么东西长期在此呆过,要是没有功底之辈,定是在平台上,一脚后滑掉下山崖了。这样的情况,尹馨刀客相当熟知,可是自己猜不出,是什么东西在此长期盘踞,要不然,定不会是这样的。

    就这样及其危险的情况,他没有向大家说明。

    站稳脚跟,觉得没有什么事,说道:“你们过来吧,看,没事。”

    笑面虎,长枪鲁一手,还有黑虎使者,先后跃到了那平台上。

    笑面虎喊,安全。

    但是,他们每个人都感觉到了脚下不正常的感觉,刚要开口说出,让尹馨刀客阻止了,不要说话。

    长枪鲁一手说,接下来,我们怎么做。

    “看,对面还有一平台,我们到了那,再看。”尹馨刀客指着对面的平台。“我先走。”说着就跃了过去。不偏不倚,正好就位。

    其余人也都跟着跃了过去。

    脚下依然是光滑,就像被什么东西打磨了一样。

    他们仔细看了眼前,依稀看到还有平台,待雾气稍加稀薄时,不错,确定了。这次的平台,相对上面的那个平台比较,感觉走上前去很轻松,因为,他与脚下的平台距离不算远,只是稍微的略低了一些。而且,隐约看到平台后面好像是空的。虽然隔着雾气,但是,它的环境告诉了大家,平台后面是山洞。

    有了这样的发现,他们迫不及待的跳了过去。

    果然,是一个山洞。洞口不大,也有七八尺之余。几人同行,还是没有问题的。只是里面黑漆漆的,看不到什么。刚进山洞十几步,就听得噬噬的声音,这种声音,谁都清楚,是蛇的声音。想到这一点,尹馨刀客即刻转身说道:“快撤,危险。”

    几人像受惊的猴子一样横冲直撞的出了山洞,跃到了平台,算是万事大吉。

    就在他们庆幸时,几条发绿的蛇,在山洞口立着身体四周打探,看目标的去向。它们只有一尺长短,筷子粗,身体直挺,好似一根粗筷子。

    待它们数量有了几十只后,那些家伙像箭一样插了过来。在空中,那些家伙掉的掉,蹦的蹦,攻击而来。蹦者就是踩踏同伴的身躯借力。最后,也就是后跳的那些蛇跃到了平台部位,实施攻击。

    见到这些家伙这样的跳跃姿势,尹馨刀客呆了。

    他没有见过这样的,宁可牺牲同伴的性命,也要将侵入者赶走。

    这或许,就是人与畜生的区别吧。

    见到毒蛇来攻,毫不犹豫的施展自身武功来对付,一方面,要大家赶快撤离平台。可是,这样的命令显然迟了,对面平台上,一条,白色大蟒已将平台占据。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