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凤的问题,未雨荷想了好一会,要不要告知她实情左右为难。要是告诉了她,以她的性格定会与独孤剑较劲,那时,定会有危险。

    另据独孤剑所说,他两比武都是有生死书的,死者无怨无悔。

    想了半天,还是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

    “你父亲早已死去,所以,我觉得,你没有必要知道这么多。或许,日后你会知道的,但,那个时候,也是你应该知道的时候了。凤,不是母亲狠心,而是,有些事情不到时机,它会引来不必要的危机。凤,相信娘,娘不会瞒你什么。”

    看到娘亲着急的表情,想来,此事关系甚大。既然娘亲不说,自然就有她的道理。但是自己想不到,是什么原因让她疑虑。

    “娘亲,既然你有所顾忌,那此事就先搁置吧。”

    未雨荷拍拍绿凤的手说道:“乖。懂事。”

    独孤剑想着,与长圣教联手后,能不能将中山寨一举拿下,要想一举成功,就得有个周密的部署计划,否则,徒劳无功。

    就算与长圣教联手,到时候,长圣教的势力就能完全的发挥出来?未必。所以,对付中山寨,还的靠自己。

    以为与长圣教联手,就能借助他人之力,来完成自己的梦想,看来,是自己错了。扫除一切障碍,还得靠自己。抓别人家的猫来,是不会捉自家老鼠的。

    有了这样的意识,独孤剑感觉到,事事陷阱,人心叵测,一不小心,危机四伏。

    决议,该是荣王爷出手的时候了。养兵千日用兵一时。

    白衣郎君想了好几天的对策,觉得,应该把少林寺方丈请来,可是,清苦大师不在,他是没法赶来为自己助威的,不过,写封信给他,将这里的情况说清楚也好。

    独孤剑带了属下赶往了长圣教,而红宵,只有独孤飞雁一个人在。

    她想不通,父亲为什么要与长圣教联手,这不是多此一举嘛。单凭逍遥宫的势力,谁人不惧,那个不畏,何苦与他们联手,真是掉价。

    独孤剑的到来,公孙常胜义泉热情款待,并且设了酒宴。

    公孙常胜“接到你的回信,我是倍感亲切,今日见到独孤宫主,更是高兴啊。对了,此次你来,想必已是有了详细的计划,不妨大致说下可好。”

    对于这个问题,的确做了详细的部署,目的,就是一举灭了中山寨,要是不能将其剿灭,定是后患无穷。那么,此次行动,舟车劳顿的,就没有任何意义了,相反,还会付出一定代价的。

    想此说到:“此次行动,事关我们今后的立场走向,所以,务必成功,如若不然,今后,就无法立足于江湖。”

    义泉支持说道:“那独孤宫主的计划是?”

    “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不灭中山寨,誓不罢休,所以,我们这次的合作,可是有历史意义的,决不可掉以轻心,敷衍了事,否则,我们永远都剿灭不了中山寨。”

    独孤剑的发言,令义泉相当满意。“独孤宫主深谋远虑,作为这次行动的指挥者完全能胜任,所以,我,义泉,支持你。”

    这样的建议,公孙常胜很是不赞同,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在这样的局势下,只能与他们周旋,敷衍了。不过,独孤剑与义泉的合作,无疑,双方都是如虎添翼,不可一世,所到之处,所向披靡。想到这一点,他对白衣郎君的信心减少到了百分之一的概率,几乎成零。想了想,还是明哲保身,识时务者为俊杰。最后,也是支持义泉的意见。

    “那,独孤宫主可有决议,什么时候开始进攻中山寨?”

    独孤剑不加思索的说道:“越快越好,省的夜长梦多。”

    义泉“不知独孤宫主带了多少人马?”

    “有四百余众。不知,公孙教主欲派多少人马?”

    公孙常胜想了一下说道:“由于本教事物繁忙,因此,需要大量的人员来维护,所以,去的人马相对就不多,也就百余人吧。”

    这样的回答,令义泉没有想到的,刚要开口,独孤剑说话了。“既然是这样的,我们也不能强加要求,一切的利益从根本出发嘛,理解理解。”

    这样说话,不是说独孤剑没有意见,而是,这一点,早在自己的预料之中。出了一百多人,不论武艺如何,凑个数还是有用的。

    “公孙教主精打细算,为本教呕心沥血,让人佩服呀。”

    公孙常胜回礼说道:“不敢不敢,让独孤宫主失望了。但凡,本教能多抽一个弟子出来,我绝不会徇私舞弊,这点,还请独孤宫主谅解。”

    独孤剑没有介意这点,他也看得出,这家伙就是一个东方大随东风,西风大随西风的主,看来,他定不是自己的绊脚石。

    “公孙教主多虑了,我怎么会介意呢。”

    义泉迫不及待的问:“独孤宫主,我们何时进攻中山寨?”

    “为了武林和平,我们必须,立刻行动。”

    酒宴结束,义泉赶来公孙雯面前说道:“娘子,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公孙雯一脸懵懂“什么?”

    “我们就要为父母亲报仇雪恨了。”

    听到这样的消息,的确是个好消息“真的吗?那好,我去杀了他。”

    义泉当然知道公孙雯所说的人是谁,忙拦阻“娘子,你搞错了,现在,我们还不能杀教主。”

    公孙雯不明白“不杀他杀谁?”

    “杀他的帮凶。”

    公孙雯更不明白“不杀元凶杀帮凶,这是哪门子的道理?我不懂。”

    义泉笑笑“这个教主对我们还有利用价值,利用他找出那些帮凶,然后一一除之,最后,再收拾他,这样,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凶手一个个被消灭,疏而不漏,岂不乐哉。”

    听起来很有道理,可是,这样下去,父母亲何时才能在九泉之下得到安息。

    “夫君,我不想要什么他的东西,我只想报仇雪恨,让父母亲早日瞑目。”

    “我的傻娘子,人不能活在仇恨里,要为现实活着。当然,仇一定要报,可是,要抓住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