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的提议,利用教主,好找出帮凶一个个除之,虽是想法简单,但又真理如此,也不失,好的计谋一条。(书=-屋*0小-}说-+网)

    “夫君,就依你吧。”

    “这才是我的好娘子。”

    “对了,你说教主的帮凶还有谁?除了三灵刀,难道,还有其别的帮凶?”

    “是的。当初,父母亲的武艺在江湖中数一流,而贼手武功平平,不是父母亲的对手,要想制服父母亲,他们不惜狼狈为奸,以多欺少,最终,父母亲,一首难敌四手,被他们迫害了。所以,我的想法就是,以教主为中心,找出一一幕后的帮凶,将其剿灭,现在,我终于发现了一个帮凶。”

    公孙雯迫不及待的问:“谁?他是做什么的?”

    义泉得意的说道:“此人你见过,他就是两次与我对决的那个白衣人。”

    “怎么会是他?我的天呀,我还为他的举动表示同情,真是没想到,他竟然是杀害我父母亲的刽子手。”说着话难过了起来“夫君,是我不对,还一个劲的为凶手求情,是我不对,夫君,请原谅,我的无知好吗?”

    这样的话语,义泉听的相当满意,这样的态度,就是义泉想要的。

    “没事。娘子,只要你以后不要太任性,我相信,我们的仇一定报的。”

    “夫君,那人现在在哪?”

    “他就在中山寨,现在是中山寨的寨主。”

    公孙雯很是愤怒的表情,得知帮凶的下落后,在心里发誓,一定要将帮凶碎尸万段。

    白衣郎君独自呆在屋子里练习子爵剑法,希望能将此剑法发挥至最高境界,可是,越往上练,越是艰难。虽然内气一步步在提高,但是,再练第八重时,感觉全身都在烧,一连几次都是如此,找了好几个理由,都不成立,自然,找不到真正的原因来解答。想了半天,试了好几次,就是不对劲,只好放弃。

    想到乾坤神掌,白衣郎君便练起了循环吸攻。

    练此功,以气为主,自然,练起来得心应手。呼,吐,收,吸,都很自然。

    此时,一弟子来报,寨主,不好了,山下来了好几百号人,像是攻山而来。

    听到这样的消息,一惊,该来的,终究来了。

    问:“认识不?”

    “不认识,眼生。”

    白衣郎君走出自己的屋子,站在山头眺望,虽是距离遥远,看去也不算模糊。虽是人面看不清楚,但是服饰,人数,一目了然。黑压压一片,看来,至少六百人以上。

    见此情况,白衣郎君命人拉响警钟。

    听到警钟的付一卓,夏深训,还有雷行华宇谢婉茹一一到齐,就连玲玲也是赶来了。

    大家见此阵势,都是清楚,来人气势汹汹,而且有备而来。

    付一卓见到这样的阵势乐了,因为,他已经好久好久没有与人打过架了。

    看到很乐观的付一卓,夏深训不解问:“你这是何意?敌人都到家门口了。”

    付一卓“不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是自古以来遗留下的名言,我们可不能对不起,发明这词的先辈呀。”

    付一卓之意,大家都是知道,不错,为今之计,只能如此,另则好汉不吃眼前亏,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要是这样做了,可就对不起岳海,对自己的信任了。所以,无论如何,都得守住中山寨,哪怕牺牲自己也在所不惜。

    想了一时说道:“以前辈的看法,我们怎么才能击退强敌?”

    这样的问题,可把付一卓难住了,自己只知谁敢侵犯自己,绝不会手下留情,让他有来无回。说道:“这好办,牛不抵牛是怂牛。虽然,结局无可料知,但是,精神与气魄不能丢。虽然,我也知道,留的山在,就不怕被冻死,但是这样做,性质就不一样了,临阵逃脱,这样,会被人戳脊梁骨的。”

    付一卓的意思,很是明确,那就是硬碰硬,这样做,毫无战略预计,定会吃大亏。转身问夏深训,“前辈,依你之见呢?”

    夏深训想了一下说道:“付一卓的做法恐怕行不通,莽干是不行的。要我看,我们的有个周详的部署,否则,准会大败。”

    付一卓对夏深训的提议,刚想有反驳意见,但是想想,也是,莽夫行动,必会败亡。

    “那你的意思呢?设伏?还是突击?”

    “当然是设伏与突击了。”

    “你这样说,跟没说有何区别。”付一卓愤愤的说。

    “别急嘛,慢慢听我说。我们在一定的地方设一个防线,自然,就是设伏的前端,然后,四面八方同时进攻,这样一来,可把敌人消灭一大半。剩下的,也就不足为奇了,接下来,你们也该清楚怎么做了吧。”

    这样的解释,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要是哪个人还是不明白,那就说明这个人脑子不清醒。但是这样做的后果很是严重,搞不好,会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地步。

    白衣郎君细细的琢磨着,如何防御与进攻,才是最佳效果。

    就依付一卓的看法,硬碰硬,也不失,是个好主意,毕竟,敌人是要与自己相搏的,不是切磋武艺的。

    要是按夏深训的说法,设伏,诱敌深入,可是,敌人队伍庞大,人数众多,要想完成这样的计划,看来,难上加难。那么,这样的计划,可就不利于进行了。

    比较了两位前辈的建议,觉得,付一卓的提议还是可行的,毕竟,现在这个世道就是以武论英雄。

    说道:“各位,我们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各自保护好自身安全,千万别死拼,因为,没有这个必要。”

    话虽然是这样说的,其实在心里,却不是这样想的。这样说,是说给大家听的,能活一个是一个。而自己,已经做好了与中山寨共生存的打算。

    这样的言语,付一卓有些不愿意的说道:“你这样说,就是对中山寨的不负责,只要有我一口气在,我就不让他们上的中山寨聚义大厅半步。”

    夏深训也说“十几年没有活动活动筋骨了,看来,今日一战,绝不可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