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雯的态度,白衣郎君怎么也搞不明白,她这是为什么?什么事情让她如此气愤,难道,是自己做了对不起的他的事了?想了一阵子,没有啊,那么,她这样激动,是为何事?

    一连串的疑问,一连串的为什么,令白衣郎君焦头烂额,不知所措。

    看到公孙雯这样,自己觉得着急,她这是怎么了?由此,心口疼了起来。

    看到白衣郎君这么难过,夏深训有些不解,难道,他们认识。问“老付,这丫头是什么人,这么让他难过。”

    付一卓唉一声说道:“是他的心上人。”

    这样的回答,令在场的人都是惊讶。

    因为,那丫头态度如此恶劣,说话又是这么的莽恨,都在猜疑,白衣郎君是不是是个暗恋狂,一厢情愿。所以,都觉白衣郎君不值得,这么歹毒的女子,而且没有一点斯文,将来定是泼妇型材,要她干嘛,不要也罢。

    谢婉茹说道:“就这样的,白寨主你还喜欢她?”

    白衣郎君没有说什么话,因为,要真是这样的,自己绝不会要的。

    付一卓说道:“你们不知内情,就不要多说话了,日后,你们会明白的。”

    对于这个问题,越是隐秘,就觉得,越是吸引,大家都是很关心它。

    谢婉茹撒娇说道:“前辈,你就讲嘛,好是让人着急。”

    付一卓看了眼前的阵势,判断,敌人不会即刻上来的,还需要一段时间。但是,他对谢婉茹的神情不解,火烧眉毛之际,却是关心这点,说道:“你个小丫头片子,现在是什么时候,生死攸关呀,你倒好,对于不关自己的闲事倒是挺上进的。”

    谢婉茹抱住付一卓的胳膊摇晃说道:“前辈爷爷,你就说嘛,好不好,要是不知其原因,我无心与这些家伙拼命的。”

    这样的回答,付一卓已是没有办法再拒绝。“好吧。”

    “原本她与他是一对情侣,然而,被义泉设计了,不知什么原因,公孙雯,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更让人生气的,你们猜,是什么?”

    谢婉茹急道:“快说,别卖关子了,谁会知道。”

    “就是,义泉说啥她就是啥,言听计从。对于别人说什么,她都不相信,只信义泉,别人问她的问题,她都会问义泉,然后,才能确定。你说气不气人。”

    大家听着,这人是不是大脑出问题了,要不然,是个人,都会有自己的主见分的是非,绝不会随波逐流。

    又听的她的遭遇,又是那么的同情,看来,她也挺可怜。

    公孙雯在一遍遍的嚎叫着,要杀了白衣郎君你这个畜生,为死去的父母亲报仇雪恨。

    听到公孙雯喊出的口号,白衣郎君终于明白了什么原因,原来,他认为,是自己杀了她的父母亲。这怎么可能,公孙常胜不是好好地活着嘛,那么,她的这些思维是来自什么原因?想想,就不难理解了,又是义泉。

    说道:“公孙雯,我没有杀你的父母亲,你父亲他还,,,,,”

    义泉见白衣郎君开口,已知他要说出实情,要是这样,那自己又的费一番功夫了,所以,坚决不能让他们独自对话,打断话头说道:“你给我住口,你这个畜生,你做的那些事,大家都知道,怎地,还想赖账不成?是男人,就痛快点,敢作敢当当。要是知道有今日,何必当初呢?”

    这样的杰作,独孤剑非常喜欢,故明白,要是再耽搁时间,义泉的鬼把戏真会露馅。意识到这一点,他下令说道:“勇士们,还等什么,实现目标的时刻已到了,杀啊。”

    对手的攻击,真不让自己把话说清楚,可恨的独孤剑,义泉,有朝一日,我会让你们付出百倍的代价。

    有了独孤剑周密的策划,有谁对付谁,一一有了安排。故,一起攻来中山寨。

    对付白衣郎君的有,尹馨刀客,黑虎使者,长枪鲁一手,笑面虎,公孙雯,还有柳一刀。

    面对这样的部署,自己是没有担心的必要,但是,有一个人让自己难以出手,她就是公孙雯。自己心里清楚,要是采取避而不见的态度,她会趁机攻击自己。要是动手,又不能伤其,这让自己难以抉择,毕竟,刀枪无眼。想到这一点,还是采取防御态度,至于其别人,该出手时就得出手。

    公孙雯攻了上来,嘴里直叫着,畜生,拿命来。

    喊着话语,脸色已变绿色,那张脸,白衣郎君不敢见,真是太邪恶了。

    见过,义泉的变色,只是脸色变,而容没变,而公孙雯,直接性的变得面目全非,要是不相识,谁能说,她就是公孙雯。

    公孙雯的绿魔大法攻,招式狠毒,招招毙命,要是不小心,定会被她打中。

    就是这样,自己也只能防御,而不能出手。

    公孙雯的出手,带动了其他人,他们排成一排,进攻白衣郎君。这样的作战目的,是为了更好的发挥暗器的使出。所以,就不会伤到对方。

    尹馨刀客的大刀,长枪鲁一手的长枪,公孙雯的绿魔大法功,三者皆是同时动手,而笑面虎,黑虎使者又是暗镖相加,这样一来,白衣郎君只能是防御手段,而没有进攻攻略。

    白衣郎君此时很清楚,要是在这样下去,会消耗自己的真气不少,觉得,还是用乌金剑尽快结束战斗。想此,瞬间从背上拔剑,来一招横扫千军,这招,最适合现在这样的局势,大面积伤害对手。

    在拔剑瞬间,也想过,这样的动作,对于公孙雯来说,应该可以轻轻松松应付,于是一招击去,能给对方警示,不要欺人太甚,负责,后果自负。

    这一横扫,公孙雯一伙轻松躲过,只见那道紫色剑气扫到岩石上,留有一道痕迹,碎石飞起。

    这样的症状,公孙雯一伙很是吃惊,可是,在公孙雯心里,只要为父母亲报仇雪恨,就算死,也值得,因此,不顾乌金剑之威力,又是开始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