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深训被独孤剑撂翻后,大言不惭的得意洋洋,他那表情真让人气煞。

    “独孤剑,有本事你给我出来,我要杀了你。”

    “呵呵呵,,,人不大,口气不小。不过,看在你把他们战胜的份上,值得我出手。”

    言落身现,在百步远的一颗树后面稍稍露出了头。就那么一下,忽又不见了。

    白衣郎君听声音,也是这样的位置分析,只是还不等确定,独孤剑现身了说道:“小子,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现在要是决定,俯首认输还来得及,要是不然,定叫你尸骨无存,你好好想想。奥,对了,提醒你一句,不为自己,也的为中山寨的兄弟们的将来想想,我可不喜欢乱杀无辜。”

    独孤剑的话意,白衣郎君很清楚,好是为难,他这是以此要挟,让自己停手认输。这怎么能行,要是这样做了,岂不是将中山寨滚手相让。可是不这样做,面临的问题就严峻了,无疑,遭无辜屠杀。

    看着奋起拼杀的中山寨弟子,自己绝不能这样做,否则,让他们寒心了。

    好男儿当自强,绝不能做有违心德之事。应该,奋起抵抗,虽不撼敌,唯有一死,但,死的其所,死而后已。

    想此说到:“你想都别想,今日,就是与你们决一死战的日子,所以,没有论臣服之事。独孤剑,有本事来呀,我要杀了你这冷血。”

    有了这么多人,已经命归黄泉,原本想着,他定会投降,谁知,这家伙宁死不屈,那好,给了机会不要,就不要怪的我了。

    想此说到:“敬酒不吃吃罚酒,好,好,好样的,喜欢。”

    话音落,人不见。

    白衣郎君对这样的速度惊讶,怪不的,夏深训被击伤了。

    独孤剑这次的隐身,完全不见了身影,就忽闪一下的动作也是消失的无影无踪不可一见。

    既然不见其身,何不利用耳朵取缔双眼,于是闭目静听。

    由于周围厮杀声,兵器相撞声不断,所以,听的独孤剑接近之声,也就是独孤剑到了自己面前的那一刻。

    出手抗击,但是,为时已晚。

    独孤剑的几掌已是击中了自己,顿觉,胸骨裂碎,好似插入了内脏,接着胸口气闷,肺叶难动。

    顿时,脑袋昏晕,向后退了去。

    独孤剑此掌劲道足大,把白衣郎君几乎打飞了,要不是白衣郎君马步扎实,早已飞出几十步远。

    也就是白衣郎君能有这个本事,要不然,定会身撞对面的山体接着骨碎身亡。虽是躲过了这样的浩劫,可是,他的身后又是悬崖峭壁。因此,很轻松地就掉了下去。

    付一卓见到这样的结果,想过去帮忙,但心有余而力不足,他被义泉一伙缠的死死的,根本无法脱身。

    独孤剑见大局一定,心中甚是高兴,但见付一卓还没有被搞定,再不想浪费时间,于是趁其不备,来了个突然袭击,一掌打在了付一卓的后肩上。

    付一卓被冷不防一掌击中,几乎半面身子即刻麻木失去了知觉,向前倒去几步,头晕眼花不知知觉。这时,朱一彪正好一刀砍去,那刀下去,头部正位,就会让付一卓一分为二。

    独孤剑想让其住手,显然来不及,只好亲自出手,胳膊一挥,一道内气将朱一彪手中的刀弹飞了。

    朱一彪对独孤剑此举不解问:“独孤宫主,你这是何意?”

    独孤剑说到:“留着他们,或许,将来还有用。”接着,一掌打在了山体上一个凸起的地方,顿时,那个凸起的地方成平,碎石飞扬,溅的满天飞。“你们都给我住手。顺者倡逆者亡。”

    此话一出,中山寨的门徒们都住手了,因为,他们见到了寨主已被独孤剑打下了山崖,所以,大势已去,也就不再做无谓的牺牲了。

    “只要你们愿意归顺,我都会即往不咎。”独孤剑信誓旦旦的说着。

    中山寨的弟子们各个议论纷纷交头接耳一阵后,都表示,愿意服从独孤宫主的一切指示。

    义泉漫不经心的来到独孤剑面前,皮笑肉不笑的说到:“独孤宫主,我们终于取得了胜利,这份功劳你可是首功,功不可没呀。”

    独孤剑呵呵两声说到:“彼此彼此。”

    说这话,见公孙雯已经倒地了,而这个家伙却是不管不顾不闻不问,这是何道理?独孤剑搞不明白。

    “你家娘子已受伤了,瞧,在那。”

    义泉好似若无其事的说到:“多谢独孤宫主关心,我家娘子之事,岂于独孤宫主旗开得胜之事相提并论,她之事,次事,不足为奇无关重要。再说,她只是让人打晕而已。”

    独孤剑惊讶,“你是如何得知的?”

    “不瞒独孤宫主,其实,我一直在注视着她的安危。”

    独孤剑点了头,“原来如此。”

    柳一刀说到:“独孤宫主,中山寨已攻下,接下来,这些人,该怎么处理?”

    “还用问,把他们给我锁起来,我要慢慢的折磨他们,这样,才能解去我心中十几年的仇恨。”

    看着被捉拿的付一卓夏深训,累行华宇谢婉如,独孤剑是多么的自豪,终于,实现了自己的第二步计划。

    义泉慢悠悠的来到公孙雯的身边,看着熟睡的她,真不想叫醒她,让她安静的睡着去。

    想到白衣郎君对她的态度就是来气,觉的,他们是不是认识?要是不然,姓白的不会如此。罢了,回去问问公孙常胜就知道了。

    想此,用手轻轻的摇了几下公孙雯。

    公孙雯有了知觉,慢慢的睁开眼睛,看到义泉说到:“我这是在哪?”

    义泉扶起公孙雯说到:“你这么快就忘了,你被白衣郎君那个狗贼算计打晕了,要不是我及时出手,你就被他杀害了。”

    只要提起白衣郎君,公孙雯就相当气愤,发誓要杀了他,为父母亲报仇雪恨。

    “他人在哪?我要将他碎尸万段。”

    义泉没有说话,做了一个明知故问的表情“你猜。”

    这样的问题,怎么能猜的出,说到:“你说嘛,夫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