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雯急切想知道白衣郎君的下落,因为,她还没有为父母亲报了仇。而义泉要她猜,甚是急人。

    义泉见到公孙雯猴急样乐了说他已经死了。

    奥,尸首在哪?

    这样的问话,似乎就是不相信自己,所言真实,不过理解。

    想此说到:“他已经掉下了悬崖,想必已经成肉饼了。”

    对于白衣郎君的死讯,公孙雯心里非常气愤,恨不能亲手宰了这个畜生,真是便宜他了。

    但是,见他的出手,足以将自己迫害,可是,他没有这么做,这又是何意?或许,他对自己根本就无暇顾及,所以,对自己的下手时,被其他人阻止了。对,一定是这样的,绝不能把一个双手沾满父母亲鲜血的刽子手,想象的有如此高尚的品质。要是这样,岂不善恶不分。

    看着公孙雯发呆,义泉有所怀疑,她是不是在想,白衣郎君对她的态度,急忙打断她的思绪“在想什么呢,起来吧,这儿风大。走,我们进大殿去。”

    独孤剑一伙来到聚义大厅后,他们停止了脚步,都在看着寨主之位,似乎都在盼着,要坐上去,但是各个又是畏首畏尾,有贼心但没贼胆,因为,他们都在揣摩独孤剑的心思。

    其实,独孤剑对这个中山寨寨主一位根本不放在眼里,虽是有了这个头衔,也就象征着自己的实力无疑增大。但是,有自己出任,确实不合适,得找个胜任之辈,否则,中山寨上千号弟子难以管束。

    想了想,终于有了答案。

    要说人选,只有义泉最为合适。其一,他前面就是中山寨寨主,现在任之,也不会有人反对。其二,他的武功独一无二,所以,完全有这个实力当当。

    “义泉,攻下中山寨,这可是你一生的夙愿,今日,我就把它交还你了。”

    义泉谢过独孤剑,满怀信心的一步步走上寨主之位。坐稳后,重温旧梦。这种失而复得的愉悦心情,谁会理解。不错,没有失去过,就不会有起伏不定的心理,不过,这一切都来自,自己的因明决断与策划,由此感到自豪。

    见到夫君荣登中山寨寨主之位,公孙雯第一个祝福。上前一步,双手抱拳“贺喜夫君,恭喜夫君,荣登中山寨寨主之位。”

    其余人也是恭祝,一片贺词。

    义泉宣布:“为了今日胜战,我宣布,大摆酒宴,庆幸三日。”

    这样的决定,谁都高兴,但是独孤剑,却为白衣郎君的死很是疑惑,说到:“义寨主,我们应该派人到崖底去看看,这样才能放心。”

    义泉笑到:“这事我早吩咐人去做了,独孤宫主你就不必费心了。走,我们今个一醉方休,不醉不归。”

    对于这样的结局,绿凤却是高兴不起来,尤其对于白衣郎君的死,心里总觉很是难过,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她没有进的聚义大厅,而是,站在白衣郎君掉下去的悬崖处,久久探望。

    崖底很深,深不可测。白雾缭绕,什么都看不清楚。

    想想与白衣郎君每每接触,自己觉得他不是自己的敌人,而是自己的朋友。

    想到这个问题,有觉好笑,不是敌人是什么?是朋友,还需要兵戎相见吗?

    算了,人都已经死了,想他也没用了,只希望,白公子一路走好。

    玲玲在开战之际,为了她的安全,白衣郎君要她到悬崖底躲避,要是中山寨意外不守,就不要回来了。

    崖底有条小河,水流缓慢,不宽,三步之余,但见水的呈色,它不浅,像是很深。这如何是好?目的地就在眼前,却是被它拦阻了,怎么办?考虑了一下,过吧。于是不顾危险的走进水流之中。好在水流慢,不然,定会被水带走了。

    目的地,就是一处平台,平台后面有个山洞,极其隐秘,自白衣郎君发现这个山洞后,自己没有亲自探视过,也不知里面是凶是吉,就让玲玲过来了。目前,只有这招,才能让玲玲安然无恙。

    就在自己焦急等待消息时,忽然,一个人影掉到了水流里。就是那么一瞬间,玲玲也能确认,他就是白衣郎君。因为,一身白衣特别熟悉。

    见白衣郎君掉入水里慌了,这是怎么了?料定,中山寨出事了。

    忙走到水流边,等白衣郎君浮出水面,可是十几秒钟过去了还是不见身影,着急了,赶忙跳水进去打捞。进的水里,没有发现身影,奇了怪了,去哪了,一时不可思议。

    是不是被水冲走了?带着这样的疑问,爬出水面,急急的往前赶了几步又下水,一步一步往前赶,这样,一定会找到。不错,走了十几步,一个白色身影出现在了眼眶里,虽是在水里也是清晰可见。

    急忙拉起,然后趁着水的力量将白衣郎君拉出了水面。看他嘴里满是水,即刻将身子翻个过,面朝下,嘴里的水瞬间留了出来,可是,没有苏醒的迹象特征。

    玲玲急了,只好推摇他的身躯,希望,能醒过来。摇了半天,没有一丝动像,绝望了。

    剩下的,只有一个动作,那就是哭。

    也许,是水的缘故,将白衣郎君激醒了。他微微的睁开眼睛,见到玲玲哭泣,想来,可能是因为自己昏厥,她以为我出事了故难过。想说话,但是无能为力,想用手动动玲玲,让她放心,可是,依然不能力所能及。

    玲玲闭着眼睛哭了一阵子,睁开眼睛见到,白衣郎君的眼睛在动,高兴的说到:“寨主,你终于醒了。”说着擦去了脸上的泪珠。

    如何救治,是玲玲心里所想的问题,见他这样,定是重伤。

    此时,传来了嘻嘻哈哈的声音。

    听到声音,玲玲觉得有救了,只要有人在,就不怕寨主没得救,起身准备喊叫时,就听的那些人在说,仔细找,找到白衣郎君,总管大大有赏。

    原来,他们的目的是要寨主命的。

    这该怎么办?

    看看来人,足有十来个,这样的局面,只有一个办法,要想解救寨主,就得把他们引开,别无他法。

    想此,挪了周围一些石头将白衣郎君围起,盖了一些杂草后,自己冲上前去,顺着河流而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