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这些鸡鸣狗盗之徒,玲玲痛下杀手,不然,寨主的安全就不能得到保障,故给他们判了死刑,而且临迟处死。但是,看着他们可怜祈求的样子,自己又是于心不忍,这如何是好?让自己左右为难。杀也不能,不杀也不能。杀之,一了百了,安全。不杀,埋藏隐患,祸事连连。这让玲玲难以抉择。想了想他们的处境,他们也是被逼无奈,情有可原。也罢,死罪可免,但是,也不能让他们就此离开。看了看周围,觉得,暂时,再不会来人,要是时间长了,可就不好说。眼下,寨主不能动弹,急需要人手,也好,就借他们的手,把寨主转移了,至于以后,切行切看他们的表现吧。

    说到:“既然你们,都是被逼无奈,死了觉得也冤,那好,我给你们一次机会,就看你们能不能把握住了。”

    听到有活命的机会,领头急道“什么机会?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玲玲毫不隐瞒的说到:“你们要找的人就在那里。”

    领头的明白了“告诉我们这些,你想让我们做什么?”

    “很简单,帮我把他运到安全的地方就好。”

    这样的条件,无疑,能办到,满口答应“好好好,我们照办。”

    挪去围石,去了盖草,大家齐力而为将白衣郎君扶起,又做了担架,这样,很轻松地抬着白衣郎君进了山洞。

    山洞里面很暗,玲玲叫他们准备好取亮的火把,虽是这项任务艰巨,但是,在大家的努力下,一切都显得很轻松,轻而易举的办到了。

    山洞里面的情况,谁都不知情,就连白衣郎君也是一无所知。只知这是个很好的藏身之所,里面的情况只能边行边观察。

    山洞里面有很多树枝,几乎都是干燥的,而且凌乱。

    玲玲只听寨主的吩咐,要自己在此藏身,定会有他一定的道理,所以,不管不顾一个劲的往里走。

    山洞越来越窄,但是深不见底。越往里走就会产生一份危险,可是,目前别无选择,必须一往勇前。

    走了好一阵子,几乎一个时辰了,那些人累了,叫嚷着走不动了,要歇息。

    按时辰推算,进了山洞的步伐足有几千步,可是,就是不见底。

    玲玲疑虑,这山洞,是不是一条通道?

    白衣郎君睁着眼睛,可是什么也做不了,但感觉到,后背有一股热流在慢慢贯通自己的身躯。

    自问,这是什么情况?

    身下只有乌金剑,别无它物,难道,此种热流是乌金剑所产生?

    要是这样,可真是一大奇迹。

    没想到,它还有这样的疗伤功效。

    休息了一阵子,玲玲琢磨着此地不可久留说道:“我们启程。”

    又走了百步,有水滴声传来,那声音节奏不快不慢均匀有序。分析,应该到了尽头。

    有此分析,说“大家再加把劲,希望就在前方。”

    水滴声临近,山洞突然间结束了,眼前,出现了岩石堵了去路。走近一瞧,左边,又开了一道,只有一尺宽,高约六尺。看它们的工艺分析,绝不是天然形成,而是人工精心建造。要是这样,里面可值得一看。可是,寨主行动不便,这如何是好。

    滴滴滴的声音就从里面发出,清晰悦耳。

    到了尽头,却不能进的,只好在此休息。

    领头的说,“姑娘,事到如今,我们的任务算是顺利完成,你看,我们是不是该离开了。”

    不错,按常理说,他们应该可以离开了,但是,为了安全,他们三个又不能离开。而他们不离开,大家只能在此一个防着一个,什么事都做不了。即使是这样,也必须维持现状,因为,这样安全。

    经过十几个时辰的静躺,那道热流真是厉害,将自己堵塞的经脉一一疏通,瞬间,胸口气息流畅,不再堵淤,终于,大口的呼出了一口气,接着,呼吸自如,脑袋清明了,恢复了往常。不由的咳嗽了几声,觉得胸口相当疼,才知,胸骨已被独孤剑打断了。

    听到声音,玲玲即刻过来,蹲地说道:“寨主,你醒了就好。”

    见是玲玲,说“把我扶起。”

    起身后,看了四周,山洞已经到了尽头,问“再有没有出口?”

    玲玲如实回答“有,只不过,是一条缝而已,行走不便。”

    白衣郎君明白了,“这是好事,有,总比没有强。扶我起来。”

    玲玲担心说“要是不行就不要硬撑,我们想法带你过去。”

    “你们沒有什么办法可想,不然,我就不会在此呆着。扶我起来。”

    白衣郎君知道,受伤部位在胸口,而且现在,胸口不再郁闷,走几步应该不成问题。

    慢慢的站了起来,果然,一切按自己的思路方向发展着。

    而其他人都对他身后的乌金剑所感惊讶,因为,他们都见到一道绿气在白衣郎君背上闪着。他们不明白是什么原因,只是觉得好奇。

    看了缝隙i,明显,是人工建造,看来,里面藏有猫腻。便侧着身躯紧紧依偎着走了进去。

    走了十来步远,空间大了,足有四五十个平方。正位,有一骷髅,青衣长袍外套,坐姿不是自然,一腿长放,一腿弯曲,双手抱着一本书。看样子,此书对他极其重要。

    再看岩石上写着字。

    原本以为,得到雁形变,就可天下无敌,谁知,它一分为三,要想学之,就得寻到另外两本,否则,绝无用处。

    难道,此书就是传说中的雁形变?

    将手中的火把放了一边,忍着剧痛慢慢的跪地,然后取下手中的书。书上尘土很厚,取下书,将书抖了一下,尘土飞扬。

    翻开书,写着,第三式,接着,下面写了一些说明,大概意思还是以内气有关,气则通,经脉畅,人都二脉交合,身轻如雁,似有非有。

    再看下一页,是关于雁形变的内功心法?

    通气天门,后经尾关,再到丹田,气聚手心。

    看了半天,到此为止了,又翻了几页,也是没有再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