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山居士对白衣郎君的出掌,很是佩服,能轻而易举的打退独孤剑,看来,定不是偶尔之举,定是有着过人之处。那么,是什么原因呢?

    独孤剑想到是乾坤神掌,感觉大事不妙,有了乾坤神掌在世,自己的幻影大法功不就掉价了,想到这一层,就暗暗的生气。不过,等自己冲破最高境界时,那时候,乾坤神掌也不是对手,那时,就是你们一个个的死期了。想到这一层,又是多么的心满意足得意洋洋了。

    既然他有乾坤神掌吸功,目前,最有效的对付方法,就是义泉的绿魔大法功来诊治他,此功剧毒无比,看他还敢用乾坤神掌。

    “义寨主,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刚才的局面,义泉历历在目,什么情况都是一目了然。唯有一点,让自己想不明白,为何,独孤剑的一掌,份量多重,却被白衣郎君轻松化解,这不存在着巨大的秘密吗?

    问:“独孤宫主,你能告诉我实情吗?”

    义泉的疑问,独孤剑自然是心知肚明,没想到这家伙还是挺精明的,看来,此人以后定是阴谋家,自己得留个心眼。

    “他用的是乾坤神掌。”

    “乾坤神掌?”义泉一惊,“这等功夫不是已经失传百年有余了,他是怎么得到的?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独孤剑说“此等武功,固然厉害,可是,你的绿魔大法功,就不会惧它。”

    义泉即刻明白了其中的意思,禁不住阴冷的冷哼了起来。

    “明白了,就让我好好的收拾他。”叫到“白衣郎君,你这个畜生,拿命来。”

    喊着,就地跃起,临空一掌而来。

    隐山居士说到:“白公子,你对付他行不行?”

    义泉的掌力有毒,自己万不可与他对决,否则,飞蛾扑火。

    “跟他,我可没办法。大师,看你的了。对了,不要轻易与他对掌,要是内力不济,会很容易中毒的。”

    知道了。

    说着就地跃起,临空与义泉打斗在一起。

    隐山居士的招式变化多端,另义泉极难对付,出现这样的局面,义泉发怒了,看来,不用眼攻,拿不下对方。瞅准时机,眼睛发绿光,一道极强的内力夺框而出,隐山居士应付义泉的腿脚,哪有功夫看义泉的眼睛,故,没有意识到,被打中了,绿光射在隐山居士的胳膊上,疼的他掉在了地上。赶忙扒起衣袖,看去,伤口已是发黑,即刻感染。

    这一招,白衣郎君忘记了,没来得及告知,见到义泉出招才意识到大事不妙,已是为时已晚。看着受伤的隐山居士心里很难过,造成这一切的人好像是自己。难过归难过,总之,还得赶紧救人,于是取出被水打湿了的解毒丸说,赶紧服下它。

    义泉见到这样的场景,似乎感觉到,自己所练剧毒,现在看来,也是吓唬人的纸老虎而已。看,他们各个安然无恙,并无性命之忧。怪不得,白衣郎君上次被自己判了死刑,而他却完好无损,活的好好的,原来,他们有解药。

    想到这一层,他愣住了,他要重新编配药材,来客服现在的缺陷。

    独孤剑见其发愣说到:“你没事吧?怎么了。”

    “没事。”

    “你看,现在连你也是束手无策,我看,今日想拿下他们,看来,是纸上谈兵了。”

    “怎么,你是要放弃这大好机会吗?你要知道,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呀。”

    “是啊,可是,那又怎么样?试问,你有好的办法吗?”

    “最起码,我们人多这是优势。”

    “有什么用?别忘了,对手不是普通人。虽然他们都是伤痕累累,可是,他们依然以一抵三,一点不为过。”

    “即使如此,再加我们的力量,相信,定能将他们击碎打垮的。”

    “不错,理论是这样的,虽然,白衣郎君深受重伤,但是,我们谁都不能与其对决,否则,很危险。”

    义泉很不明白的问:“为什么?”

    “搞不好,我们不是给他制造麻烦,而是为他疗伤。”

    义泉想想其中的厉害关系,翻来覆去的从头至尾撸了一遍,终于明白了。

    “独孤宫主就是厉害,在下真是愚不可及呀,佩服佩服。要不是您的提醒,今日谁胜谁负都是未知数呢。即是这样,那我们接下来该如何打算?”

    “既然不能将他们消灭,那我们就撤。”

    对于这样的做法,义泉心有不甘,就这样离去,岂不是放虎归山。说到:“就这样放了他们,岂不便宜了他们?”

    “这个问题我也想过,可是,你有好主意吗?算了,日子常常在,还把人累坏?今日放他们走,不等于下次再放他们走。”

    在一旁的公孙雯听到这消息,大为不满,哪有这样的,好不容易才能将这畜生堵于此,他们的现状几乎是困境,举步维艰,何不趁此机会,将他们一网打尽,岂不更好,为什么要无辜放他们走?千辛万苦才等到这一步,眼看就要为父母亲报的血仇,你们倒好,打算放了这些混帐。

    想此说到:“你们的决议,我不同意。”

    义泉“娘子,你不了解实际情况,就不要添乱了。”

    公孙雯不接受义泉的话“添乱?夫君,这怎么能说是添乱呢?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有了今天的成就,目的是为了什么?为的就是为父母亲报仇雪恨,让他们在九泉之下能瞑目,你们倒好,说不干就不干了,那,我的仇恨何年何月才能报?”

    义泉安慰公孙雯“不要激动,激动不能决定问题的。好吧,既然你执意如此,那我就把厉害关系告诉你。原因是,白衣郎君拥有了乾坤神掌,我们对他无法下手,你以为,我们就这样放弃大好机会吗?不是,而是被迫无奈,只能如此。”

    公孙雯再没有说话。

    独孤剑心里很清楚,要是今日不把白衣郎君消灭了,无疑,放虎归山,可是,就是这样的局面,自己也是无能为力,不能将其杀灭,只有等待时机了。不过,自己相信,很快的,待自己练就幻影大法功时,就是你小子的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