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慧的问题,从某种程度分析,分明说明是玲玲相告的,不然,鹿慧不会联想到这一点的。

    既然已知大概,要是再隐瞒鹿慧,就是多此一举了,实话告知,是遇到了麻烦,不过,都已经过了。

    是什么事,让他们全是伤痕?鹿慧想搞个明白。又听玲玲说,郎君哥已是中山寨的寨主了,既是寨主,手下弟子千百,怎能轻易受伤,这其中,定是有原因。说道:“郎君哥,你贵为中山寨寨主,岂能轻易受伤,难道,遇到了高手?”

    白衣郎君点了头,把事情的经过讲述了一遍后,“你的分析没有错,我们都是伤痕累累。而我,伤势较重,只不过,行尸走路而已。”

    鹿慧心中一阵难过,大骂:“可恶的独孤剑义泉,占着拥有绝世武功,就可以欺人太甚,太气人了。郎君哥,现在你的伤势好些没有?”

    白衣郎君安慰的说道:“好多了,要不然,我们也不会走到这的。”

    “那你们打算去何处疗伤?”

    “去滁州。对了,那个地方你没有告诉别人吧?”

    “没有,只有我一个人晓得,就连我爹爹都是不知。”

    “那就好。”

    鹿成想着公孙雯的事情,其实,心里很难受,但是,在嘴上就是逞一时之快,才言不由衷的说了那一通话,想了半天,觉得心里发慌,就是不能将此事忘掉,便想去再问问白衣郎君,关于义泉的详细情况,刚到门口,就听白衣郎君和鹿慧的对话,正好让自己听了个清清楚楚,原来,他们都在滁州的一个秘密之地修养身心。有此消息,觉得,这是一个天大的秘密,即刻,脑袋里面想到了一个利益熏心的计划。要是自己将这个消息告诉义泉,那会是什么情况?答案,肯定是迫不及待的想除去那伙人,毕竟,都是仇深似海的对手。或是告诉独孤剑,相信,也是这样的效果。最好,促使他们联手再来一次追击围剿,那时,该是多么壮观的场面。想此,悄然离去了。

    刚转身走了几步,正好被出来的玲玲看到了,玲玲对鹿成刚才的那番话,心有恨意,想叫其止步,问,有什么事吗?但是没有这么做,因为,这人品行不怎的,少于他接触为妙。

    鹿成想了好久,要不要将此事告知他们,一旦告知,自己将会走上嗜血道路,要是装作不知,这等机会就会与自己擦肩而过,现在,江湖有六门约执掌,六门约的人,已经让独孤剑几乎扫完,要是自己将六门约的残余势力,这个消息告知独孤剑,想来,多么有利于宏大镖局的发展。这样做的结果,自是好处多多,绝对没有不利于宏大镖局的因素。何况,此消息没有人告诉自己,做了,也是无人得知是自己所为,想想,真是两全其美。

    想此,写了一封信叫人秘密送往了红宵。

    鹿慧与白衣郎君聊了好久,也是夜深人静之时了,鹿慧告别了白衣郎君,兴奋的回去了,没想到,白衣郎君和自己聊了好久,抱着自己的期望高兴地睡着了。

    第二天,天刚亮,白衣郎君早早起床了,因为,夏天热,趁早赶路,是最好的主意。

    独孤剑回到红宵,对所有人员作以佳奖,唯独对绿凤冷眼相待。

    独孤剑看着绿凤很久了,自己有些想不通,自己煞费苦心的对她那么多次的包装,栽培,就是希望能让她改变自己的观点,可是,事与愿违,始终如一,没有丝毫变化,不知道,这样继续让她任由下去,真不敢想象,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一步一步接近绿凤,就是想,能读懂她的内心深处,但是,一无所知。

    “我不知道,你的内心都在想些什么,为什么,你就是听不进去我给你的训言,为什么?你能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吗?”

    绿凤没有深思,只是实话实说:“回禀宫主,我不喜欢乱杀无辜。”

    “可是,你不杀他,他就会反过来杀我,你说,我该怎么办?”

    “不是的,只要你不杀他,他怎么会杀我们?”

    “你是说,是我做错了?”

    独孤剑越来越生气,因为,她就是一个冥顽不灵顽固不化的家伙,有了这样的判断,觉得她已是无药可救。有此分析,一把抓住公孙雯的脖子,捏的很紧,接着恨声说到:“你为什么这么的愚不可及,为什么总是逆着我意反为之?是不是觉得活够了?既然如此,那好,我成全你。”

    说着,手劲在无声中加大了。

    绿凤被独孤剑控制后,顿时无法呼气,喉骨几乎要碎了。

    独孤剑虽是生气,但是没有下死手,毕竟,是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

    笑面虎见之情况,立刻心疼了起来,因为,自己在十二年前,自见到绿凤的那一眼开始,就对她念念不忘,看到这样的场面,自然是心疼不已。说到:“请宫主息怒,还望手下留情呀。”

    笑面虎的求情,让独孤剑感到意外。不过,有了他的此举,算是给了自己一个台阶。

    其实,在抓住绿凤脖子的瞬间,自己就后悔了。

    慢慢的松了手说到:“你为什么为她求情?”

    笑面虎开门见山的说到:“因为,我喜欢绿凤。”

    “看出来了。既然如此,那就选个好日子,给你们举行婚礼。”

    笑面虎听到这个消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是不是自己在做梦。

    “真的吗?宫主,你可不要变卦呀。”

    “老夫说话,一向一言九鼎从不食言。”

    笑面虎赶忙趴地上磕了两个响头,谢过独孤剑,“日后定为逍遥宫排山倒海在所不惜,以报宫主大恩大德。”

    独孤剑对笑面虎的承诺相当满意,说到:“好。三日后,为你们完婚。”

    独孤剑松了手,绿凤才觉的舒服了好多。听到笑面虎的要求,自己极力不同意,想反抗,但是没法说出自己的心声,因为,喉咙疼痛无比,就好似喉骨被捏碎了一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