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被独孤剑控制,失去了武功,好在重获自由,怎能稳坐泰山,难道,好了伤疤忘了疼。要让自己呆着,装作一无所知,比杀了自己还难受。故,坚决不赞同方丈大师的提议。

    方丈大师理解隐山居士内心深处,说到:“你的心情我们理解,可是,我们与他们的实力悬殊,找他们报仇,宛如飞蛾扑火,与其做没把握的战斗,不如细心调理自身的不足,虽说,这也给了对方调养生息的机会,可是,我们的胜算就多了一筹,我觉的,还是有利于我们。”

    “非也。方丈大师要是顾冬顾西,要我看来,就是从某种意义上理解为养虎为患。至此,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我们绝不给他们喘息的机会,我们应该主动攻击,方为上上策。”

    方丈

    阿弥陀佛一声后说到:“施主此言诧异。为今,我们人人受伤,只能自救。不错,你说的一点都不错,我们应该主动出击,消灭他的实力,可是,他们的实力远不在你我料想之中,盲目行动,只能是自掘坟墓,这样的结局,我想,在座的都不会同意的。”

    两人的争论,互不相让,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但是,两者道理,的确,大致一瞧,都是有一定的说服力,可是,要从实际理论上分析,方丈大师的道理颇据说服力,起码,在行动前有所准备,就可以胸有成竹了,可是,就如隐山居士前辈所说,敌人也在准备着。到时再对付他人,岂不是耗费一番别有的力气。

    想了想利益权衡,觉的,绝不能有盲目之决定,否则,等于自杀,满盘皆输。

    经过一番来去斟酌,最后决定采取方丈大师之策,因为稳妥。

    “两位的阔论,都是有理可据,句句真金,要说,对我们相当有利的话题,还是方丈大师的提议符合目前的状况,所以,隐山居士大师,请稍安勿躁,想攻击对手,就的有充分的准备,否则,我们不但是徒劳,而且还有生命危险。这点,我相信大师也顾及到了。”

    “不错,对于这个问题,我也是深思熟虑过了,虽说障碍重重,我们的学会克服,要是依方丈大师所言,我真的是担忧啊。”

    白衣郎君解释说到:“大师的疑虑我们都能理解,只是目前,我们别无选择,休养生息是我们唯一的答案,还请大师结合实际考虑问题。”

    隐山居士虽是不同意,但为了大局着想不得不依附白衣郎君。

    “好吧。”

    说着话,感觉到身体越来越不舒服,发呕,接着,一股凉气涌入心口,心内随即变的凉意根生,相当难受。就像一道东西钻入了自己的心内。由此感觉,隐山居士忙用气,让自己的内气将心护住,这样,便会舒服些。

    玲玲也是同样的感觉,玲玲内气不够,只好随着那道凉气在自己的身体里肆意妄为,不由的,一口发黑的鲜血脱口而出,一时,觉得舒服了好多。不过,自身感觉很是没力,坐在地上久久不能站起。

    隐山居士,用内力顶着那道让人极不舒服的凉气,即使是自己再是挣扎,也没能阻挡那道凉气脱口而出,顿时,全身没一点力气,倒在了地上,不过,舒服了好多。

    白衣郎君见到他们急速的变化,大为吃惊,这是怎么了?难道,解毒丸不起作用?不会的,这可是自己千辛万苦得来的草药。

    着急“大师,玲玲,你们没事吧?”

    隐山居士慢慢说道:“没事,只是没有力气。”

    “玲玲,你呢?”

    玲玲点了头说,也是同感。

    他们这样的回答,白衣郎君不再担心了,又看了他们吐出的血都是发黑,看来,是他们身体里面的毒素给清理了出来。有了这样的分析,白衣郎君心有欢喜说道:“呆会,你们的身体就会完完全全的健康了。”

    这样的消息,玲玲,隐山居士喜出望外,异口同声说真的吗?

    白衣郎君肯定的说真的。

    绿凤与欢乐七身分头逃跑,这样,最终不会全军覆没。

    原本跑向秘密基地,为了安全,绿凤建议另行别处。

    分道扬镳,绿凤顺着一条山沟下去了,可是,追赶的人也紧随而至。

    绿凤听的清楚,有人追了过来,但是自己不知,就是逍遥宫的人,待人走近才认了出来,他们就是逍遥一郎,长枪鲁一手,还有黑虎使者。

    见了他们先是一惊,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追来了,而且,路线还这么准。

    幸好,黑夜还能隐蔽,这样的条件对自己相当有利。

    只要自己隐蔽好,相信,他们不会发现自己的。可是,自己的行动路线怎么会就被他们轻而易举的找到了,这让自己很是疑惑不解,又一想,这就说明这些家伙的本事还是一流的。即是这样,那么,欢乐七身岂不危亦。

    长枪鲁一手叫道:“出来吧,总管,你的踪迹我们清清楚楚,再不要躲躲藏藏了,没意思。宫主说了,要是你现在回去,此事就这样收场,既往不咎。”

    这样的条件,自然是可以考虑,要是以往,便不会考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但是现在,自己处在冰火两重天的禁地,自己怎能回去,面对一个杀人不眨眼的东西。

    但是自己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行踪他们如此熟悉,还是这么精准,不然,他们就不会在此停留。

    想到这样点,觉得,自己身上一定有他们可寻的依据。那么,是什么呢?

    看了自己身上的每一处,没有发现什么,又用手摸了身体的每一处,还是没有任何发现,这是什么情况?百思不得其解。

    再是隐藏下去,看来无意义。自己的每一步,他们都是了如指掌清清楚楚,就算自己走到天涯海角,他们也会一如既往的跟随着自己。

    怎么样才能真正的摆脱他们呢?这是自己首先解决的问题。

    既然他们能准确无误的找到自己,那就说明,他们依着一种自己没法察觉的线索,要想得知这个秘密,就的,解铃还须系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