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的形式,只有跟他们走才是安全的,但这样的要求绝对不能答应,答应了,岂不是辜负了绿凤姑娘的一份善心,要是不答应,对手凶残成性,必会是一条死路。

    在死亡线上瞬间的抉择,欢乐七身有着矛盾心理,毕竟,在死的面前谁都会有惧怕心理。但是,死也要死得其所,更不想死后,落得一个轻如鸿毛的名声。颜果卿,颜真卿,哥两首先表态,绝不在这样的情况下认怂,他两意志一致,丝毫不妥协,死就死,大不了十五年后又是一条汉子。有了他两的鼓舞,其余五身意见统一,要和敌人抗击到底。

    笑面虎又一次的叫道:“想好了没有,大爷的忍耐是有限的。”

    颜果卿意志坚定的说道:“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我们宁可一死,也不会委曲求全的,你们这班畜生,必有报应的。”

    “有没有报应,我想你是看不到了。原以为,你们都是一些识时务者,没想到,却是一伙冥顽不灵,一群朽木不可雕的东西。既然是这样,那我们还费什么话。

    说着话,手中铁扇摆动,一排排暗镖啾啾啾飞速而出。

    听到暗镖声音,颜果卿颜真卿迅速的躲开了,然而,在他们身后的王置,车忠利,赵随意没来及躲闪,被刺中了,疼得他们嘶声嚎叫,满地打滚。

    颜果卿扶住赵随意说道:”你没事吧?“

    暗镖在胳膊上,颜果卿拔下了飞镖,顿时流出了黑血,心中即刻明白,暗镖有毒。看了伤口,胳膊已经迅速的发黑蔓延。

    这如何是好?

    笑面虎得意洋洋的说道:”我再问你一句,回还是不回?“

    回去,就能救得他们,不回,只能是死路一条。但是回去,也会像他们这样,只能是逍遥宫的杀人机器。

    怎么办?

    ”别再犹豫了,他们身上的毒可不能等。待到毒气攻心,那时想救,恐怕也是无能为力。“

    不论怎么说,救得他们的性命再说,至于以后,走一步看一步吧。

    ”好吧,我答应你,你给我的兄弟们先解毒。“

    ”这不就对了嘛。“

    笑面虎从袖子里面取出了三颗发黑的药丸说道:”立刻给他们吃下,一个时辰后,他们会恢复体力,三个时辰后,完全解毒了。“

    听得这么复杂的程序,颜果卿也是半信半疑,不管怎么说,只要人活着,比什么都强。接过药丸,给他们服了下去,然后把他们的伤口处理了。

    要是按他所说,此时,他们是无法行走的,这就说,此时此刻可以休息了。

    ”你们好好休息。“

    颜真卿说道:”大哥,我们真的跟他们回去吗?“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保住他们的性命。“

    笑面虎知道他们的内心深处,不过,这也是每个正常人,具备应有的思维,但是,不能让他们休息,让他们行走为妙,这样,在他们身上的毒被完全解去时,也就到了红宵,那时,他们再有什么企图,也不会担心了。

    想此说道:”想休息,是不可能的,因为,走动会让血液快速流淌,药效也就被快速吸收,这样,身体恢复正常,那就是早一刻的时候了。“

    颜果卿”他们没有力气,站立都是问题,更不要说,行走了。“

    ”不能走,也得走。“

    尹馨刀客说道:”要是确实不能行走,那就休息一下。“

    笑面虎反对说道:”坚决不可,刚才我说了,走有走的好处,要是休息,解毒功效会迟钝。“

    有这样的解释吗?尹馨刀客疑惑的看了笑面虎,想问原因,但是又止住了。

    ”那好,为了更好地解去你们身上的毒,还是前行吧。“

    颜果卿无奈,只好依从。”我们扶着他们走吧。“

    长枪鲁一手和逍遥一郎紧追着黑虎使者,担心他回去胡说一通。可是,还是没有追到他,让他见到了独孤剑。

    看到他狼狈的样子,心里有了答案。”怎么,没有找回那丫头?“

    黑虎使者支支吾吾”她的武艺厉害,宫主您是知道的,属下无能。“

    独孤剑心里怎能不知这一点。是呀,绿凤的武功的确出众,要是顺应自己,该是一件多么令人骄傲的事情,只是可惜,这丫头生性善良,不肯杀身,自己煞费苦心,还是没能将她改变,看来,再不能容忍下去了,要是不能为自己所用,那么,留她何用。

    ”她在何处?“

    黑虎使者将实情相告后,独孤剑想了一时,觉得,她应该还没有走远,现在赶去,应该还来得及。

    此时,逍遥一郎,长枪鲁一手也赶来过来,见过独孤剑后,长枪鲁一手说道:”宫主,那丫头武艺在我们之上,所以,我们只好看着她离去了。请宫主责罚。“

    独孤剑没有说话,责怪他们也没用,看来,非自己出手,难于抓获这丫头。

    绿凤走出山沟,来到一处平台,平台窄但很长,一眼看不到头。看看两边,这是标准的山底。

    顺着平台往前走越来越窄,一侧,看到了一个山洞。走了进去,山洞不深也不大,是个住人的好地方。再看山洞的布置,好像是有人特意的,想来,是有人在此。

    喊到:“有人吗?”

    要是有人,就太好了,这就象征着,自己无意中得到了一丝温暖。

    此刻,王秀红正在山洞内打腿盘坐调理气息,听到有人喊,感到意外,此处极度隐秘,通常没有人可以找到这里,除非,是掉落这峡谷之中的人,看来,是个命大之人。看了华玲玉的脸色,气色不错,便放心的走了出去。

    见是一个相当漂亮的姑娘,而且举止不素,彬彬有礼,由此心生爱惜,要是自己的孩儿在,她做自己的儿媳妇那该多好。顿时,在心里的那股怀疑态度消失了,也不管,她是不是美女蛇。

    “你是何人?”

    绿凤见礼王秀红后,看她面相也就三十出头,看来,是个姐姐了。说道:“姐姐你好,我叫绿凤,不知怎么的,就来此了。要是打扰了你,还请谅解。”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