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郎君琢磨一阵子说到:“现在,毒圣前辈为华前辈治疗伤情,现在去,恐有不妥。”

    玲玲失望的撇了嘴,不再说什么了。

    而隐山居士则是不一样的态度,说到:“正是因为华玲玉,我们才要立刻去。”白衣郎君明白隐山居士的意思,以看华前辈之名见毒圣前辈。此主意不错,值得借鉴。

    “此议胜好。那好,我们去。”

    隐山居士得意说到:“就是不是此原因,我们同去,别的不敢多言,就凭方丈大师,毒圣不会不给面子。”

    独孤剑一路凭借绿凤身上的气味,在绿凤与王秀红话谈完之际刚好赶到了现场,听到华玲玉过些时日就会恢复,很是生气,没想到,这么高的悬崖都没能将她致死,是个奇人。

    慢慢的走了进去,既是声音微弱,王秀红听的也是真真切切。叫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没想到,在这遇到你了。老朋友,好久不见了。”

    王秀红打量了独孤剑一眼说到:“没想到几年不见,你老了许多呀,看来,你一直都是很忙碌,想必,是为了你那雄心壮志而劳累奔波吧。只是,你奔波了半辈子,如今,人老珠黄,可是,现状依旧,试问,你得到了什么?除了凶残成性,杀人如麻外,你还有什么,对你的成就,我是佩服之至呀。”

    “哼哼,得到了什么?问的好。实话跟你说吧,我得到的多了,待到把你们这些家伙收拾完,那时,就是我独孤剑登上武林盟主宝座的时机,也是我一统江湖之机。你说,我得到了什么。”

    王秀红通过绿凤的诉说了解,如今,江湖八大高手有一些已经让他控制了,所剩无几。现在,自己与华玲玉也是身险危机,凶多吉少。目前,独孤剑已是练成了绝世武功,对他,绝不能轻敌。要说他的招式,从白衣郎君,华玲玉的伤势来看,都是在胸口。要是这样分析,我得防备他的正面攻击才是。

    “你机关算尽,八大高手还是活跃于武林,相信,你的宏伟阴谋永远都不会得逞的。”

    “成不成,不是你说了算,你只许保护好自己就好。问一句,你是束手就擒,还是由我动手。”

    绿凤对独孤剑的到来,十分自责,都怪自己,是自己把他引来了。看到独孤剑要对王前辈动手,阻止说到:“宫主,你不能一错再错了,你放过王前辈吧。”

    独孤剑已对绿凤憎恨至极,恨不能一掌打死她,且目前,还不是收拾她的时候。说到:“你还是多多想想自己,怎么个死法吧。”

    对于独孤剑对自己所做的一切深痛恶绝,是他,毁了自己,真想冲上前去与他拼个你死我活,可是,他毕竟是养育自己十多年的人。每每想此,都是犹豫不决了。

    不管怎么说,独孤剑的到来,是因为自己,今日,就是拼上性命,也不能让他伤到王前辈和华前辈。

    “宫主,我死不是问题,只要你不伤害她俩,我怎么个死法都无所谓。”

    “看来,还挺大义凛然,好,我答应你。”

    “多谢宫主。”

    “既然我已答应你的要求了,那你还不履行你的承诺?”

    “好。”

    说着从背后拔剑而出。“希望宫主信守承诺。”

    将乌金剑放置与脖颈处。

    听了绿凤的话,王秀红觉的自己没走眼,自己的决定是对的。看到绿凤为了自己甘愿自刎,于心何忍,叫到绿凤,不要,却是来不及,绿凤已经挥剑狠狠的刺下,顿时,鲜血之流。

    绿凤用尽了力气,想一了百了,可是事与愿违,怎么用劲,就是割不断自己的喉咙。看着顺着脖颈的鲜血直流,可是自己呼吸自如,只是感觉很疼而已。是呀,有了伤口不疼才怪。令自己搞不懂的是,为什么,脖颈这么牢固,是自己力气不够,还是有其它原因,一时不知。

    鲜血流了一会,自动止住了,这种情况,绿凤无法明白,在场的,都不明白。只有王秀红听白衣郎君提起自己受伤后,乌金剑自发内力救助主人的事,真是奇也。那么,此剑一样的漆黑,却是黑的发亮,莫不是另一把乌金剑?要是这样,乌金剑有两把?可真是宝剑。要不是亲眼目睹,绝非信服。原本对白衣郎君的说词半信半疑,这下,全部将疑惑解释了。

    独孤剑也是惊叹不已,没想到,此剑尽是如此神奇。只可惜,此剑只配有缘人。自己得之,并非幸事。要是其剑配其人,白衣郎君一把,绿凤一把,世上只有两把,且是雌雄,无形中在说着什么,冥冥之中好像就是注定了的。在多次的行动中,这丫头一直对白衣郎君不肯下手,莫不是丫头动了情,要是如此,绝对不能让他们在一起,否则,定会是自己最大的威胁。

    “既然你下不去手,那就让我助你一臂之力。”

    说着提气,瞬间,一掌打向绿凤的前额。

    王秀红见之,绝对不能让他伤害绿凤,看得出,这丫头有情有义,心地善良,将来,造福武林出一份力定必不可少。

    原本盘腿打坐,见独孤剑到来便下地,独孤剑的行动就在瞬间,王秀红看的清楚,一掌打了过去,随即,一道掌气阻止独孤剑的那一掌,要是迟一点,绿凤定会深受其害。

    见到他两的打斗,绿凤一时不知该如何做才是。是劝架还是帮忙,很难很难,,,,,

    看他们武功招式,自己无法看清,斗的难解难分,要是分个高低,看来是难。

    劝架,只能是为了双方和平,这样的想法是不靠谱的。另一种,就是助阵,助阵的效果也有两种。一种,能让自己永远的得到自由,另一种,就是成为一个永远的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当然,这就取决于自己的决定。

    要想自己永远的自由,就的助阵王前辈,可是,独孤剑是养育自己十几年的人,自己于心何忍。

    一时陷于两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