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剑对绿凤期望很高,希望她能回心转意,故要求她回去,

    此要求,让绿凤十分为难但又十分清醒,决意不回。**shu05.com更新快**

    跪地说道:“宫主,恕孩儿不能遵命。”

    独孤剑很生气,不过,这样的结局是自己想到的,不回也罢,但不甘心还是唠叨几句“我从小到大把你当成自己的亲身闺女,没想到,你是一个吃里扒外,忘恩负义的东西。既然你这么绝情,那我就成全你。”话落,转过身走了。

    逍遥一郎想劝绿凤回心转意,这样,就可以每天都与她在一起。

    “绿凤,我知道你不回的原因,你给宫主言明即可呀,没有必要这样做嘛。”

    绿凤没有考虑的说道:“谢谢你,我是不会回去的。”

    逍遥一郎无奈的只好走了。

    绿凤见独孤剑走了,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好像,终于解放了。

    王秀红忙说:“孩子,快起来。”

    起身后,来到华玲玉跟前说道:“王前辈,华前辈什么时候能恢复。”

    “经过这几日的调理,我想,这几日她就会醒来。”

    “那太好了。”

    王秀红对绿凤的决定很是不明,说道:“逍遥宫势力庞大,人手众多,可以说遍布江湖每一个角落,你做这样的决定,我看就是以身试险,处处危机,难道,你就没想过这样的结局?是有什么原因吗?”

    绿凤犹豫了一会,觉得,应该把自己所想,所遭遇的事情说个明白,这样,王前辈就不会有疑惑了。

    “不瞒前辈,离开逍遥宫,有两个重大的原因。一是,我不喜欢打打杀杀,血腥场面。二是,他要我嫁给一个我不喜欢的人,所以,我要离开。这样一来,我就可以忘却了那些打打杀杀的场面,再也不去做一些自己不喜欢的事了。”

    原来是这样。王秀红明白了。

    “那你打算怎么做?”

    “我也没想过,走一步算一步吧。”

    也是,一个初入江湖的人,怎么有打算呢,便没有再说什么。

    独孤剑一伙刚走出山洞不远,也就二十余步,白衣郎君一伙正好来此遇到了。

    第一反应,就是想到毒圣前辈是不是遭遇了?白衣郎君很是担心的说道:“什么地方都有你,真是无孔不入。说,你们把毒圣前辈怎么样了?”

    见到白衣郎君这个样子,独孤剑料定,他不知道里面还有绿凤的帮忙。听是毒圣前辈,原来,她就是毒圣,十多年的不见,她会炼制解毒丸了,真是一个传奇。

    说道:“我独孤剑武艺超群,可以说独步武林,到哪,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是我独孤剑一向的行事风格,你说,我能把毒圣怎么样?哈哈哈哈”

    白衣郎君更是惶恐,莫不是毒圣前辈已被他致死了?

    不会吧,刚才见他们的表情明明木然,要是大获全胜,他们应该是欢声笑语才是,遇到自己,表情才变得如此高涨。

    由此分析,独孤剑所说的一定不可靠。

    想此说到:“别在那自擂自吹了,你的那点小九九谁又是不清楚,要是你得手,就不会这样的表情了。”

    听后白衣郎君的话,独孤剑越发生气,恨不能将他碎尸万段。又加刚才的失利,绿凤的背叛,种种不顺心的事儿都聚到了一起,再是有意遮掩,也是抹不去心中的怒火,故霎间爆发了。

    大叫“既然如此,那你就来接她受死吧。”

    说着,提气丹田,用行全身,速然不见,不知去向。

    白衣郎君清楚,定是奔向自己而来,于是静静地观察。

    方丈大师,隐山居士还有玲玲紧紧依在一起,这样,独孤剑就不会轻易得手。

    方丈大师一直注视着独孤剑的一举一动,所以,他的行动并没有瞒过自己,只是觉得,他的速度更加的快了,自己也是虚虚实实不能看的真切。没想到,短短数日,他的幻影大法功又上了一个新的阶段。要是如此,可要小心了。

    “大家小心,老贼的幻影大法功又上了一个台次,万不可麻痹大意,否则准吃亏。”

    有了方丈大师的提醒,白衣郎君明白了,怪不得,自己看不清。

    忽然,方丈大师叫到:“他来了,小心。”

    就在方丈大师出口瞬间,独孤剑已经来到了白衣郎君的面前,一掌打来。

    白衣郎君知道他的这一招,瞬间左幻一尺,轻松的躲过了那一掌。接着,想用乌金剑直刺独孤剑的身体,但是,速度很慢,刺去时分,独孤剑已经没有了身影,就在自己寻找时,玲玲惨叫一声倒下了。

    玲玲在白衣郎君的身后,独孤剑偷袭,正好,打在了玲玲的胸部,当场毙命。

    就在玲玲倒地瞬间,独孤剑瞅准机会,一掌又接着而来,想再次劈打。白衣郎君明白他的意图,转身挥动乌金剑,劈了几下,这样,独孤剑便没有了机会再袭击,只好回归了原位。

    白衣郎君扶起玲玲,已是为时已晚,想救也是徒劳,因为,心脉已没有了。抱着玲玲,看向了独孤剑,骂道:“畜生,我跟你拼了。”

    说着,不顾一切的挥动乌金剑劈了过去。

    白衣郎君的冲动,给了独孤剑绝佳的机会,就此收拾他,就在眼前。

    而主动攻击,却是能见到独孤剑的一举一动,他的行动,自己看的清清楚楚。二十多招已过,两人打的不分高低。乌金剑的那道剑气劈的山体成碎石时时滚落,而两人的打斗越发激烈。

    在洞内,外面的动静如此之大,看来,是有人在打斗。按时间推移,应该是独孤剑等人,那么,是与谁在打斗,想了想,疑问,是不是白衣郎君他们。

    王秀红说道:“外面打斗声之大,看来,是高手过招了,绿凤,随我去看看。”

    果然,是白衣郎君与独孤剑在打斗。

    王秀红看了好久,白衣郎君的招式明显不敌独孤剑,再是比下去,定会深受其害,要是自己贸然出手,又遭他人非议,坏了自己的名声。想此,也罢,还是等等再说,不论怎么说,。决不能让独孤剑伤了白衣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