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了许久,白衣郎君机警的应付着独孤剑,毕竟,自己的内力远不及他,但是,在乌金剑剑气的护佑下,独孤剑很难一招制胜。**shu05.com更新快**不过,只要接近白衣郎君,他的乌金剑就如同搁置,再是厉害,也不能将自己怎么样。想此,快速的移动,想将自己的行动移出白衣郎君的视线,这样,就有机会来到他的跟前了。不错,独孤剑一晃既逝,不见了踪影。

    白衣郎君明明死咬着独孤剑不放弃,一对眼眸紧盯他的身影,只要是能把他盯住,他就不会从自己的视野消失,只要不消失,相信,自己有把握与他拼上一拼。可是,独孤剑瞬间消失,不见了影子,再想寻回视点,看来比登天还难。

    他去哪了?

    一时找不到踪迹。

    见此情况,王秀红着急了。她对独孤剑的招式一清二楚,行动了如指掌。看着独孤剑已经接近白衣郎君,双掌而至,直击胸口,可他还是丝毫没有发觉,还在寻找目标。

    情急之下,王秀红就地跃起,速然出手。两袖原本在与胳膊长短恰到好处,没想到,变的特长且僵硬,就像两道尖刀直刺独孤剑而去。

    眼见就要大功告成,就差一尺距离了,却不想,背后听到了攻击声音。听声音,万不可大意,不得不防。那道声音可分析为,力道强劲,着实厉害,因此,不得不收手转身,防备后手偷袭。转身见之,是两道红色袖布,可它僵硬如刀,足能致自己伤亡,不得不防。

    见到红袖,让自己想起了传说中飞袖神功,难不成,此功就是?要是如此,那就的好好领教一番了,看它有多神。

    想此,瞬间临空后退几步,躲开飞袖说到:“此功出神入化,传的是沸沸扬扬,老夫今日有幸啊,能领教到传说中的神功,算是三生有幸。只是不知,此功就是由你而拥有,佩服佩服,能创出这道奇功。至于它的威力到底如何,我想,我的好好的领教一番了,一试便知,就有了答案。”

    独孤剑躲过飞袖,王秀红收回飞袖说到:“有了此功,都是拜你所赐。今日之战,就是为你准备的。”

    说着,飞袖再一次攻击而去。

    独孤剑在空中做着动作,用功,是自己从王秀红的视野消失,这样,就可以轻松的战胜她。

    他也从想过,好好地领教一番此等神功,但是,既是被人称之为神功,又是王秀红亲手,想来,名副其实。要是按刚才的对决比试,自己绝对相信,此功不是浪得虚名,因此,不想浪费时间与她争执,搞不好,会败与她手,那时,尽是颜面扫地,日后,怎么在江湖上混。由此,提气,是自己的速度达到极致化,让她失去自己视线,这样,王秀红再是厉害,也会被自己再一次挫败。

    王秀红看着独孤剑,身体上下左右扭动,一时之间,在视线里只是留存他的那些怪动作,而真正的身躯已是速然不见了。那个动作,就在秒间完成,让王秀红好一阵子分析,待明白过来时,也是方丈大师大叫了一声,毒圣施主,小心,独孤剑去也。

    还在被独孤剑那些虚无缥缈的动作所迷惑,要不是方丈大师眼快,识破独孤剑的阴谋,看来,自己在劫难逃。

    定睛一看,独孤剑已经急速的来到了自己面前,看他两只大手成掌狠狠地推了过来,目标,便是心口,看来,他的意图是一招致命不给任何机会。见此情况,立即双袖脱出,与其双掌对接,这样,就可以化解危机了。

    双袖双掌接触,他两的内力都是极致,丝毫不相让,由此,两道内气撞击,发出冲击波,使得峡谷杂草乱飞。

    这样的局面,让在场的各位吃惊不少,真是绝世高手对招,旁边站着都是危险,小心被冲击波伤着。

    在一阵冲击波过后,独孤剑王秀红,两人用尽了内力致对方败局,在对峙坚持后,王秀红明显内力不支,独孤剑的优势明显,要是再坚持,王秀红定会败局已成。

    就在他两对决时,黑虎使者见时机已来,便起歹心,暗中偷袭。瞬间摆动袖子,藏在袖口之中的暗镖啾啾的飞出刺向王秀红。

    其他人都关注两大高手的对决,都为王秀红捏了一把汗。

    见到王秀红所使出的武功,即刻意识到,它就是飞袖神功,只是没想到,它的主人就是毒圣前辈,原来,她也是八大高手之一。

    正在思索此事,低头瞬间,见到黑虎使者有动作,细瞧,明白了,他是要偷袭毒圣前辈。白衣郎君见之想喊,要毒圣前辈小心,但是不能,这样,就会让毒圣前辈分心,然而正中下怀,独孤剑满意收场。见到暗镖飞出,白衣郎君只好挥动乌金剑,一剑劈了下去,将暗镖挡了,掉落在地。骂道,卑鄙无耻。

    黑虎使者恨得牙痒痒,但是,他无能为力白衣郎君,只有如此生闷气。

    看到绿凤心里疑惑,她怎么与毒圣前辈一起出来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她与毒圣前辈相识?

    罢了,不去想。

    再看毒圣前辈已经到了劣势,要是没有帮手,定会败与独孤剑。想此,挥动乌金剑想劈死独孤剑,可是,要是这样做了,胜之不武,于是改变了主意,将相助毒圣前辈一把。来到毒圣前辈身后,乌金剑直至毒圣的后肩,自身的内力通过乌金剑传到了毒圣前辈体内,借毒圣之手打败独孤剑。

    有了白衣郎君的助阵,独孤剑感到吃力不小,原本步步为营,变得节节后退,体力不支。

    说道:“今日,你们人多势众,就不陪你们玩了。”

    听此话音,他是要逃脱,要是这样,那绝对不容许,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怎能轻易放弃。

    白衣郎君说道:“前辈,我们绝不可以让他逃脱。”

    “他的内力强劲,他想脱手完全可以的,我们不能拿他如何。”

    独孤剑见白衣郎君的加入,觉得,今日,想收拾王秀红,是不可能了,不过,好的一点是,让自己了解了她的武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