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华玲玉,方丈大师隐山居士,想起了以往的事情感到愧疚,只是希望华玲玉安然无恙。

    方丈大师问:“毒圣施主,华施主什么时候可醒来?”

    对于这个问题,自己也是心中没数,只是知道,她会醒来,至于时间,就没有准确性了。

    “这要看她的身体状况了。”

    白衣郎君看着华玲玉,心里极其难过,默默祈祷,早日醒来。

    王秀红看了白衣郎君的身背剑,和绿凤的身背剑,两把剑完全一致,就连造型也是独一无二。

    说道:“白公子,乌金剑在世上有几把?”

    此问题,白衣郎君立刻明白,毒圣前辈见识了绿凤所持的乌金剑了。

    说道:“乌金剑在世上只有两把,我一把,绿凤一把,别无一二了。”

    “既然你们拥有了它,那它的来历可知晓?”

    来历自然是得知的,自己这把,是在武夷山,经过众人试剑后,有剑择主,可谓公平。

    说道:“毒圣前辈,此剑乃我大哥所造,同时出两剑。其中一把,被番外喇嘛抢去,路径逍遥宫时,被逍遥宫的八大高手所夺,而另一把,就是我手中这把了。”

    有了白衣郎君详细的解说,看来,被逍遥宫所夺的另一把乌金剑就是绿凤所持那把了,好的一点,剑都在,并无落入坏人之手。

    “原来是这样。绿凤姑娘,被逍遥宫所夺的乌金剑可是你手上所持之剑?”

    这样问,是试探一下,看,绿凤是否诚恳。

    绿凤毫不隐瞒说道:“回毒圣前辈话,是的。”

    毒圣没有了猜疑,满意的点头示好。

    “听白公子说,此剑灵感颇丰,遇不到有缘人,它是不会有任何反应的,是吗?”

    绿凤“或许是吧。自拥有了此剑,我觉得,我的内力在一天天提高,而且还有一种莫名的热流,贯穿全身,真的很奇特。”

    这样的感觉,白衣郎君同感。

    王秀红听的白衣郎君说过此剑的微妙之处,就不感觉有什么稀奇了,但是,这样的感觉,着实让人匪夷所思,不可理解。为什么,只有他两才会有如此感觉,难道,冥冥之中就是注定?

    世间之事,无奇不有,算了,不去想了。

    在想到此剑,本不是出自一个铸剑高手之手,没想到,此剑具备了这等威力,真是奇哉妙哉,可叹可敬,犹如神话版,不可思议。

    “怪不的,此剑能医治主人。原来,它本身就具备一种热能量。”

    方丈大师隐山居士听的津津有味,只是不知他们在说什么,大致知道乌金剑的由来,却是不知,它有这样的本领,真让人无法理解。

    隐山居士说道:“白衣郎君,你说此剑出自你大哥之手,这是怎么回事?”

    每当提起自己的大哥,就是懊悔,要不是自己离开,这场悲剧就不会上演了。不过,此事不得不提,即使难过,也得把事情说清楚。

    “三个月前,闻讯义父的消息,与温家堡有些关联。我去温家堡,路径张家村,闹了误会,在打斗过程中,便结识了大哥张生,误会解除,我们便结拜了异性兄弟。引起误会的原因,就是土匪。我好奇就问关于土匪之事,听他说,在牛头山上有个土匪头子,扰的当地百姓不得安生。听的此消息,我们决定,将他铲除,没想到,我们武功不济对方,不能手刃土匪。为了将这股土匪彻底消灭,大哥要我去武夷山,请的他的师父无己老人帮忙。可是在路途中,遇到了义泉,差些散命,幸好被独孤剑救了,躲过了一劫。因我没有答应独孤剑的条件,他把我关在了一个阴暗潮湿的山洞,不给我吃。最后,阴差阳错的遇到了余角一派的创始人玛子,习得他的武功后,我才逃脱了险境,出来之时,闻听大哥已经出事了。野豹将大哥一家杀了个精光,为了报仇,大哥日夜打造了乌金剑。不想,大哥与那土匪同归于尽了。”

    这样的结果,令隐山居士疑惑说到:“据传言,得此乌金剑,可号令天下,怎么,小小土匪,使你大哥鸟尽弓藏了。”

    “前辈有所不知,我与大哥联手也不是野豹的对手,因为,他所会的武功,就是金鹰拳。”

    金鹰拳?

    听此拳法大家有些惊异,那次行动,主要的目的就是让金飞鹰自废武功,以绝金鹰拳流传,虽是,金飞鹰宁死不屈,最终达到了目的。而今,金鹰拳又是凭空而出,让人不可思议,难道,白公子是搞错了?

    隐山居士“白公子,你所说的可是真的?这可不是个小问题。”

    “千真万确。在与大哥齐上牛头山后,野豹之功夫的确就是金鹰拳。”

    “你这样肯定?别忘了,你可没有见识过金鹰拳,是不是有了误会。”

    白衣郎君斩钉截铁的说道:“不会有错。当年,我听义父描述过金鹰拳。”

    “要是这样,就不会有错了,看来,我们一直处心积虑让此功在江湖上抹杀掉,是不现实的。”

    对于此问题,白衣郎君很感兴趣,为什么要抹杀此功,威逼金飞鹰,现在想想这个问题,禁不住破口大骂,瞧,他们所做之事是多么的惨无人道,和现在的独孤剑有何异。

    “当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有一个问题,让我始终无法悟透。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方丈大师叹口气说道:“白施主有所不知,说来说去是我们误听谗言,轻信了小人传言,才糊里糊涂做出了这不可饶恕的罪事。”

    “方丈大师,可否详细些?”

    方丈大师走了几步:“我们都听闻,金飞鹰自创金鹰教,凭借一身的武艺,意图江湖。我们得知此消息后,也是半信半疑,就在我们不愿意信服之时,江湖中有好多名门贵派的掌门人被一一猎杀,伤势古怪,都是一拳致命,致使我们不得不信,最终决定,江湖门派联手,以致金飞鹰自废武功来谢罪。”